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之予美何处 >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然而实际上,方韵放的那一把火,并未真正的点燃长庆宫。在火势刚刚烧起来的时候,方韵就被人救了出来。萧元自然不会让人毁了她母后生前住过的宫殿,只是她还不曾想过方韵会要求见她。

    “要见本宫?”

    孟光长公主笑容中带着不屑,从座位上站起来,走了出来:“也好,见见吧。”

    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的正中央,萧元在小太监的引路之下走去,回过神来之后,眼前已经是熟悉而华丽的长庆宫,这里本是她幼年成长的地方,如今却觉得很是陌生,繁华而庄重的重重宫阙散发出烟尘味,那是刚刚发生的走水所遗留下来的味道,廊上的鹦鹉叫着早上好,却无人有心思去逗弄它。

    等在门口的,是早先就安排在方韵身边的女官,也是检举她的那人,见孟光长公主到了,立刻迎上来,行了礼,道:“殿下,皇后已经被移送到侧殿了,奴婢来为您引路。”

    萧元盈盈一笑,颔首随她而去。

    长庆宫宫中四时花卉皆是最拔尖的,繁花似锦,萧元已经许多年没有来过这里,此时再见,一点也瞧不出光阴的流逝。

    “殿下,到了。”

    女官引她上前,推开侧殿的门,后退几步,那里面灯火明亮,萧元一眼就看见了依靠在床上的方韵。

    她和方韵实际上都不曾见过几面,甚至于有时连她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楚,此时站在门前瞧了一会儿,方韵身上依旧穿着皇后的正服,梳着端庄的凤髻,若非是她不停的咳嗽,很难看出她有什么异样。

    萧元提步走进去,便闻到一股很浓重的烟熏味,她的脚步声让方韵看了过来,她只是模糊的看着有人逆光走进来,被烟熏坏的喉咙难捱的重重咳嗽出声,她好一会儿才看清楚,来的是孟光长公主。

    她叹了一口气,道:“你终于来了。”

    轻盈将一把椅子擦拭干净,萧元方才坐到那上面去,笑言:“本宫来听听你的遗言。”

    她伸出自己的双臂,看着上面华丽典雅的绣图,痴痴的一笑,“我很早以前就想会不会有这一日,没想到来得这样早。”她的嗓子被烟熏得有些沙哑,听着如乌鸦一般粗噶,“劳烦殿下前来,是想与您做一笔交易。”

    她摇了摇头,笑道:“事到如今,殿下不会以为这些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吧?”

    萧元微微一笑,道:“本宫与你没有什么交易可做,你手中的筹码,本宫也早就清楚。”

    她惊愕的抬头,眯着眼睛仔细的观察萧元的神色,有些无法相信的:“怎么可能,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要···”

    萧元唇间有一点苦意:“当年皇兄主审杭家叛国一案,本宫便知道你们与皇兄牵上线了,那时不阻止,不过是因为我们兄妹确实需要你们方家的扶持。所以,本宫对你们的联姻,一直保持着默许。

    你是否用他谋杀了父皇之事来换取方家人或者是姜赞?”

    方韵眼睛睁得大大的,定定的看着她,失神许久,“你为何还放着不管?”

    萧元拨了拨广袖,平静看着她:“他是本宫的哥哥,他想要那个位置,本宫可以送给他。”她缓缓笑起来,眼中却有冷光来闪过:“可是抢,却是不许的。你,不过是本宫送给他的一个警告。”

    良久的沉默,方韵整个人肩膀陡然垮了下来,忽然,她开始大笑,狂笑不止,叫道:“那又如何,你那么喜欢杭元,可他不是也死了!”

    杭元。

    孟光长公主脸上的笑容似水面的浮冰一般散去,冷岑岑的眼睛漆黑一片,死死的看着方韵。

    就在此时,重重把守中静谧无声的长庆宫突然响起一声大喊声。

    “孤要见母后,你们给孤滚开!”

