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之予美何处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元儿”

    宁辉殿在崇光殿之东,从还阳阁回去便会经过崇光殿,北山郡主特意让宫人们将轿子抬快点,还真的赶上了孟光长公主。

    少女披着朱红色的大氅,漫步在雪地里,脚下的小靴子踩在雪中咯吱做响,她的身后是十数名持宫灯的宫人,灯火朦胧,她闻声回头,浅淡迷茫的神色少有的清艳寂寥。

    北山郡主拍了拍轿沿,扶着宫女的手,从轿子上下来,两三步走近萧元。

    萧元笑,伸出手熟稔的握住北山郡主的手说:“陪我走走吧。”

    身后的宫人在轻盈的示意下,远远的坠在了身后,长巷幽深,只有墙头盏盏宫灯照影。

    “你可怨恨我?”

    萧元的一问,让北山郡主付之一笑,幽暗的光影中秀美非常。

    “也有吧,”北山郡主挽紧萧元的手腕,缓缓道:“我若嫁给皇兄,实际上对你百利无一害,所以自小,我就以为我会嫁给皇兄。”

    “你还记得西凉是什么样子吗?”

    北山郡主摇头,西凉,虽是故国,却从未有过深刻的记忆,她不如萧元早慧,幼年迟钝愚笨,直到五岁才开口说话,西凉时的事情并不记得。

    “可我记得。”萧元说:“建武三年,你刚来长安,那时只有四岁。姑母身体不好,母后把你接到长庆宫亲自照顾,五岁的时候,你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阿达“。那时母后便说,以后要让你去西凉看看。”

    “我,从不记得。”

    阿达……记忆中阿达的面容都是模糊不清的,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曾有过这样的事情。

    她的阿达,死在了西凉国中的叛乱,无人告诉她阿达葬在哪里,偶尔提起,也只是感叹他天妒英才。

    西凉国王,李睦,乃是西陈李光第十一世孙。

    少年时十分好学,性情沉静聪慧、宽厚谦和,器度优雅,通读经史,特别擅长文辞。年长后,精通武艺,研读孙吴兵书。

    隆安三十八年秋,在他建立西凉国第二年的时候,前来南国,求娶公主。

    以南国为宗主国,被先皇任命为西凉王,镇守西域。

    尔后以徐贵妃所出的泰安公主下嫁,招为天子女婿。

    隆安四十二年,西凉国中发生叛乱,李睦被侍从暗杀于向南国求援的途中。谥号武穆王。

    西凉国中动荡了两年,南国铁骑兵临西凉国都,最终将西凉收纳进了南国的版图。

    彼时,已经是建武三年了,光武帝在此之后,下令接回了泰安公主已经西凉公主李惠安。

    重新任命了西凉都尉,而又安抚泰安公主,册封为泰安长公主,西凉公主改封为北山郡主。

    “姑母的一生已经奉献给了南国,而我与哥哥之间,并非一定要靠你来维持。惠安,父皇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默许的。”

    萧元挽着北山郡主的手,语气追忆的说:“从建武三年开始,你和姑母就再也没有出过皇宫。你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你不知道有多美好,你若见过了,便知道这里是一个精致浮华而冷漠的牢笼。”

    她的眼睛看着前方幽深笔直的道路,语气轻飘飘的,没有向往也没有抱怨,却很是孤寂,“我为你安排杜蘅,是因为他地位不如你,无论你想要做什么,身后有我,他都会顾忌着。”

    “惠安,我没有兄弟姐妹,只有你和哥哥。”

    萧元倾身抱住李惠安,只是极短的一瞬间,便笑着转身走进了崇光殿。

    朱红色的宫门,上面行云流水的三个字,崇光殿。

    整个南国最奢侈无度的宫殿,不是属于哪一个后妃的,而是孟光长公主的。

    崇光殿隶属于长庆宫,原本长庆宫的主殿并非在这里,而光武萧皇后薨逝之后,主殿空置无人居住,所以渐渐地,崇光殿反而成了主殿。

    犹如一个仙境一般,走进崇光殿,便是一盏盏精致的荧光色宫灯,用细丝线悬挂着,在风中轻轻的飘荡,萧元孤身一人,避开那一盏盏好像漂浮在半空中的光芒,走到大殿的正门下面,微微扬起头。

    姜永夜仰躺在屋顶上,崇光殿的殿高仅次于崇政殿,素来有内宫第一之名。

    姜永夜脚边放着两壶酒,身侧是一个泛着红色光芒的火炉,原本只是干冷,在萧元仰头的那一刻,雪,飘然而至。

    那些白色的,如柳絮一般的东西,从遥远的穹顶簌簌落下,落在姜永夜摊开的掌心里,落在萧元明媚似花的眼瞳中。

    萧元的眼睛一凉,好像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她想起了前世。

    前世的今夜,她已经嫁给了景行止,此时在清山上。

    而前世的今夜,姜永夜却一个人孤坐在这里,给她写了一封信。

    辗转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那封信才送到萧元的手上。

    建武十五年除夕夜,兄独酌于崇光殿之上,望长安万户灯,身疲体寒,而倍感孤高。

    然,予美以嫁,离兄五百余里矣。

    当时大雪突至,宁知汝可觉寒耶?

