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光武帝的坠马,结束了原本为期半个月之久的春狩,在萧元赶来的第五日,班师回朝。

    “殿下,方小姐到长安了。”

    宫中诸事,都是由孟光长公主来打理,随着长公主年纪的增加手里繁杂的事情越来越多,渐渐的便也没有耐心去打理后宫了。通常是何时看哪一位妃子顺眼,就把协理后宫的权力扔给她们。

    今年好像是景妃。

    萧元看了一眼坐在同一间马车上的姜永夜,丝毫不掩饰对方氏的厌恶,对轻盈吩咐道:“这等小事也值当拿来烦本宫,看来景妃的好日子过了,让方氏住到蕴秀宫,好好学学规矩。”

    她自然知道景妃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宫中宫外,或多或少都得到一点风声,她与太子不合,起因为柳良娣,后又有方氏。景妃不敢安排方韵的住处,先是怕表现得太过亲近方氏而惹恼了长公主,可是难保他日方氏入主东宫,成为尊贵的太子妃,景妃两方都不愿得罪,故而想将棘手的事扔给长公主。

    可是孟光长公主却不是那些任人拿捏的软柿子,景妃这颗棋子用得不顺手,那她换一颗听话的就是了,后宫不缺美人,协理后宫的大权却只有一个。

    萧元将方韵安排进入蕴秀宫,本没有不妥,南国开国以来,从第一任太子妃开始,大婚前三个月,便会进蕴秀宫教养。只是这项规矩在陛下迎娶许氏的时候破了。隆安年间,陛下当时还是太子,迎娶许太傅之女为太子妃,在许氏搬进蕴秀宫的当夜,蕴秀宫就起了大火,烧坏了大半个蕴秀宫,曾有大臣上言不吉利,被先皇斥回,只是,第二年,许氏还是死了。

    外间的种种鬼怪风水传言,萧元不以为然,所谓鬼怪,不过是她父皇不愿意娶许氏而自己放的一把火。

    她斜着眼,看着姜永夜,却见姜永夜突然一笑,有些无奈的问她:“我至今不解,元儿,你为何这样厌恶方韵?”

    谁都知道,与独落坞萧氏一脉相连的方家,是长公主一派最忠心耿耿的追随者,谁都认为,长公主对方家女儿的敌意来得莫名其妙。

    萧元抿了抿唇,道:“就如哥哥讨厌景行止一样,我也这样不喜方韵。”

    姜永夜沉默了一下,笑了笑,替萧元理了额前的碎发,道:“怎会一样?”

    “不管一样与否,”萧元抓住姜永夜的手,语气严厉的说:“你和方韵都不能有孩子!”

    萧元语气森森:“我已经杀了一个柳良娣,不介意多一个太子妃。”她低下头,摊开自己白玉柔软的十指,纤纤好看:“我手上沾着的鲜血太多了,哥哥,我真不敢想象有一日···”

    姜永夜将萧元头贴到自己的胸口,声音硬朗不容置疑,道:“不会有那一日,哥哥在,不会有那一日。”

    那一日,两个人反目成仇的那一日?不知道会不会到来,可是谁也说不清楚,不是吗?

    终于等到了建武十六年的六月,方韵在宗庙中修行的日子结束,被送到蕴秀宫学习礼仪。

    在这三个月里,后宫的美人又大换了一批。方韵的马车一到长安城,就被带到了长公主府。

    方韵站在北院的院门前,心中有些忐忑的等待着孟光长公主的召见,她本以为成为太子妃的道路是一跳坦途,谁知并非如此。宗庙里的三个月,让她体会到了长秋山军营里也没有的苦楚,只是愈发这样,她就愈发要强。

    她站在丹红色的院门前,看着装饰得华丽雍容的长公主府,在北院中,有人快步走近,她听见有人唤她:“阿姐。”

    男子一身劲装,英武的容貌与方碍有些微相似,但是却又多了一些稚气,她愣了愣神,才记起这是弟弟。

    她们方家,只有这个弟弟留在了长安,父亲在南方戍边,长兄在长秋山军营带兵,而她自幼时随长兄长大的,与父亲弟弟并不常见。

    “殿下午睡刚起,快随我来吧。”

    方简招了招手,笑容亲切而恭敬。

    他也是刚刚才从轻盈那里知道殿下在今日召见了阿姐,所以特意赶过来见阿姐一面。殿下素来不喜欢在花厅以外的地方召见客人,商议事情则更加喜欢在书房,这样随意的叫自己把阿姐带到内院去却是少见。

