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之予美何处 > 第五十四章江有汜之子归(前世)

第五十四章江有汜之子归(前世)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姜有汜一日一日的长大了,可惜始终与景行止不曾亲近。

    随着他开口,说的第一个字——娘,到后来的渐渐吐字清晰,唤的每一声母亲,甚至于叫轻盈为嬷嬷,却始终分辨不清景行止究竟是谁。

    他偶尔会随着景行止的徒弟韩书叫他师父,有时又喊他叔叔,可是始终不能开口叫他一声父亲。

    他不肯叫景行止父亲,孟光长公主不知道为什么,却在心里暗自难过。

    她常常想,她这一生都在为与景行止亲近而努力,为何自己与景行止的孩子,反而这样厌恶景行止。

    可是,与这些比起来,只要姜有汜平安健康的长大,都不在重要,她的目光从景行止身上,转移到了姜有汜这里,喜悦而安稳,被依赖被需求。不管姜有汜是否喜欢景行止,萧元对他倾注的爱,始终不曾改变。

    光永三年,初春久雨。

    清山的整个春日,都被雨雾所笼罩着,山道湿滑,雾气氤氲。

    一转眼,姜有汜就已经两岁半了,孟光长公主看着他俊美的眉眼,白晰的皮肤,浅浅的呼吸,便觉得心满意足。

    “娘,”沉睡的有汜忽然醒过来,哭了起来,他素来不爱哭的,这是双眼明亮,又不像是没有睡醒,孟光长公主一急,连忙伸手要去抱他,姜有汜憋着嘴巴,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

    “娘,疼···”

    她心里有些慌乱,叫轻盈,才记起轻盈被她派下山去采购东西了,整座清山都只剩下她们母子二人。她的丈夫,有汜的父亲,带着他心爱的弟子下山讲经去了。

    姜有汜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母亲,喘息得有些急切,嘴里却是说:“娘,不怕,孩儿可以忍着,孩儿没有那么疼。”

    他向来听话,喜欢待在她身边,即便是做自己的事,不要抱不要陪,只要能见萧元,便会听话懂事。

    孟光长公主心一紧,说不出话来,一把将有汜抱了起来,他浑身滚烫,星子一般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母亲,乖乖的,很听话的说:“娘,不怕了。孩儿陪着你,”

    孟光长公主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她生平都不曾走过这样快的路,这样陡峭的山路,抱着怀里的孩子,姜有汜看着她,微笑着,明明已经难受得豆大的汗珠从额角冒出,浑身滚烫,可是却再也没有说过一个疼字。

    他乖乖的蜷缩在萧元的怀里,尽可能的去减轻萧元的恐惧。

    他说:“娘,你别怕,我不会死的,我要陪着你。”

    后来,容焕接到消息从军营中带着军医赶回来,有汜的豆症已经好了,乖巧如昔,可是人却瘦了一大半。原本就体弱的身体,小脸愣是只有孟光长公主那么大了。

    容焕要回军营的时候,姜有汜看着因为他的大病,而身形憔悴的母亲,异于常人的聪慧的说:“娘,我们回长安吧。”

    姜有汜坐在萧元的脚边,说:“师父说,长安城很好,娘在那里是公主。”

    “你知道什么是公主吗?”萧元摸了摸有汜的脸。

    姜有汜笑,露出还未长齐的乳牙,“知道。娘,你就是我的公主。孩儿会一直陪着你。”

    光永三年,阔别长安城的繁华,隐居清山八年之久的孟光长公主携爱子回到长安。

    一路上,孟光长公主都刻意低调,没有特意让长安的人送来她往年惯用的马车,而是在容焕的护送下,坐了一辆简单的寻常马车。

    马车中,有汜在轻盈的怀里正是好梦,原本在马车外骑着马的容焕因为官道上频频为他驻足的女子太多,便也坐进了马车,萧元看着姜有汜好眠的模样,笑了,问:“何时拜你为师的?”

    容焕低头看了一眼姜有汜,忍不住一笑,他伸手接过姜有汜,抱在怀里,笑道:“上次我来的时候,他送我,叫我父亲,我告诉他不能这样叫我,他就问我怎么样才可以,我告诉他,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于是他就拜我为师了。”

    直过了好久,直到有汜醒来唤她娘,萧元才回过神来。

    “娘,这就是长安吗?”

    前方传来的喧嚣声,和打鼓声。,令萧元眉头轻皱起,掀开了车帘。

    姜有汜摸了摸萧元皱起的眉,说:“娘,不怕啊,孩儿陪着你。”

    她望着前方水泄不通的道路,浩浩荡荡的人群,忽觉得物是人非,人群的前面,是她那已经蓄了胡子的哥哥,明黄色的龙袍,九龙冠冕垂下的珠子遮住了他的面容。也许唯一没有变化的,是他看她的神情,疼爱依旧。

    最先下车的,是被容焕抱下马车的姜有汜,他看着眼前的人群,双眼都是好奇。

    姜永夜第一眼看到的,也是这个才到他膝盖的孩子,容貌俊秀,眉眼如画,最重要的,是他酷似萧元的那张脸。

    姜永夜上前,亲自将孟光长公主从马车里扶出来,问道她归途上的情况,言语亲近,一旁的轻盈潸然泪下。

    姜有汜走到母亲的身边,问轻盈嬷嬷为什么哭?