    方韵的狂笑声陡然止住了,那癫狂的气势僵在半空中,忽然从床上扑了下来,拼命的冲向门外,然后却被轻盈眼疾手快的拦下。

    她打了个冷颤,转身扑倒在孟光长公主的脚边,“我没有害他,我安排的还没有来得及,他就死了,你信我,你···”

    孟光长公主轻轻拨开她的手指,轻声道:“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终究还是死了。所以,本宫并不打算放过谁,即便是皇兄,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方韵缓缓的吸了一口气,她的眼神已经被轻盈手中捧着的白绫吸引过去了,方韵是在军中长大的,武艺不凡可是被轻盈勒住脖子也不过是在愣神之间,那条白绫越收越紧,耳边姜赞的大喊大骂声却愈加清楚。

    “你们滚开,孤要见姑母。”姜赞一路朝着侧殿而来,他在帝学是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在外间伺候的小太监跑进来,跟他说他被孟光长公主废了。

    被姑母废了,怎么可能,姑母不过是一个公主罢了,他要去见母后,母后会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姜赞对着那些拦在他前面的宫人暴喝道:“姑母,你出来,你凭什么要废了孤,你给孤出来。母后···你在哪里?”

    方韵一手抓住白绫,一手在半空中虚无的挣扎着,在姜赞推门而进的时候,她一眼便看到姜赞腰间的玉佩,悄无声息夺取光武帝生命的玉佩。

    “玉···”

    她五指朝着姜赞伸去,而突然见到这一幕的姜赞却吓坏了,后仰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母后被人活活勒死却不敢上前去救人。

    姜赞被吓坏了,瘫软在地上,不停的朝门外爬,口中颤颤巍巍的绕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孟光长公主从椅子上站起来,摆手便有两个小太监弯着腰将方韵的尸体抬出去。

    她推开门走出去,却不想会在长庆宫离遇到景行止。

    “这里是内宫,你来做什么?”

    景行止一眼扫过方韵得尸体,去似乎视若无睹,他径直走上前去,不疾不徐的说:“方德最迟今夜便会收到消息,元儿,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何况方德可不是一只兔子,他是整个方家的中心骨。萧元这一番动作,虽然方德远在南疆,可是要兴兵造反,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兔子学会咬人之前,就先把他的家掏空再说吧。”

    萧元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漫步走出内殿,景行止习惯性的走到萧元的身侧,陪着她慢慢的走出长庆宫。

    待走出长庆宫的宫门,萧元转身看了眼宫门之上那三个字,平静而早有安排的吩咐道:“将长庆宫宫门关闭,此地不吉,置为冷宫吧。”

    随着她的话语落下的,是长庆宫缓缓关闭的宫门,朱红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住。

    萧元坐回凤辇之上,景行止跟随在她的身边,不知走了多远,忽然听见她问。

    “姜阳如今可好?”

    景行止点点头,笑道:“初时在寺院里闹过要回来,如今已经习惯了。”

    萧元挑了挑眉头,语气不好的说:“能闹腾才叫小孩子,本宫可不希望他真在寺院里呆成和尚。”

    景行止眼色暗了暗,眼中的温柔却不减,她说的更难听的话比这要难听几千倍,这样的话,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回到长公主府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折腾了大半日,萧元已经是饥肠辘辘,好在景行止素来了解她的膳食,几乎是在萧元进府的那一刻,桌案上就已经摆上了美味佳肴。

    萧元一边吃饭,一眼就看见窗外的杏树上果实累累,熟透的杏子拉弯了树枝。

    萧元看了一眼,忽然放下筷子,不愿在吃了,拿过轻盈奉上的湿巾擦了擦嘴巴上虚无的水渍,看着景行止无比认真的说:“你曾说过,无论我许什么愿望,你都能帮我实现。”她望着他,略带嘲讽的勾起了唇角:“我想要你把我的驸马找回来,你能做到吗?”

    她没有再去看景行止,孑孑地走出了房间,步伐沉重,在门前稍作停留:“你是以为我今日杀了方韵,心情尚好,才来见我的吗?可你知不知道,我心情一点也不好,我看着你,就觉得悔恨万千。你似乎什么都能给我,可你给不了我一个驸马。”

    景行止望着萧元的背影,却说不出一句话,垂下眼,看着几乎没有怎么动的菜肴,开口之后才觉得自己的声音沙哑难听:“元儿,我一开始,也只是想好好的跟着你。”

    他苦涩一笑,道:“即便你要嫁人,要豢养面首,我都可以接受,唯独他不行……”

    原本提步要走的萧元退了回来,转身看着景行止,恍然大悟一般,质问道:“他是有汜的父亲对不对?”

    这句话一落,眼泪便从眸子里流了出来,昔日的横波目,不知为何今日成了流泪泉。她微微仰起头,有些难掩情绪地露出悲伤的表情,不再看景行止一眼,快步离去。

    她是自己傻,怪得了谁呢?

    万般的明显,可是她却一直没有想透,除了父子血缘,两个人怎么可能毫无缘故的相似,而她却一直只把这当成是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