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之予美何处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安城的黄昏,被突如其来的大雪所惊扰。长街长,万家灯火一户接一户的升起,似是在星罗棋盘上点燃的一颗又一颗星子。

    无数的人家,推开紧闭的家门,三岁小儿提着橘色的灯笼,披着棉衣,欢喜的跺着脚,伸出手欣喜的叫道:“下雪了呢!”

    下雪了呢!

    萧元撩开车窗,唇角弯起,马车缓缓的从朱雀街上驶过,如斯场景,也许多年前,也曾出现这个情景。

    “姜博之事,就在侧妃典礼上动手,他虽不足为惧,但是留着总是心烦。”

    萧元望着窗外,似乎没有听到姜永夜的话,她含着笑容,满面的温柔,难得而独孤,姜永夜不由得收回了话头,伸手将萧元搂回自己的怀里,一手扶着她的肩,一手握住她的手。

    这样的亲昵已经许多年不曾有过了,更多的时候,这对全南国最尊贵兄妹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商谈要事。

    “今年长安的雪似乎来得比往年还早一些,”姜永夜唇上的笑容温柔散漫,“等十二月,东溪河上结冰了,就办一场冰嬉?”

    “嗯。”

    萧元点头,垂下眉眼,神态温柔而端庄。

    她望着萧永夜,思索了一下,道:“哥哥如果更喜欢柳氏,就把柳氏和陆氏先封为良娣,宋氏和高氏为孺人,如此也不招人恨。”

    姜永夜摇头,笑道,“既然一起迎进太子府,自然应该是同样的身份,都先留作良娣吧。”

    萧元虽然不是很赞同,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了,依言点了点头,便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飞雪红灯。转眼间,长公主府便已经到了。

    轻盈扶萧元下车之时,轻声禀报道:“两位大人已经在书房等殿下许久了。”

    这两位大人,一个是吏部尚书高源,一个是长安进军副统领陆占陇。眼看着太子侧妃的典礼日渐临近,萧元便想计划着如何在典礼上不着痕迹的去掉姜博,其实要留到以后,也不是难事,只是萧元素来不喜欢温水煮青蛙。

    萧元先一步下了马车,对仍旧端坐在车中的姜永夜伸出一只手,道:“哥哥,也随我进府坐一会儿?”

    姜永夜欣然同意,当即利落的下车。

    南国素来以南为尊,唯有孟光长公主府与众不同,独独将北苑辟做长公主的居所,而舍弃了南苑。

    萧元进书房之后,其间的两人都纷纷起身,恭敬的行了大礼。

    四人落座之后,便将如何在婚礼上行事说了一遍。

    正说到该由谁将毒药送到姜博口中的时候,书房的门却突然被人推开了。

    景行止端着木盘,上面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在看到书房里的若干众人之后,也是一怔。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太子。

    他走到门前,将半开的门掩上,然后英俊不凡的眉头轻皱起,询问的望着萧元。

    萧元此时心中暗自计量了一下,她知道景行止与浛洸郡主的交情匪浅,所以一时也拿不准景行止听到之后会如何去做,犹豫了一瞬,有些为难的回望着姜永夜。

    “虽不知先生听到了多少,但是某希望,在某大婚之前,先生都不要离开府中。”

    难得的姜永夜会遇到连萧元都拿不准主意的事情,当即明白了萧元要和稀泥的意思,便自己唱起了红脸。

    景行止垂下眼帘,沉思了一瞬,复抬眼,含笑点头,将手中的托盘放到萧元的面前,便转身离去,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南国书》记载,南光武帝建武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会逢佳期,皇太子侧四女为良娣。

    “柳良娣,长公主殿下进来了。”

    柳拂蝉头上盖着大红色的盖头,只听见周围有来来往往的人声走动,却不知道究竟是哪些人。

    今夜她的夫君一共娶了四位良娣,论礼,她排在第三,应该还有好一会儿才能掀到她的盖头。

    柳拂蝉在侍女的搀扶下行了大礼,过了一瞬,便听见一个极为冷傲的声音莫不在意的说:“坐吧。”

    “诺。”

    “不必拘谨,不过是前面太吵,本宫过来找个清静罢了。”

    “殿下是南国最尊贵的女子,自然是应该前呼后拥,宾从如云的。”

    柳拂蝉听见萧元的笑声,心中的紧张渐渐消失了,却又隔了很久,没有听到孟光长公主的声音。

    正踟蹰无措的时候,外间的喧嚣却突然越来越大声。

    焦灼凌乱的脚步向着新房这边快步传来,咯吱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人一下子扑倒在柳拂蝉的脚步,却是大声的禀报道:“殿下,王爷他去了!”