    萧元淡淡一笑,轻盈止了泪,将原因告诉他,姜有汜听得有模有样,还不时的点点小脑袋。一旁的姜永夜看得有趣,便俯身将他抱起来,问:“有汜以为长安可有太阳远?”

    姜有汜想了想回答说:“太阳更远,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从太阳来,这显而易见。”

    姜永夜感叹着,对萧元道:“此儿深肖元儿。”

    萧元抿唇,伸手将姜有汜抱下来,放到地上,道:“有汜,这是你的舅舅。”

    “舅舅。”

    是日,长安城皇宫中举行了盛大的晚宴,席间,众人对坐在孟光长公主身边的小人都难掩好奇的目光。

    宴席正**的时候,萧永夜突然挥退了歌舞,朗声笑着将在长安城门前的问题与众人说了一遍,又含笑再问了三位皇子,三位皇子所答接不如姜有汜之前回答的。

    因而又问:“有汜,你说清山离太阳近还是离长安近。”

    姜有汜起身,拱了拱手,说:“离太阳近。”

    姜永夜蹙眉,有些奇怪的问:“为何与你之前的回答不同呢?”

    姜有汜看了看母亲,得到萧元的鼓励,才朗声答道:“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姜永夜闻言,抚掌大笑,一边笑一边对萧元说:“元儿,此儿有大智慧啊!”

    萧元摇了摇头,没有过多的言语。

    他赞许的对着姜有汜点头,道:“拟旨,封孟光长公主之子姜有汜为光王。”

    当时,姜永夜膝下已有三子,太子姜赞,为方皇后所出,年五岁。

    长子姜恪,柳贵妃所出,年七岁。

    三子姜耀,陆贞妃所出,年四岁。除去太子之位已定,剩下的两位皇子都不曾封王,由专门的宫人照顾,养在西五所里,即便是生母也不得亲近。

    孟光长公主离开权力的中心已经有整整八年,刚踏进长安城,儿子就被封为光王,这其中的深意耐人寻味。

    要知道当今陛下还不是太子的时候,就是被封为光王的。

    回府的马车上,姜有汜问:“娘,你不喜欢舅舅夸我吗?”

    萧元笑,摸着姜有汜的头说:“没有,有汜开心娘就喜欢。”

    光永五年的上元灯节,姜有汜赶着点灯十分,从帝学回来,下马车时,却发现自己府前站着两个人。

    白衣飘飘的清冷男子,与另一个穿着僧衣的和尚。

    “不知二位有何贵干?”

    他上前去,拿出小大人的模样询问二人。

    白衣男子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变得有些迷茫,反倒是小和尚先开口道:“我师父特意来拜见长公主。”

    姜有汜拍了拍府门上的锁叩,立刻就有人来开门,他前脚踏进去,却又转过身来,说:“我母亲不见外客,两位请回吧。”

    小和尚却急了,说,“师父并非外人,是你的父亲。”

    姜有汜黑濯石一般明亮的双眼冷意浮现,摇着小脑袋,严肃的说,“我没有父亲,自幼被母亲养大,二位若是在口出狂言,那我就请护卫来了。”

    小和尚还欲争辩,却被景行止拦下了。

    正在此时,一身常服的孟光长公主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门口的三人,目光最终落在姜有汜的身上。

    迎上去,拉出他藏着的小手,左手红肿得厉害,萧元顾不得许多,甚至不曾多看一眼她少年时热切爱恋着的白衣男子,倾身抱起儿子往府中走。

    一边往里走,一边焦急的问:“老师为何打你?不是有伴读替罚吗?怎么就打得这样狠?”

    “娘,你吹吹就不疼了。”

    姜有汜摊开小手,一板一眼的说:“杜师傅要是打阿穆,泰安姑奶奶该哭得厉害了。再说,是孩儿先闯的祸,孩儿本该自己承担的。”

    李惠安与杜蘅的幼子,名叫杜穆,是姜有汜的伴读。

    两人平素与皇长子姜恪喜欢一起学习玩耍,如得了空,三人便会一同来长公主府,其中又以姜恪来得频繁一些。姜有汜和谁走得近,孟光长公主素来不会插手,她有那份能耐,让孩子活得自在,至少在年幼的时候可以不被拘束。

    ------题外话------

    接下来的两章至关重要,是后文结局的伏笔,童鞋们仔细看了,有汜真正的死因,孟光长公主前世的结局都在这两章中有预兆,今世的结局也和前世息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