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之医心圣手 > 017 逃出获救

017 逃出获救

作者:墨言不倾城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风起龙城弃宇宙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跑出了大门后,钟萝看着眼前陌生的景色,慌不择路,随意挑了一条道就跑了。

    还好最近她都有意识的锻炼自己的体能,要不然还真跑不过后面那群阴魂不散的男人!她一边跑,一边暗暗观察路边的景色,看样子,这仓库还在很偏远的郊区。

    她选择的这一条路,是相对比较宽阔的,也是四周唯一的一条水泥路。路的两边是水稻田,里面还刚种上水稻不久,绿油油的。若是平时,钟萝或许还有闲情逸致欣赏这片田园风光,可惜如今,正忙着逃命呢!

    不远处正停着一辆车,其豪华的车型显然与这乡村风格及其不搭,不过钟萝现在可没劲去想风格搭不搭的问题,她朝后看了一眼,有些感慨,那几个人,还真是妻儿不舍啊!

    忽然,她瞥眼看到了水稻田的田埂上长着一簇嫩黄色的小花,这花要给原来的她看见了准以为是什么连名字都没有的路边的野花杂草,可现在的她不一样了,这花她认识,当初她敢天南地北的义诊看病,除了有几手拳脚功夫之外,还有归功于她出门必不离身的痒痒粉、痛心散等居家旅行防狼必备的良药。

    这嫩黄色的小花,可不就是痒痒粉的原料药材吗?

    钟萝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忽然拐弯朝着田边的泥泞小路拐过去,走这样的小道可一点儿也难不住她。她可是有着近二十年山间采药的记忆的人,这条小田埂算啥?

    她游刃有余的拐过了一条有一条田埂,将身后的几个男人越甩越远,目测到了安全距离之后,她就停下来采集那些小花。她先掐了一点绿色的,长得有点像文竹的草,放在手里搓揉几下,然后开始认真采花。

    花采的差不多了,她挑了一条距离水泥里较近的小路准备过去。那几个男人像是看出了钟萝的打算,几人相视一眼,最后都决定退回去到水泥路上守株待兔。

    钟萝冷笑,打的主意倒是不错!

    果然,等钟萝站在水泥路上的时候,五个大男人已经形成了半圆形的包围姿态。要是钟萝真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的话,恐怕真的要交代在这儿了。

    “臭娘儿们,老子叫你跑!你再跑啊?”

    “等会儿看爷几个怎么收拾你,哈哈~~~”

    嘴上说着不干不净的话,但却没有一个人轻易动手。或许他们是因为知道了钟萝身手不弱的缘故。

    钟萝先发制人,给了站在她左边的男人一拳,她的手里捏着花儿,花粉随着拳风飘洒开来,经过钟萝刚刚一番处理的花粉,很容易引起过敏性皮炎从而全身发痒。

    接着,她躲过了身后男人的偷袭顺便反身给了那男人一拳,其他三人见机准备一起攻上,钟萝一直紧握的右手忽然张开,朝着三人来的方向一洒,花粉随风吹向了几分。

    知道这几人今晚无论如何也不会好过了,钟萝才不会傻的以一敌五,她找了个空档拔腿就跑了。那几人追了一会儿,便有人开始忍不住喊了声痒,然后就像传染病似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身上起痒无比,难受之极。

    想起刚刚钟萝撒的那东西,几人心里开始惊恐起来,该不会是中毒了吧?

    虽然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可如今自己还有麻烦在身呢,这身上痒的实在难受,有那体制相对来说比较敏感的已经泛起了红疙瘩,阳光下看着,很是吓人。

    最后,五人达成共识,还是离开这里去医院比较靠谱。

    钟萝一整个晚上没有吃东西,肚子饿倒还可以忍,关键是,渴的实在难受!抬起头,一瓶矿泉水正放在豪车里面,隔着挡风玻璃,各种诱惑着钟萝。

    最后,钟萝也不得不承认,即使她接受了二十三年的现代教育以及二十八年的古代闺秀的教育,她依然是个俗人!一步步朝着车子走过去,试着开了一下车门,惊喜的发现,车门居然没关,坐上车后发现,车上一个人也没有,于是她毫无负担的喝了那瓶水。

    下车的时候,她那双罪恶的眼睛,又看到了车上留着一只手机……

    如果主人在的话,也一定会秉持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则帮助她的,做好心理建设之后,她就毫无愧疚的拿起手机,给自家老弟拨了个号过去。

    卫家的别墅里,卫家兄妹俩加上蒋辰风以及钟家小弟钟浩,当中卫凯城脸上依旧是冰霜一片,看不出表情,蒋辰风倒是很有良心的皱着眉头,略微表示了一下他的担心之情,卫思语很喜欢那天认识的钟萝,所以此刻她脸上的焦急之色倒不是作假的。再者,她也觉得,是自己硬是要播出那则新闻,才会害了钟萝,因为面上也更多了几分愧疚。

    钟浩坐在一边,整个人已经快要爆发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机,像是要把它瞪出个窟窿来。

    一阵噼里啪啦的魔音响起,将大厅中几人吓了一跳,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钟浩的手机上,只是那眼神,也不知道是在说他的手机铃声还是在好奇究竟是谁的电话。

    钟浩瞪着手机来电显示的陌生号码,心突突的跳着。他尽力调整好呼吸,看似稳重手却在颤抖的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

    “阿浩,是我。”

    听到久违的声音,钟浩一直力求保持镇静的那根弦瞬间崩断:“你到底死去哪里了?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吗?还知道会打电话回来啊?你这个蠢女人!到底在哪里?”

    钟浩的爆发,让在座的几人有点吃惊,但最吃惊的还是电话那头的钟萝,她最后只得讷讷道:“那个阿浩,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不过这里附近有一家废弃的仓库,仓库的外面大墙上刷着富贵门业制造厂几个字。看起来应该是废弃的厂房,你查一下具体的位置,然后过来接我,我的手机被人拿走了,我就在仓库那边等你过来。”

    钟浩经过刚刚的发泄也差不多平静下来,“知道了,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