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龙霸血 > 第二十八章 悍娘摆擂

第二十八章 悍娘摆擂

作者:煮酒论咖啡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演武场内,还是上一次罗冲与宝少君决斗的那处场地,悍娘单手持斧,立于场地中央,虽然人与斧尺寸比例很不协调,但那股子漠视一切的气势,却是萦绕周遭,凝而不散。

    看台处,一名铜牌教官坐于场地的入口处,旁边就是一块高度两米的生死牌,每一位上场挑战者都要在公告牌上签字画押,立下生死之状。

    摆下擂台之后,不到半个小时,看台上的学员数量就已经达到了一千多人,一小半乃是前来看热闹的本月新收学员,一多半则是早已经学完了基础课程的老牌学员。

    基础课只有三个月,剩下的九个月则是自我修炼,完成学府颁布的常规任务和比赛,以此来积攒学分,相对而言,时间上比较自由。

    此时,看台上议论纷纷,但碍于教官在此,所有人都只能窃窃低语。

    谁都知道,必须三十场连胜的摆擂,其目的是为了得到学府内最适合自己的高级功法。可这也是公认的鸡肋方式,实不足取。没成想,还真有人会选择此种方法。

    罗天府的存在历史已有一千多年,在场这些学员并不确定如此漫长的历史中有没有发生过类似事件,但足以肯定,最近一百年内,绝对没有!

    更让人觉得难以接受的是,摆擂之人竟还是一个刚刚入学的女娃子。怎么想的?疯了吗?

    悍娘举起十号杠铃的这件事,还没在老牌学员里流传开来,十中**,对她的实力都不清楚。不过,谁都知道,有胆量摆下擂台的人,定然对自己的实力极具信心。她自己先要第一个立下生死状,应该说,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正是抱着此种猜测,这第一个上场打擂的人,迟迟没有出现。

    “一下午要打满十场,哪有那么多闲工夫等你们细细琢磨,老子还想着早点回家补补觉呢。”

    罗冲早就不耐,站了出来,代替悍娘大声喊道:“我家妹子只有十六岁,她都敢立下擂台挑战整个学府的赤血武士,你们这些学长学姐,难道就没有胆量上场应战吗?”

    此话一出,还没等场内暴起喧哗,那位铜牌教官也是站起来说道:“我宣布,挑战擂台正式开始,若在十分钟内,无人上场应战,便算作守擂方的第一场胜利。”

    “正是!”

    罗冲点头,心说这才合理,若是那一帮胆小鬼都不愿下场,难道,咱们还要在这里守上一辈子不成?

    激将法使了出来,总会有沉不住气的,几息之后,便有一个俊朗型男手持一杆长枪,站出来扬声说道:“第一场,抛砖引玉,我先来吧。”

    接着走到生死牌前,拿起毛笔,唰唰唰写下了自己的大名:郑云霄。

    这个名字立即引发看台上的一阵议论,罗冲虽不知他乃何方神圣,却也猜到,此人在学府中定然是颇有名气,当属于老牌学员里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

    挑战方入场,郑云霄持枪行礼,在十米开外,对悍娘说了一声:“得罪。”

    “还不错,不让人讨厌。”罗冲在看台上暗暗点头:“悍娘啊,能不杀,最好不杀。你杀了人,我还要帮你灭门,工作量太大了……”

    场地中央,悍娘则只是轻轻点头,保持着她的一贯风格,啥话都不说,直接动手。

    呼呼呼呼……

    斧刃旋风,这就开始了旋转。

    她手持斧柄末端,两米长的战斧再加上手臂长度,那可比郑云霄的钢枪还要多出来一大截。况且,如此速度的旋转,让人根本找不到格挡空隙。除非,比她力道更足,能以手中兵器将她的战斧挡住,将这股斧刃旋风阻断下来。

    问题是,比悍娘力气更大的人,有吗?

    “肯定有,但不是赤血武士。”罗冲嘴角撇笑:“咱家的悍娘,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洪荒猛兽。”

    唰唰唰……

    郑云霄能够看出,悍娘手中的战斧不是空壳假货,便证明,这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力气惊人,与之硬撼实属不智。于是,他便横向闪避,手中钢枪试探着发起反击,瞬间抖出十几朵枪花,煞是好看,颇为炫目。

    “飞了吧,你的枪。”罗冲心中一哼,整日看着悍娘在院子里练功,有谁还能比自己判断得更准。

    当!

    一声震响,悍娘的巨斧旋转,角度突然向上倾斜,一扇斧影正劈在一朵枪花上。

    便见到,郑云霄的银亮钢枪脱手而飞,唰唰唰,在空中连连飞旋,飞去了左侧看台那边。

    “啊哟!”

    看台上一片惊呼,十几人炸开了一朵花,朝四周蹦跳躲闪。

    好在,场内看客最起码也是赤血六段的武士,反应速度远超常人,倒也能躲得开。

    扑哧!