    萧元收那封信的时候,时至三月,草长莺飞,绿柳清风,已经是春日了,可她读完那封信却觉得寒冷,似乎姜永夜把长安城除夕的冷雪,带到了她的身边。

    姜永夜已经落到了她的面前,身姿挺拔修长,姿势利落,他的轻功很好。

    此时已经俯下了身,萧元唇间勾起淡淡的温柔笑容,爬上姜永夜的背,双手搂住姜永夜的脖子,轻声问:“上面冷吗?”

    话刚一落,已经到了屋顶上,骤然的寒气夹着雪花灌进萧元的脖子里,引得她打了个寒颤。

    厚重暖和的火红色狐裘兜头罩了下来,将萧元严严实实的裹住,独独露出她的明亮的双眼。

    火炉被放到萧元的脚边,温暖一瞬间涌上心头,姜永夜一手搂着萧元的肩,一手拿着酒壶,喝了一大口,说:“怎么来得这么晚?”

    萧元偎在姜永夜的怀中,男子惯有的清冽气息夹杂着酒的醇香,萧元吸着冷气,道:“路上遇到惠安,聊了几句。”

    “呵···”

    “笑什么?”萧元扯着他的衣角,在手指上绕圈,有些懒散。

    “惠安向来最紧着你,又该跟你说了什么小话了。”

    “哪有。”萧元的手指从姜永夜的衣袖中抽出来,毫不忌讳的直说:“不过,惠安看来不喜欢这四个良娣。”

    “这么多年了,她能喜欢的女子,就只有你一个,素来目无下尘,孤高自赏。”

    “哥哥。”

    萧元不满,虽知道姜永夜说的话是真话,但是惠安与她亲近,便伸手捂了姜永夜的嘴,道:“她是为了我好。”

    姜永夜不再说李惠安的事情,望着长安万户灯火,身边依偎着时间唯一的亲人,顿时觉得心满意足,却听见萧元问:“如果我九月时嫁给了景行止,你还会来这里吗?”

    “不会。”声音明澈坚定。

    “会的。”萧元亦是坚持,双眼明亮犹如长安灯火,眼中的相信也是坚定不移。

    会的,她已经知道答案的。

    姜永夜一笑,没有与萧元争论,放眼看去,除夕夜最后一轮烟火已经开始了。

    他将萧元紧紧搂在身边,低语道:“元儿,我今天听了一个愿望。”

    “嗯?”

    “除夕夜,素来可以许愿的,快,趁着烟火还未完,向我讨个愿望吧。”

    萧元摇头,道:“不用许愿,我的愿望不用许,哥哥也会帮我达成。真正许的愿望,能不能达成,还要看老天爷的意思呢。”

    “那,我向你讨个愿望。”

    萧元眼睛一眨,不明所以的看着姜永夜,“我对你只一个愿望,不论生死。”

    “元儿,永远也不要离开长安。”

    萧元一怔,想到前世里姜永夜一个人在长安城中艰苦支撑的日月,心中酸涩,连连点头,说:“好,我永远都不会远离长安。”

    整个长安城,没有一个亲人。即便是萧皇后,也葬回了独落坞山,这般的冷清。

    萧元不知道前世里,姜永夜是怎么度过的,那种孤独不是美艳的姬妾可以填补的。

    建武四年的长安,除夕夜宴,萧皇后因为重病在榻,所以没有参加,当时还只是光王的萧永夜带着孟光长公主赴宴。

    光武帝正宠爱着两个西域进贡的异族美人,宴会上频频惹人注目,萧元赌气离席,回到崇光殿之后便爬上屋顶,扬言要从屋顶跳下去。

    在陛下得到消息之前,萧皇后拖着病体赶去阻止,亲自爬上屋顶,坐在上面安抚女儿,当得知女儿的怒气和乖戾是因为两个美人的时候,萧皇后哑然失笑。

    次日,便在萧元请早安的时候,让人将那两个美人带到长庆宫,在宫门前受了鞭笞之邢直至断气。

    这位在史书上一直以生性仁爱孝顺,怜悯慈爱之名著称的萧皇后,在后宫中少有这样暴烈的行为,甚至因此惊动了尚在早朝的陛下。

    萧皇后指着长庆宫宫门前那两个活活被打死的美人,淡笑道:“元儿,你是南国最尊贵的姑娘,怎么值得为了你父亲的两个美人儿寻死觅活。你不喜欢她们,打发了就是,你手中有这个权力,没有人敢违背你的意思。”

    那一年,萧元只有四岁,也许是感觉到生命的流逝,时日无多,萧皇后给女儿上了最后一课。

    从那日开始,原本就缠绵的病情反复加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撒手人寰。

    萧皇后薨逝之后三四日,光武帝频频听见宫人们称先皇后,心中悲痛难解,更加觉得自己亏待辜负的妻子,于是下令礼部拟定谥号,择光武二字为自己死后的谥号,让人称萧皇后为光武萧皇后,不准称为先皇后,是以各家纷纷想要争夺继后之位的心思才歇了下来。

    光武帝一朝,萧皇后在世之时,当是后宫第一人,萧皇后薨逝之后,极尽哀荣,尔后南国再也没有一位皇后像她那样。

    后人有评,“她(萧皇后)虽未摄政,然余威影响南国国体百余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