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龙霸血 > 第六章 指点将来

第六章 指点将来

作者:煮酒论咖啡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夏国是元武大陆实力最强的九大帝国之一,国土面积方圆一万多里,换算成罗冲所习惯的计量单位,应该是超过了一千万平方公里,要比上一世地球上的祖国还要大一些。

    莫离山脉另一边,罗家寨所在的那个金威国,只是大夏国的十几个附属国之一,国土面积都不到一百万平方公里。

    大夏国,云岚洲的古羊城,罗冲等人在某个大型客栈内租下了一座小院儿,已经住了十多天。

    古羊城算是一个中大型的城池,给罗魔王疗伤的各种药材全能买到,药方也是钱婆婆提供的,效果极佳,服药一周后,罗魔王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反倒是钱婆婆自己,伤势情况却没有明显好转,除了一日三餐坐在床头上喝点稀粥,其他时间基本都是卧床不起,只不过,讲话的力气总算有了,不至于两三句话说不完,就要歇上好半天。

    悍娘不会伺候人,其他人对于钱婆婆都怀有明显的畏惧之心,所以,都是罗冲负责给钱婆婆端茶递水,喂饭送药。

    但是,让罗冲稍感奇怪的是,钱婆婆竟然不需要洗漱清洁,即便重病在身,不能洗澡,擦擦脸,刷刷牙总是要的吧?

    换成普通人,早就应该臭气熏天了,可这位钱婆婆愣是没让罗冲闻到一点点异味。

    高人!

    “即便重伤在身,那也是轻清洁净,一尘不染。”罗冲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来到古羊城的这些日子里,除了给罗魔王抓药,钱婆婆这边也需要大量的疗伤药材,并还是各种的珍稀药材,年份也有严格要求,价格相当不菲。

    幸好,罗魔王做了十多年的山贼头子,手里还是有些积蓄的,逃离山寨之时,悍娘背上的行囊里就装着不少的黄金细软。

    钱婆婆乃是罗魔王的救命恩人,为了给她治伤,花费再多也是应该的。别说把这些黄金细软全都花光了,就算还不够,罗冲和悍娘也会想办法出去赚钱,不会有半个字的抱怨。

    如何赚钱?

    身为山贼,别的都不会,最擅长的也就是打家劫舍,绑票勒索这一类的了。

    这一日午饭之后,钱婆婆屋内,罗冲又是一勺一勺喂给钱婆婆喝药,就像伺候自己的亲奶奶一般耐心。

    依照前几日养成的习惯,吃饭或喂药之后,罗冲都会贫嘴几句,把钱婆婆逗笑,才会离开。但是今日,喝完药了,罗冲正想把刚才想到的一个小笑话说出来,钱婆婆却是轻轻摆手:“坐下来,有事和你说。”

    “哦。”

    罗冲应了一声,搬过来一把椅子,坐在床边儿。

    “想没想过,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钱婆婆低声问道。

    “当然有想过。”

    罗冲点头回道:“首先要照料婆婆把伤养好,再等着你教我赚钱的本事,然后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融入这个武道世界,成为修炼界叱咤风云的一号人物……总而言之,这辈子不能白活。”

    罗冲心里明白,钱婆婆这是打算指点自己的将来了,说完这番话,便是正襟坐好,静静等待。

    “既然你有此志向,我便指点一下吧。”

    钱婆婆缓缓说道:“悍娘那个女娃儿,先天体质相当奇特,肯定是武道修行的绝顶资质;而你,我却是看不明白,为何还没有修成气劲,身体素质便能与赤血七锻的武士相比……”

    没等罗冲作出解释,她又是主动说道:“当然,有可能这是属于你自己的一个秘密,我也没兴趣过问,但不论是何种原因,这都是你的一份福缘,最起码,可以让你在武道修行的起始阶段更为顺畅一些。”

    听她说到这里,罗冲忍不住问道:“婆婆,你是打算收我和悍娘为徒吗?若真如此,我现在就给您磕头啊!”

    “你这孩子,脸皮还真是够厚。”

    钱婆婆先是笑骂一句,却又摇头说道:“由于我个人的一些原因,绝不存在收徒的可能性,我只能给你们提供一个建议。”

    只是一个建议吗?

    罗冲的屁股在椅子上挪动了几下,心中小小的失望了一把。通过这些天的接触,对于钱婆婆的性格脾气也算是有了初步了解,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一个主儿。既然她已经说了不可能,再怎么纠缠也是没用的。

    “大夏国有一殿二宗三山四门,十大顶级的武道门派,我建议你们加入二宗之一的罗天圣宗。”

    钱婆婆的沙哑嗓音在屋内缓缓萦绕,稍稍有些低沉感觉:“你和悍娘都姓罗,恰好又遇到了我,我琢磨着,你们这两个娃儿,或许真的与罗天圣宗有缘呢……”

    一番长谈,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可把钱婆婆累得不轻。

    罗冲出了钱婆婆的屋子,又去了悍娘那里,见到她直接说道:“后天出发,前往罗天府,咱俩结个伴儿,一起加入大夏国的顶级门派罗天圣宗,开始咱们的武道修行之路。你认为,这个想法怎么样?”

