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绑架

作者:墨言不倾城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风起龙城弃宇宙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扁老头话一出口,钟萝就知道自己被算计了!瞪了一眼过去,只听小姑娘还有些犹豫:“我是想学中医的。”

    “素素啊,你应该跟你师傅学,中西医两手抓,爷爷算是看出来了,你这个师傅,中医水平或许还在爷爷之上呢。”

    “真的吗?”扁素素忽闪忽闪的眼睛看着钟萝,亮晶晶的,语气极为崇拜的说:“你好厉害,中西医都这么好。”

    钟萝瞅着扁老扁扁嘴,“还不叫师傅?”

    或许是家学关系,扁素素一听钟萝这么说,立马倒了杯茶水,恭敬的走到钟萝身边跪下递水:“师傅请喝茶。”

    钟萝接过茶水,小抿一口,算是把这个徒弟收入门墙了。临走时嘱咐道:“你现在还小,最重要的还是念书,至少得考上大学再说。这样吧,暑假结束还有一个月,这一个月我也在家带着没事,你就搬到我家来住,正好先教你一个月。”

    扁素素看了一眼扁老,意思很明显,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其实,中医是什么讲究的,在古代,不同的大夫他们的用药习惯是不一样的,所以对于别人的弟子,虽然在一些基础的地方可以有指点,但是一般都忌讳一些深刻的东西。

    其实,扁素素在家的时候,受到家里的熏陶,基础的东西她差不多都已经记熟了,像是基础的草药辨识,基础药方以及方剂之间各成分的相互影响,都已经了解,这一个月钟萝也主要是想叫她一些在古中医认为是基础的知识但在传承中已经丢失的内容。这些,对于一个好的中医师来说,都是很必要的。

    其实,中药之间的君臣佐使是有一定的规律关联的,可是现在很少有能能将之解释出来,这也导致西方人很难理解这些,他们认为,中药方剂的作用机制中国人都解释不清楚,所以不敢放心使用,也因此中成药很难进入西方市场。

    扁老头自己年纪已经大了,若非如此,他也想要拜师呢。如今,让自己孙女拜也是一样的,他虽然不至于去偷师,却也老槐欣慰好歹是他扁家人不是吗?

    扁老头甚至在想,他要是有个年纪跟钟萝相仿的孙子,一定叫孙子娶了她!

    在钟萝第一次拿出那张药方的时候,说是在自己家里的一本老医书里面看到的,那样的说辞他信,可一连拿出五六张那么神奇的药方,他怎么可能没有疑心?

    这些药方,说不定就是这丫头自己写出来的。

    心有怀疑之下,每次钟萝过来取药,他就会装作不经意的跟她聊起中医的理论,这丫头聊起这些根本就不像是新学的,侃侃而谈,见解比他还独到!

    扁老听钟萝说要让扁素素住到她家去,也没什么意见:“素素,你一会儿回家收拾点东西,明天就去吧。”

    扁素素有点惊讶,爷爷居然同意了?真不可思议!

    钟萝拿起扁老的笔,在便签纸上写下了自己现在的住址和电话,塞给扁素素,说:“我先走了,明天到的时候给我电话吧。”

    扁素素看钟萝现在住在安居苑,距离爷爷的医院也不远,心里倒是定下了不少。

    回去之前,钟萝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洗手的时候,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抬起头就看到镜子里一个中年妇人手里拿着一张帕子,朝她鼻子捂过来。

    一股刺鼻的乙醚味传进鼻尖,她想要回身反抗。那一个人的记忆里,她是练过一些武术的,一个女医生走南闯北的总是需要一些防身功夫。这些功夫,还是她救治的一个病人教她的。只是,那妇人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眼疾手快的就堵上了她的嘴。

    药效散发的很快,渐渐的她感到眩晕,迷蒙着眼睛慢慢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手脚都被帮着,嘴巴也用胶带封着,毫无疑问这是遇到绑架了。

    只是,谁会绑架她呢?她过滤了一遍最近发生的事情,自己究竟得罪过谁?还是说,这只是一起谋财案,是打听到自己是钟氏的千金,所以才绑了自己索要赎金的?

    她苦笑。如果真的是那个原因的话,那她多半是被撕票的可能性比较大,如今钟氏掌握在何丽琴母女手里,想要让她们替自己交纳赎金?那根本就是白日做梦!

    若是仇家绑架,那会是谁?何丽琴确实有可能,难道她知道了爸爸被自己接回来并且身体正在好转,所以想要以此来试探自己?

    她觉得这事儿十有八九应该是何丽琴干的,只是这么做,看似她有理由有动机,但钟萝还是觉得很违和,那种感觉很不对劲。

    等等,一定是还有她没有想明白的地方。

    沉思了许久,他忽然眸中晶亮闪过,他怎么把那件事给忘了?确实,还有一个人,是有动机动手的,那人便是百年堂的老板。当初自己那么一下,再加上这条新闻,普及的极为广泛,这对他的影响不可为不大。

    钟浩已经在家里闷了一个多月了,虽然感觉这一个多月以来自己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睡眠质量,都有了长足的提高,可这依然阻挡不住他想要出去玩的的那颗心。

    钟山比之前状态要好上许多了。

    房子里,一老一小都在等着钟萝赶回来,直到已经晚上六点,钟萝还是没有回来,中哈便开始着急起来。早在这之前,他一遍遍的打电话给她,就是没有人接听,或许是姐弟之间的心有灵犀,钟浩首先想到的便是,姐姐有没有得罪过哪些人?是不是被绑架了?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怎么也制止不住。

    他看了眼房间里的老爸,不能让老爸饿肚子,也不能让老爸把不吃药。

    想到这里,他重重地叹气,奔到了厨房,下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给钟山端过去,然后自己再去把早上的药小火温商。

    “姐,你到底在哪里?”

    他想起,姐姐好像是要去医院找一位老中医给看诊拿药材,这么久没回来,他想了想,还是套上了外套,就直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