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山在六州之中并非是一座有名的高山,只是山体绵延很广,整座山很大,山上唯有一户人家,而山下却又许多零散的村落。

    萧元走出矮树枝围成的篱笆墙,此时已经是日头西落,远山之下,一缕缕炊烟在清风中袅袅升起,空山寂寂,万鸟归巢。

    她等了一会,便见上山的山道上出现两个人的身影。

    姜阳跟在景行止的身边,紧随其后,而景行止背上背着一张弓,手上也提满了猎物,萧元正要往前,姜阳提着满手的猎物已经越过景行止,小跑着走来。

    “母亲,是不是饿了?”姜阳两手不得空,额上满是因为赶山路的汗水,黑漆漆的眼睛望着她,那样子忠心耿耿,让她想起了原来养过的一只猫咪。

    “不饿,累不累?”萧元唇间带着温柔的笑容,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景行止一笑,道:“走吧,轻盈已经做好饭了。”

    “嗯嗯···母亲,我们快回家吧。”

    姜阳眼中掩不住欢喜的打量了一下师父和母亲,从两人中间跨过去,直接进了院子,他今年不过十二岁,个子却拔尖得厉害,萧元刚见到他的时候便觉得这孩子长得太快了,却忘记了她有多久没有见过姜阳了。

    “阿阳回来了,先生和小姐呢?”

    轻盈已经将晚膳一样样的摆上了桌,见姜阳推门而进,连忙上去接过他手上的猎物。

    “在后面,马上就能回来了。”

    姜阳双手得了空,似乎口渴难耐,捧着水壶就急不可耐的牛饮起来。喝了半壶水,这才缓了过来,看着满桌的菜肴,笑问道:“这是嬷嬷做的?”

    轻盈却只在忙碌着放置那些猎物,似乎没有听到。

    姜阳摸了摸下巴,看着桌上的食物,想了一瞬,正巧,萧元和景行止也回来了,见他守在桌前发呆,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

    “阿阳,怎么了?”

    姜阳打了个激灵,转身对着口型说:“嬷嬷做的菜···”那表情极其的苦涩,景行止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也是一惊,不过旋即就明白了,唇上一抹笑意更深。

    萧元见姜阳这样痛苦的表情,不由得脸上出现尴尬的神色,看着姜阳有些难为情的一笑,道:“这是我做的。”

    姜阳脸上的痛苦并没有维持多久,闻言先是不解其意,随即下垂的弧度转为上扬,笑嘻嘻的转身又看了一眼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眉眼中带着讨好的味道,“母亲做的,看上去真好吃。”

    他这样的刻意奉承没有让萧元生厌,反而是一笑,正要说什么,十指却被景行止捧在了手中,他垂下头,仔细的检查她的手指,问:“可有伤到哪里?”

    萧元摇头,他却仍旧不放心,仔细的查看许久。

    姜阳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心头一暖,这两个人,一个是他的母亲,一个是他的师父,一个是他最爱的人,一个是他最敬的人。他们这样的和睦相处,让他觉得自己此时身处一个温馨的家中,无忧无虑,无悲无惧。

    夜间山中。

    一件厚重的披风落在身上,萧元转身,姜阳正懂事地给她系了一个结。

    “山中晚上风冷。”

    那孩子到底还是长大了,被萧元这样一看,有些不好意思,红了红脸,抱膝在秋千架边坐下。

    “怎么还不去睡?”她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

    姜阳眯着眼睛,认真的看着萧元道:“开心,孩儿开心,所以睡不着。母亲呢?为何还不睡?”

    开心,因为平生第一回吃到母亲亲手做的饭菜,那味道,真的很美味,那是心中的美味,并非是舌齿之间的。

    萧元闻言,心中又是一阵暖流滑过,她却是,似乎一开始就将所有的母爱给予了有汜,那是她的亲生的儿子,唯一的儿子,可是姜阳呢?他的命运一开始就握在她的手上,本可以出生在太子府,拥有一个显赫的身份,或许还能成为南国未来的君王。

    “阿阳可想念过你的父母?”

    她一边问一边抚着他的头发,轻轻用手梳理着。

    “想过,”很是诚实,又或许是不肯对母亲撒谎,姜阳道:“也去看过。”

    萧元一怔,还未发问,姜阳就猛地抱住她的小腿,“母亲不要再丢下孩儿了。”

    “母亲何时说过要丢下你?”

    姜阳和萧元相视一眼,见她眼睛里并没有敷衍的颜色,这才安心下来。

    “你何时去的?”