    转过重重回廊,在一处树木茂盛到遮天蔽日的院子外,候着许多宫人。方韵在有记忆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孟光长公主了,那时光武萧皇后还没有薨逝,她还只是孟光公主,长兄带着她和弟弟进宫请安,曾在萧皇后的怀里见过几次,那时只觉得公主殿下娇贵跋扈,其他的与别的女孩儿并无不同。

    眼下,走近院子里,却不曾见到孟光长公主,她在那里大约呆了三刻钟,然后被告知,长公主临时出府了,请她直接入宫就是了。

    萧元放下棋子,有些心不在焉的抬头看着景行止,淡淡一眼,便移开了,抓起棋盒里的一大把棋子洒在棋盘上面,迎着景行止的目光,道:“不下了。”

    景行止双眉微颦,似乎在斟酌合适的词句,唯恐一句话不合萧元的心意,火上浇油:“我在炉子上煨了一锅汤,不如现在尝尝?”

    他脸上笑着,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神色。萧元自觉没趣,点了点头,在景行止出去端汤的时候,将轻盈叫了进来。

    “殿下。”

    “方韵身边用的宫女,都换成我们的人,她做的每一件事本宫都要知道。”

    轻盈抬眼,有些诧异,却又立刻点头,说:“诺,奴婢这就去安排。”

    萧元眼中戾气一闪而过,敲了敲棋盘,紧着说:“不要惊动其他人。”

    “诺。”

    萧元身边的护卫,明面上长公主府禁军统领方简,暗处的暗卫却是由轻盈主持,这个平日里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女子,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忠心耿耿的追随着孟光长公主。

    ——

    方韵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又有些熟悉的男子,慢慢唇上露出亲和的笑容,道:“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方简解下佩剑,随手放在石桌上,笑道:“我今日休沐,特意跟殿下讨了恩准,进来看看阿姐。”

    他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已经有许久没有跟阿姐好好说说话了。”

    他这样的热情,倒显得方韵有些冷淡,方韵身边的宫女端上来茶水糕点,退到一旁侍立,方简瞥了一眼,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再有一个月就该大婚了,我还要多学习礼仪,小简,你若无事,我就先回去了。”

    方韵站了起来,欲要离去。

    方简也跟着起来,拦住方韵,有些不满的道:“我才刚来阿姐就赶我走,算了,反正我也是奉大哥的命来给你送信的。”

    他从袖中掏出一个信封,放到方韵的手中,不满的呓语道:“从小就这样,你们两个最亲!我走了,阿姐你保重!”

    方韵看了一眼方简,点了点头,只说:“好好当差,”便拿着信封回了蕴秀宫。

    方简心中气闷,觉得自己的兄姐皆不喜欢自己,但是此时却并非为此赌气的时候,他心中存着更大的疑惑要去解惑。

    一路骑马回到长公主府,当得知公主此时正好有空,便立刻去求见。

    “何事这样急匆匆地?”

    “属下有一事想要请教殿下。”

    “何事?”她转头看向方简,手中的书卷轻轻放下。

    “属下不解,殿下为何要派人监视阿姐。”

    “此事,”萧元看着方简,方简也是一个前程锦绣的二郎,只是不曾上过战场,犹带着一些稚气未脱,做事沉稳有度,心性却很简单。

    “方家效忠殿下已有十年,不曾逾越,还请殿下解惑。”

    萧元笑了一下,抬起头来,透过半开的窗户看着屋外的繁花,她心下了然,却没有慌张,方简是个很简单的人,否则便不会这样冒失的说出这番话。

    “无事,只是担忧。”

    方简抬起头,望着萧元,问:“殿下担忧什么?”

    “毕竟是太子心仪已久的太子妃人选,只怕宫中宫外,太多眼睛忌恨了,若是在大婚之前出了什么事,当如何呢?”

    方简怔了一下,有些惭愧,磕了一下头,“属下多疑了,请殿下责罚。”

    “起来吧,”她看着方简,并未为难他:“自家的亲姐姐,多点心也是应该的。”

    方简起身,犹豫了下,还是说:“其实阿姐并非属下的亲姐姐。”

    萧元眼神一动,想起了那时容焕对她提起过的事情。

    “嗯?”

    “隆安年间战乱,家母带着大哥和阿姐去投奔父亲,结果路上半道被流民冲散了。家父赶到的时候,只寻到了家母和大哥,阿姐是在两年后才找回来的。父亲曾告诉过我,是为了安抚母亲的痛楚,才会···”

    萧元沉思一会儿,道:“陛下知道吗?”

    “诺。”

    萧元垂下了眼,此时容焕的话她已经信了十分,其实她当时是相信的,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既然方韵不是方家的女儿,那么那件事情就是真的了。

    她嗤的一笑,想父皇知道方韵不是方家女,那是否也知道方碍与方韵有私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