第047章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迈开步子,就提到铁板。这可真是让人气馁的结果。

    “劳伦斯,你说水系魔法的祝福,是不是也是很有用处的。”安激动地拽住站在她身边不远的劳伦斯。

    好疼!手臂上突兀的疼痛,骤然拉回他飘远的思绪。“那是当然。”嘴里说着每天都习惯的赞美。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看见,劳伦斯眉头微微皱起。

    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无力的怠倦感。即使这么努力,有些本质性的事情也无法改变。

    漂亮的玩物,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这么想的话,比起他这样卑微到极致的存在。那个男人不是太幸运了么。

    似乎有什么感应,威廉含着微笑的视线从石小楠身上移开。空气里,两个男人的视线轻轻交错。污秽肮脏的家伙,狂妄的野心。

    威廉不着痕迹地朝着少女的身后靠近几分。不要以为他没有发现,那家伙妄图伸来的手臂。

    再没有人看到的角落,修长苍白手指在空气里划出优雅诡秘的弧度。男人深灰色的眼睛不由的暗了几分。真是难以抑制的兴奋感。不知道那家伙暗红色的眼珠子扣出来的时候。飞溅出来的血液,是不是也像他的发色那样,红的浓烈璀璨。

    视线在空中短暂的交汇。劳伦斯莫名的出了一身冷汗。

    “总之,玛丽你已经答应了。等我学会水之祝福就带我去西院。”

    卧,槽,你这家伙从头到尾就是在耍我是吧!可怜兮兮各种耍赖撒娇。然后趁她没注意,挖个坑再把她埋进去。等石小楠回过神的时候,就变成了眼前这种状况。

    好心好意劝说,结果却被人摆了一道。石小楠那个火啊!脾气腾一下窜高。“行,就按你说的。如果你能学会水之祝福,我就带你去西院。我告诉你,别想忽悠人,去之前我是要亲自检查的。”小样,居然跟我玩文字游戏。先让你蹦跶膨大,姐到时候要让你彻底明白无,耻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安难得从石小楠手上讨到便宜。但是劳伦斯和威廉暗里的争锋相对,胜败几乎是毫无悬念的结果.......

    跳耀的烛火映照在墙壁上,昏暗的房间里紫红色的床铺发出轻微的声响。空气里弥漫着j□j后特有的腥骚味,还混杂着淡淡的血腥气。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暗红色的眼珠无机质地扫视空荡荡的房间。

    不在.......么?

    “啧!”紫红色绸缎床单顺着j□j的身躯滑落。修长白皙的躯体上,纵横交错的伤痕触目惊心。“呵呵,难为她都病成那个样子,还这么能折腾。”轻蔑的冷笑不知是指向谁。

    每天每夜几乎都在梦魇中惊醒。才短短不过几日的时间,那女人丰盈性感的身材就像枯萎的植被迅速消弱。

    大概是因为梦魇时积压的恐惧情绪太多。这段时间折腾的手法也越来越残暴。这可不是好现象,太严重的伤会阻碍他的计划。

    啧!真是碍事的女人。

    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希望掌管梦魇的魔兽,能够一次性弄死那家伙。

    但是,不可以。如果那女人死掉了,以她在基米什家族里的受宠程度。他这个丽芭小姐最疼爱的玩物,一定被会当做殉葬品。

    为了那个女人赔上性命?怎么可能。光想想,他和那个女人躺在一个墓室的模样,劳伦斯就恶心的想吐。

    “劳伦斯先生!”有节奏的敲门声在冰冷的房间里散开。

    “进来。”修长的手指,熟练地系好最后衣领最后一颗纽扣。

    “吱呀——劳伦斯先生,你没事吧!”推开门扑面而来的就是血腥的气息。在这栋别墅里带了这么长的时间,男人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丽芭小姐,让您醒了之后过去一趟。”

    暗红色的眼睛,看着来人带着几分不忍的面容。这算什么?同情!一样的处境,你这家伙有什么资格来同情他。真是让人倒尽胃口,连做戏的心情都没有。“我知道了,你把这里收拾干净。”半湿的手帕,啪一下甩回盆子里。劳伦斯迈着优雅地步伐离开。只留下一个错愕的侍从以及满室狼藉。

    “什么——”尖锐的声音几乎掀了半边屋顶。石小楠奋力想从威廉抱紧的手臂挣扎出来划拉着四肢,“威廉你放开我。今天我一定要去掀了那个糟老头的工作室。这混蛋居然敢坑我。老娘我跟他没完。”

    说起来,石小楠现在侧躺在沙发上,整个人靠在威廉怀里。男人结实的臂膀,一只手就可以将她牢牢的禁锢在怀里。任由石小楠激动地划拉着短短的四肢,像只被压住的小乌龟。“小姐!”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那两根爪刺制作的时候已经坏了。”

    “呸!那糟老头子的话你也信。坏了?还能坏的那么正好,就两根?分明就是他黑走了。老娘拿过去的分明是四对。丫的,一只臂爪上居然只有三根。那家伙!啊!不行我一定要撬开那家伙的嘴,让她把坑我的东西给吐出来。”......