    “几年前了,路过金陵,正巧碰上了。”

    萧元闻言,便知道这孩子其实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想要解释与他听,谁知姜阳却咧开嘴,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朗笑道:“他们都有那么多孩子,可是母亲只有我一个,我若不在了,母亲会很孤单的。”

    萧元心中百感交集,最后终是什么也没有说,摸着他的头,相伴无言。

    ——

    光永八年,一道飞鸽传书将清山上的寂静融洽打破。

    南国的疆域北达元州,南至少雪,已经是史书上的极限了,就在此时,有人发现海上仙山,如梦如幻,在朝中有心人的引导之下,姜永夜下令出海。

    要出海,便要大批造船,如此劳民伤财,兴师动众。

    而南国的国库,其实并无多少金银财物,南国半数以上的疆域都是孟光长公主的汤沐邑,也就是一半以上的赋税徭役都是属于孟光长公主的,而姜永夜不能动。

    光永八年,十月,姜永夜以百姓善借寺院以逃税为由,勒令僧尼戒行不净者还俗,财物入官。

    然,收效甚微,真正还俗者举国上下不过寥寥百余人。

    十月末,帝下诏诛杀十名国中高僧,就连当年为萧元解过命的方广和尚也在其列,并命太子姜耀带兵宣召,太子尊崇佛教,缓发诏书,使远近皆有所豫闻。因此四方沙门多亡匿遁逃,佛经卷宗为秘密藏私,仅有一少数部分僧人不肯逃匿,故而惨遭杀戮。

    而余下来的僧侣心怀怨憎,煽动教众,聚众谋逆。

    “哥哥怎么会做出这种蠢事!”

    萧元恨恨的骂了一句蠢货,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抬头问景行止,“阿止,这事可与你有关?”

    “无。”

    他这样一答,萧元便立时相信,也是啊,他何必又去掺合这些事呢。

    “海上仙山,真有这地方?”

    景行止笑了笑,点头,细心的为萧元解释:“仙山称为瀛台,常年在东海之上漂浮移动,其中,长生不老之人居之。”

    萧元闻言,也没有太多的惊愕,眼前已经有一个长生不老的人了,她又怎么会觉得好奇。

    “他仗着手中握着二十万征天军,就以为可以胡来。佛教在南国已经盛行百余年,即便是军中朝中,也不乏潜心向佛之人,他这样是在动摇国之根本!”

    她的语气很是恨铁不成钢,神色却极为淡然,在询问身前的下属:“是何人怂恿陛下出海寻山的?”

    “自殿下离都以后,陛下潜心问道,宫中在沉音殿的废墟上新建了一座高塔,陛下寻访了几名道长,是···”

    萧元起身,走了一步,缓又笑:“下去吧。他既然有本事做,自然要有本事收拾这堆烂摊子,本宫已说过不再插手朝中事,回去吧。”

    下属方才还见长公主怒气不止,却在一瞬间推得干干净净,被弄得摸不着头脑。

    “元儿不回去?”

    “回去作何?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光永八年末,十二月长安大雪。

    和尚们带着教众堵在皇宫的门前,不许前往宫中赴除夕夜宴的大臣家眷们入宫,也不许宫中人出宫,禁军无奈,那些教众多是他们的亲友,如何能挥动宝剑。

    宫门前浩大的风雪,冗长似梵唱一般的诵经,年幼的太子在宫墙之上劝说了一个多时辰,也不见成效,那些和尚与虔诚的信奉者一定要朝廷重新佛寺。

    “殿下,陛下病重,急召您回宫。”

    太子唬了一跳,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一片人群,无能为力的拂袖而去,与皇宫城墙外不同的声音,姜永夜的崇政殿里却是清淡的论道声,几个仙风道骨的道人见到姜耀,并未有行礼,只是点点头示意罢了。

    这是自姑母离开长安之后便出现在宫中的道长,很受姜永夜的尊崇,即便姜耀身为太子,也不敢得罪。

    若是姑母在就好了,姑母在,这些道士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宫女打起帘子,里面的皇帝正倚在龙床上,脸色并不像报信太监说的那样严重,只是眼中泛着血红,似乎疲倦不堪。

    “朕要你送的信,可送到了?”

    姜耀脸色一肃,点头道:“算日子,今日姑母便回收到。”

    姜永夜满意的点了点头。

    “父皇何以这样在意这封信?”

    姜永夜一笑,“只要你姑母看到这封信,就一定会回来。”

    清山之上,除夕之夜。

    萧元握着手中那一张薄薄的信纸,陷入长久的沉默。

    光永八年除夕夜,兄独酌于崇光殿之上,望长安万户灯,身疲体寒,而倍感孤高。

    然,予美远去,离兄五百余里矣。

    当时大雪突至,宁知汝可觉寒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