    钢枪飞落,插入某个坐席半尺多深,嗡……枪杆还在剧烈颤抖。

    “好家伙,看个热闹都险些丧命……”

    距离最近的那些人心脏狂跳,再仔细一看,枪杆的前半截明显弯曲,愣是被那斧刃碰弯的。

    场内,兵器脱手的郑云霄完全呆住了,两只手虎口破裂,鲜血直流,而他自己,却是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到现在还有些稀里糊涂。

    “怎可能这般大力,我怎会……”

    他双目失神,喃喃低语,趁此工夫,悍娘足以把他劈成几百块了。

    不过,只是正常比武而已,悍娘并没有上火,也就没有杀心,只是退回到场地中心,如同方才,持斧站立,刚刚那一番画面好像未曾发生过。

    几息过后,郑云霄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让自己恢复正常,并朝着悍娘微微的躬身行礼:“在下甘拜下风,多谢学妹手下留情。”

    擂台挑战,已经立过了生死状,杀了白杀,死了白死。

    不过,在场的任何一个武者都能看明白,有着赤血八锻修为的郑云霄输得很冤,他完全没有料到,对手的力量如此恐怖,就好像大人欺负小孩子。

    比拼之中,兵器相碰实属正常,像这样一碰就飞的例子,确实是极其罕见。没办法,谁让他遇到了这样一个特例,提前毫无准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却也不是毫无应对之策,对付力大之人,也是有很多种办法可想的。

    这不,郑云霄刚刚下场,又有一人心中发痒,来到生死牌前,写下了他的大名:邱录临。

    此人样貌老成,看起来如同中年,实际上,罗天府不会录取年龄超过三十岁的学员,他只是顶着一张过度成熟的面孔而已。

    他两手空空,并无兵刃,但身上那一袭黑色的过膝长袍之下,看起来鼓鼓囊囊,并不平整,似乎承装着不少东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精通暗器,全身上下埋藏着无数杀人利器的阴险角色。

    用意很明显:跟你玩暗器,让你根本碰不到我,力气再大也是白费。

    第二场,开始!

    邱录临的行事作风倒也利索,上场后全无废话,阴沉着一张脸,低喝一声:“看镖!”

    嗖!

    单手一场,一只菱形飞镖当空射出。虽为暗器,却属明招,算是提醒对方:我要开始了。

    悍娘一侧脸,飞镖擦面而过,看似惊险,实则从容。不过,紧接着,悍娘立即举起手中巨斧,宽大的斧面挡在身前,叮叮当当,只在这一个瞬间,也就挡住了十几件极为细小的奇形暗器。

    圆形桌面一般的大斧子,遮挡她娇小的身躯,几乎就可以全无破绽了,只要注意露在外面的手和脚,也就足矣。

    叮叮当当……

    短短几次呼吸的时间,清脆的击撞声如同雨点,响起了不下二百次,可见,邱录临释放暗器的手速有多快,身上的藏货何其之多。

    并且,他有着赤血九锻的气劲修为,即便一根绣花针激射出去,上面所蕴含的气劲都是不容小觑。有那么十几件细小的暗器,甚至钉在了斧面之上,刺入进去将近半寸。

    当然也是因为,悍娘的这把铁斧材质普通,只是最为平常的凡铁而已。

    “应该给她换一把利器级别的斧子了。”

    罗冲心中暗道:“这丫头的饭量越来越大,说明她还在长身体,长力气,二百多斤的斧子,她早就喊着太轻了。”

    表面看来,邱录临以暗器对付悍娘的近身攻击,游走开来,本就占据优势;但反过来,悍娘手中的大斧子又能像一把保护伞,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说是正好克制邱录临,也不为过。

    但问题在于,悍娘的每一场守擂都必须获胜,打成平局都要算输,这一点又有些不利了。

    万奇稍稍有些担心,在罗冲耳边低声问道:“教授,你的飞刀玩得不错,你认为,悍娘的这一场,没问题吧?”

    “不告诉你。”

    罗冲却道:“作为一个看客来说,最讨厌的就是剧透,提前知道了结果,你看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这不是担心悍娘嘛。”

    万奇嘀咕道:“换成你,我才不担心呢,因为我知道,今晚上再去偷书,明天中午,你还要挨板子,这件事倒是毫无悬念的。”

    罗冲轻哼一声,并没有反驳什么。

    这时,场内局势稍有变化,悍娘举起斧子保护自身的同时,预判到邱录临的游走轨迹,右脚踏地,嘭,急速冲击!

    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小脚印,而她整个人却如同离弦之箭,带着那把大斧子冲刺过去,正好把横向移动的邱录临拦截下来。

    (跪求推荐票啊兄弟姐妹们,今天俺媳妇埋怨我不会求票,把俺好一顿埋汰,真是汗颜啊。说实在的,求票这事真是个技术活,咖啡真不愿在这方面花心思,就想着,把所有心力都用在设计情节上。可这事,不会求票确实是一大硬伤,咖啡决定努力提升自己的这项技能,最起码在今天晚上,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