    许久之后,石小楠终于累了。威廉轻笑着支起身把她翻了过来。

    卧,槽,妄想跟傀儡比力气。她简直是脑袋被驴踢了。

    躺平在沙发上喘着粗气,比起她的狼狈。威廉现在微笑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贱让人想一巴掌抽过去。“算了,这也不关你的事。”

    傀儡而已。难道她还妄想,这家伙能跟别人进行砍价这种高难度的交流?“小姐很介意。”

    “你这不是废话。任谁被人坑了一把,都会心里不舒服好吧!”炼金术师制作武器,是不退还多余的材料。这等于是炼金术行业里所有人都知道的潜规则。当然石小楠现在想起来之后整个心里拔凉拔凉的。“早知道,下订单的时候。我说什么就该把那两根爪刺拿回来的。亏了,真的是亏了。那家伙简直就是黑的离谱啊!”

    抱住抱枕石小楠开始在沙发上乱滚使劲折腾。威廉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却在少女神色转变的时候停了下来。

    现在这样子,是不打算去找了么!

    既然小姐都已经懒得计较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胁迫那老头子弄到手的武器就不用交出来了。正好,原本他就没打算说。他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抹黑自己的形象。反正那家伙四肢健全活碰乱跳。要知道,他当时,除了砸碎一张桌子以外,可没碰那老头一根手指。

    干净整洁的房间里,萨姆端着刚烤出来的曲奇饼走进客厅。长长的桌面,汉娜和卡申各做一边房间里一片压抑的死寂。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么?”攥着衣服的手掌收紧,汉娜的表情说不出是失落还是别的什么。“卡申牧师。”

    “是我的能力不够。像这种已经愈合的伤口,我没有办法。”看着面前这个消瘦的少女,卡申的语气不由变得沉重。强大信仰一旦面对残酷现实的现实,大多瞬间就会变得苍白无力。他现在面对的状况就类似这样。

    “我原本以为这次是女神赐给我的机会。说起来还真是遗憾。”揪着衣服的手攥紧,汉娜垂下的脸上不知是什么表情。“不过还是要谢谢卡申先生。”

    “不!实际上我也没做什么。只是,汉娜小姐。您真不打算休学么?以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我个人认为,您目前的状况并不适合做魔法师。”

    “我不想修学。每个人的信念都不一样。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讨论这个让人不愉快的事情。比起我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我更好奇另外一件事。比如,亡灵法师.......”

    就那天之后,汉娜和卡申的关系确是突然变得紧密起来,时常可以看见两人同进同出。

    说起来关于这件事,石小楠并不是很乐意见到。当然以她的位置,没有资格干扰别人交友。而且不用她刻意避讳。自从汉娜和卡申亲近起来,石小楠私下见到她的机会实在是不多。

    清脆的敲门声再次响起。石小楠放下书盖住自己的脸,长长叹了口气。“去开门,看看是谁。”

    劳伦斯,不知打是不是她的错觉。石小楠觉得最近他出现的频率明显有些增加。之前她和安在一起的时候偶然遇见几次.......

    拉开的门扉里露出的身形消瘦颀长。劳伦斯看到威廉微笑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动。“您好威廉先生。”

    “原来是你。”眉梢带着淡淡的笑容,即使嘴角是瞧着的。但是威廉看着劳伦斯的表情绝对跟喜悦这种情绪搭不上任何关系。

    居高临下的看着来人。深灰色的眼睛色彩沉得让人看不出思绪。劳伦斯暗红色的眼睛却掠过面前这个气息阴暗的男人绕进房间里面。

    “威廉外面是谁?”纤细的声音,夹杂着皮靴踩着地板的声音。

    其他的都不重要,这才是他今天的目的地。“玛丽小姐,下午好!”

    “是你!”说起来石小楠看到劳伦斯顿时感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