    王爷,哪里还有王爷?早就被撤了王位,如今不过是闲散皇族罢了,可是怎么会在婚礼上死了呢?

    “是么?怎么死的?”

    那声音轻飘飘的,好像毫不在意似的。

    “是,是景先生···”

    一句过后,萧元却突然张大了眼睛,厉声喝问:“他怎么了?”

    她明明记得,他一直没有离开长公主府的!

    “王爷喝过景先生敬的酒,就暴毙了!”

    当即,萧元便快步走出了新房,柳拂蝉坐在婚床上,听着孟光长公主飞快的脚步声,一时间,整个新房又寂静无声。这就是自己的婚礼吗?出嫁时,母亲就曾劝解过自己,因为是身份高贵的侧妃,是太子良娣,所以要忍耐常人毕生都不会经历的,这是长公主赐的机会,能看上他们柳家,是滔天的恩赐。

    可是,她嫁给太子殿下,不是因为长公主啊。

    是早就爱上了太子殿下,所以父亲说起此事的时候除了满心的欢喜,再也没有别的心思。早在几年前长安城中漫不经心的惊鸿一瞥,她就爱上了太子。当时是何等场景,长安城中盛会,他与年纪尚幼的长公主并骑而行,丰神俊朗,笑意灼灼,长安城繁华春水皆不及他眼中的光芒。

    可是此刻这不像是一场婚礼,又或者说,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葬礼。

    萧元到外间的时候,便看着姜博仰躺在地上的尸体,睁大的双眼,一只手还捂着嘴巴,不可置信的模样,她皱眉上前,招来侍卫,将姜博的尸体盖上白布。

    这是,才看到景行止,他依旧端着那杯酒,笑容缱绻而温柔的看着萧元,似乎对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并不知晓。

    别说是这一干外人不敢相信,就连萧元自己也不能相信,姜博是景行止毒死的?

    再观那已经哭得花容失色的浛洸郡主,萧元笑得有些无力。

    此时在外间敬酒的太子也走了过来,皱着眉,却立刻做了决定。

    “长安令何在?”

    萧元闻言,不由得蹙起了眉头,看向姜永夜,却被他避开了。姜永夜不看她,直接对长安令吩咐道:“孤的大婚上出了这种事,你还不快快缉拿真凶,让皇叔泉下有知,也好安息。”

    长安令闻言,摸了摸额上的汗,有些为难的让人去将景行止捉拿归案。

    “不准!”

    这一声不准,说得很轻,但是几乎婚礼上的所有人都听清了,说这句话的,是向来不喜景行止的孟光长公主。

    她上前,将景行止护在身后,对着佩剑的士兵,对着太子,冷冷道:“本宫不准你们抓他。”

    萧元的身后,景行止露出了一抹似怀念似满足的笑容,他已经记不得是多少年前了,反正也有过那么一回。

    光武帝认为孟光长公主痴迷一个和尚,所以决心伏诛他,那时的萧元,拿着一把长剑,挡在他的身前,厉声喝道:“不准!”

    就是这声不准之后,浛洸郡主的哭声愈烈。这毕竟是一个皇室中人,满座的人也不是傻子,大多认为景行止不该毒杀姜博的,没有动机也没有好处,所以,唯有此时挡在景行止身边的孟光长公主。

    只是,这场毫不掩饰的谋杀案,本可以在太子的话中,轻描淡写的用景行止来定罪,谁也不知为何,孟光长公主会在这时站出来。

    少顷,满座无声,就在局面僵持不解的时候,萧元身后的景行止忽然站了出来,摸了摸萧元的发髻,笑道:“元儿,不必如此为难。”

    景行止的声音温润得好似暖玉,可是萧元却不觉得温暖,狠狠的瞪了一眼景行止,态度强悍的对着所有说:“本宫的话,莫非不顶用了。本宫倒要看看,今天谁敢从本宫这里带走他。”

    她不过是片刻的不安失了方寸,冷静下来之后,脸上反倒出现了笑容,甚至上前一步,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等着周围的人表态。

    满座诸人,半数以上都是依附于孟光长公主的大臣,剩下的几个也是光武帝的亲信近臣,在孟光长公主撂下这番话之后,一个个皆不在说话,总归不是自己的事,是皇室中人死了,要处置也是陛下的事,谁也不想趟这摊浑水。

    孟光长公主即使真的想要姜博死,那便也是陛下想要姜博死的意思,明眼人一看便知事情的真伪。只是不得不感叹,景先生的运气实在不好,做了孟光长公主的靶子。

    ------题外话------

    收藏一掉,心里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