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之予美何处 > 第十二章不识好歹

第十二章不识好歹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这一句话落地,殿中的许多秀质少年都僵白了脸色,别开眼,谁也不知道孟光长公主为何突然发了火,原本众人心照不宣的事情被摆到明面上来,虽然许多人都做过,但到底是铮铮男儿,拿出也是见不得人。

    殿中男子,除去光武帝和太子,为梁双泓和景行止面不改色,前者脸上有了暖色,后者眉目清隽,世间少有的好颜色。

    “殿下这样的要求,太过笼统广泛,却不好定义。”

    少顷,景行止淡淡开口。

    “为何?”

    “若是心生爱意而不自知又该如何?”

    萧元起唇一笑,轻轻道:“那般该是有缘无分的,又何必在意呢?”

    那日的晚宴,最终以孟光长公主拜师景行止为终。

    南国人或多或少对景行止都有一种敬慕惧怕的意思,在赞叹欣赏景行止与生俱来的天赋异禀之余,对于他从许多年开始就没有变化的面容也感到恐惧。

    在多少年以前,景行止曾经被人当做怪物,若不是当时的得道高僧方广师傅出言安抚,并晓谕众人,他并非是妖物,乃是迦叶尊者的灵童转世,来此人间历练。

    之后,在面对景行止岁月不改的容颜时,人们才不再胆战心惊。

    在萧元起身离去时,景行止也站了起来,微微带着笑意,目光柔和的看着萧元。

    “元儿,你的公主府空旷已久,让你老师与你一起住吧。”

    萧元甚是无奈,抬眼看了光武帝一眼,才道:“诺。”

    她这一声诺,谁都能听出其中的不情不愿,少女的脸色微肃,略带不屑和桀骜的神情。

    萧元默念着忍耐二字,端着公主的排场,一路冷着脸离开沉音殿。

    路过景行止的身边时,不甘心不情愿的说道,“请老师与本宫一道回府吧?还是老师想再呆一会儿?”

    她心里盼着景行止说要再呆一会儿,能与这人少些接触便尽量少些。

    许久,未曾得到回答,萧元抬眼望去,却见景行止双目发红的看着她,眼中似有泪意,一双眼睛沾着水汽。

    萧元心中很是惊讶,“老师,你到底要不要与本宫一道回府?”

    男子喃喃自语着,点着头,笑容中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意味。

    萧元再次抬头望向光武帝,高处独坐着的帝王也在看着她,那种目光不知是什么意味,令萧元觉得鼻酸。

    她想起前世她出嫁的前一夜,是姜永夜陪着她度过的,前世她与光武帝的关系几乎水火不容,当然,水是她,火也是她。

    不管光武如何待她好,直到光武帝驾崩,她也没有原谅光武帝。

    “父皇,儿臣告退了。”

    光武帝收回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情绪,拂了拂手,道:“回去歇着吧,你也累坏了。”

    返回公主府的马车上,萧元斜坐在车中,透过车窗的缝隙,偷偷看着与她并行的景行止。

    他正坐在马上,身量修长如竹,原本就清隽的眉目在一盏盏宫灯的承托下显得孤寂,然而他的唇却是轻轻上扬的,似乎脑海中在回忆思索什么快活的事,柔软而温和。

    “嗤,他怎么能过得这般安逸,”萧元垂下眼,扯着衣袖上的精致繁花,双眼间是冷锋,“我无意招惹他,他却自己闯上来。”

    “呵···”笑声凉凉的,“姜予美,你曾被伤害过的心,我帮你要回来。”

    她拉开车帘,声音清脆如莺,“老师,夜间骑马易着凉,不如上车来?”

    她的面容带笑,少女的娇美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景行止心中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

    “多谢殿下好意,只是路途不远,在下本是习武之人,身强力壮···”

    他话未说完,萧元就狠狠的放下车帘,口中骂道,“不识好歹。”

    这一句,并未压低声音,不仅是跪在外间的轻盈听见了,马背上的景行止也听见了。

    他唇角僵住,面灰败,想伸手拉开萧元的车窗,去解释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心脏处像被人狠狠掐住,痛得他难以呼吸,然而马车上的萧元丝毫不知。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轻飘飘的他丢下这句话,马鞭挥下,冲出数丈之外,在撩开车窗,已经不见人影了。

    萧元冷着眼,“不知所谓。”

    这一句,却是重合了她在大殿上斥骂的那些男子,轻盈听得心尖颤了颤,原来在殿下心中,景先生竟然与那些男子一样,被殿下弃如敝履。

    “回府以后,叫方简好好看门,别让野猫野狗窜进府里来。”

    轻盈呆滞住,过了好一会儿才朗声应了萧元的话。

    长安城中的孟光长公主最好找不过,那是除了皇宫之外,唯一一处红墙绿瓦的地方,离皇宫坐轿子也不过两刻钟的时间。

    孟光长公主十分喜爱她救下的那个孩子,整个南苑都拨给了容焕一个人住。

    萧元下马车的时候,在公主府门前看见了他,容焕站在府前的巨大灯笼下,捧着一卷书。

    “焕儿,在这里做什么?”

    萧元这才有了笑意,声音异常的温柔问道。

    “容焕在等殿下回府。”

    萧元脸上的的笑容更深,伸手牵起容焕的手,柔声道:“虽然已经到了九月,但是吹多了夜风始终不好,你随我来。”

    这是第一次,轻盈听见孟光长公主没有对人自称本宫,除开陛下和太子殿下,眼前被孟光长公主牵在手的孩子还是第一人。轻盈有些吃惊,在之前孟光长公主虽然怜惜这个孩子,但是也没有如这般爱护有加,亲近有加。

    容焕脸上是爽朗的笑容,他手中的书早被轻盈接过,另一只手被孟光长公主握在手中,空出来的那只手微微抬起,五指微张开。

    “你在做什么?”

    容焕笑着,愉快的说:“没有什么,只是这样很舒服。”

    萧元不能理解一个小孩子的行为,却也是纵容的笑了笑,不再追问。

    萧元将他一路牵回自己住着的北苑,引到书房前,推开沉香木门。

    那里面的书,堪与皇宫中的藏书阁比肩,都是萧元过去读过的,每一本上面都有她精心的批注,整个公主府中,她最爱惜的地方就是这里,寻常时候的打扫都是轻盈一人在做,除了太子进过这里,再也没有来过外人。

    “以后再要等我,就来这里等吧。”

    萧元从书架上取下两本书,“这些看完,三日之后,来找我。”

    容焕点头,目光闪烁。

    “想说什么?”

    “我以后都可以来这里?”

    孩子的话说得小心翼翼的,一双眼睛明亮而有着秋水一般的清澈,萧元在那双眼睛中,仿佛看见了她前世早殇的那个孩子。

    叫做姜有汜,很是聪明,很是懂事。萧元记得自己非常喜欢,却不知道长大了是怎么样的,那梦境止于建武二十年,她能窥探到的仅仅是那么多。

    这一世,她最遗憾的便是再也不可能拥有那个孩子,她没有嫁给景行止,又怎么会有那一夜的荒唐,她甚至私心里想过,如果再让她梦见,那就让她梦见孩子的生父,也许,有汜还有机会出现。

    这个想法太过于荒谬,但是萧元自从知道前世里自己有一个孩子之后,就存有这样的想法。

    “当然,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

    ------题外话------

    话说我的文都是早上九点发,会不会有些奇怪,有没有什么好的时间点推荐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