    悍娘瞪着她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瞅着罗冲看了约莫五秒,那种未成年感觉的稚嫩嗓音这才响起:“为什么非要后天,不是明天?”

    罗冲被她问得一愣:“干嘛要纠结这个?”

    加入罗天圣宗,关系到人生的未来,何等重要的一件事,她没有对此发表见解,关注的竟然是哪一天出发……

    罗冲不禁要问,这个妹子的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实际上,之所以决定后天出发,罗冲只是感觉明天就走的话,太过突然,最起码要给她一天的缓冲时间,就只是这么简单而已。

    再看悍娘,一扭头好像又把刚才的问题忘掉了,她走去堆放行囊的房间角落,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长度约有四尺的木匣。

    这个木匣,罗冲早就见过,前段日子的逃亡之路上,一直背在某个亲随山贼的背上。

    罗冲早就猜到,匣子里装着的肯定是一把武器,不是刀,就是剑。

    “难道是送给我的?”

    罗冲随之想到,悍娘曾说过,除了那一根千年天蚕丝,还会送给自己另一件东西……

    悍娘把木匣摆到桌子上,拨开两道锁环,轻轻开启。

    被罗冲猜对了,果然一把长度三尺有余的单手长刀。

    “龙鳞刀,我们罗家祖传下来的。”

    啪!

    这把带鞘长刀被悍娘平拍在桌面上:“但我和老疯子都喜欢使斧子,不习惯用刀,一直闲而不用。这是一把利器,送给你了。”

    “龙鳞刀?很好,带‘龙’字的东西,我都喜欢。”

    罗冲拿起来抽刀出鞘,细细欣赏。造型威武的刀身上,密布着细细鳞纹,确实有一点龙鳞的感觉,只在刀锋位置才是森森寒光。

    对它的样式,罗冲相当满意,却又好奇问道:“你刚刚所说的利器,指的是武器的品级吗?”

    “不清楚。”

    悍娘摇头:“当初,老疯子就是这样对我说的,具体是什么品级,我懒得打听。估计,老疯子懂得也不多。”

    “没关系。”

    罗冲把刀一收:“加入罗天圣宗,与武道有关的这些基本常识,自然也就知道了。”

    悍娘点点头,坐下来,对于刚才所说的罗天圣宗,竟没有多问半句。

    “加入武道门派这件事,你是没有兴趣呢,还是觉得无所谓?”罗冲坐到她对面,手里还在把玩着龙鳞刀。

    “这种事,你拿主意也就行了,我懒得动这些脑子。”悍娘还真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罗冲为之无语,心中又升起一种古怪感觉:先是送我家传宝刀,又是一切事情都让我来拿主意……妹子,你这样搞,真的很容易让我误会啊。

    悍娘这丫头不怎么健谈,坐了一会儿,实在找不到太多话题,罗冲站起身,就打算离开了。

    临出门之前,却听到悍娘在身后小声说道:“教授,我想喝酒了,你帮我……”

    “忍着!”

    罗冲推门而出,在这件事情上,绝不会迁就她。

    罗家寨的山贼都知道,悍娘有两大缺点:第一,脾气太差,一点就炸,一旦发起火来,根本不会考虑事态的严重性,抡起斧子,狂砍一条街。

    第二个缺点则是嗜酒,不知道为什么,她酒瘾极大,几日不饮,就会焦躁难耐,但她逢酒必醉,喝醉后肯定闹事。抡起斧子,狂砍几条街。

    这里可不是罗家寨,所有人都会躲着她让着她,这里是大夏国的古羊城,若是遇到某个不开眼的家伙,在她醉酒的状态下,正好又把她惹怒了……抡起斧子,狂砍几十条街。

    这不是夸张,她绝对干得出来。估摸着,与她那极为特殊的先天体质,以及后来所修炼的气血功法有关,很多时候,她都是无法控制自己。

    算起来,差不多已有一个多月,她都没有喝酒了,这几天下来,罗魔王的身体状态越来越好,她的心情状态也随之放松下来。毫无疑问,这就犯了酒瘾,实在憋不住了。

    当然,她还是有些分寸的,不敢自己跑出去买酒,唯恐会控制不住一口气买上几大坛,咕咚咚直接喝出个酩酊大醉,会在城里搞出来一些大麻烦,所以,才想让罗冲帮忙买一壶酒回来。

    悍娘追了出来,冲着罗冲的背影喊道:“一壶就行,肯定不会喝醉的。”

    “信你才怪!”

    罗冲头都不回,只是摆手说道:“再忍忍吧,后天出了城,天高海阔的想喝多少都行。”

    “那就明天走吧。”悍娘的稚嫩嗓音回响在院子上空。

    罗冲这才明白了,刚才她为何会问自己‘为什么非要后天,而不是明天’,敢情是出于这个原因啊。

    (书友们看书的时候,麻烦尽可能登陆起点的会员账号,帮我增加一两个会员点击,积少成多,这就是最大的帮助啊。咖啡知道,登陆账号确实挺麻烦,但新书期会员点击是用来计算成绩的,非常重要,所以拜托大家,尽可能登陆一下吧,不胜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