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龙霸血 > 第四十七章 情况不妙,相当不妙

第四十七章 情况不妙,相当不妙

作者:煮酒论咖啡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一凌晨更新章节,就是为了要几张推荐票,求大家给力啊!)

    在这条行人不多的奉化街上,宝少君,小侯爷,还是那一伙年轻人迎面而来,后面跟着三个中年侍卫,个人气息与学府的银牌教官差不多,一看就是橙血武将。

    罗冲知道,他们即便拦住自己,也不敢在城内杀害同学,估计,想象把自己打得头破血流,满口无牙,剁掉几根手指,再破个相什么的。

    当然还要把瘫在地上的自己踩在脚下,臭袜子塞进嘴里,使劲践踏自己的尊严……

    类似画面,在罗冲脑中极速闪现,基本能够确定,应该是不会猜错的。

    “情况很严峻啊,对方有三个橙血武将,我和悍娘必败无疑,能否撑得过三分钟都不一定。”

    就在这一瞬间,罗冲也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打是打不过的,必输无疑,关键要看怎么个输法,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尊严。

    通过小侯爷看向悍娘的那种倾慕眼神,罗冲也就知道,今天这场争斗,悍娘不会有事,即便有可能受伤,却不会遭受屈辱。这一点,倒还让罗冲稍稍放心一些。

    此时,对面那伙人已经来到近前,宝少君脑袋上的伤势早就好了,今日的神态颇有些趾高气扬,看过来的眼神中除了仇恨,再就是嘲讽了。

    没等他开口说话,罗冲先冲朝他比划了一个中指,随后,满面关怀的问道:“少君大人,脑袋不疼了?”

    宝少君他们不知道‘比中指’这个手势代表什么,只能猜到不会是什么好意思。小侯爷还是一贯的脸色阴沉,沉默不语,宝少君则说道:“罗冲,你个兔崽子,今天我要好好的收拾你。草你妈的,今天不把你打残,我就不姓方!”

    “好吧。”

    罗冲点头:“打之前,有句丑话要说在前面,好让你死个明白……”

    宝少君眉头一皱,心说这种处境下,他还敢这么狂,难道,这附近也有他家的什么长辈藏在哪里?

    正想着呢,就看到,罗冲嗖一下飞窜而来,左手已经变成了赤红血爪,朝自己颈间抓来。

    “妈的,又上当了。”宝少君这才意识到,罗冲故意这样说,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他才好偷袭。

    这一瞬间,宝少君大为紧张,因为他早就被罗冲打怕了,知道自己的反应速度根本躲不开罗冲的袭击,只能张口大喊:“啊,救我!”

    当然,身为赤血七锻的武者,他也不是只懂得叫喊,与此同时,脚下一动,就往后撞,也不管身后有谁,一门心思地想到躲到自己的侍卫长身边。

    “大胆!”

    一声浑厚的嗓音随之响起,身后的那个中年侍卫毕竟也是橙血武将,本就是方家培养起来的护卫角色,做了半辈子的保镖,已是相当专业,怎会像宝少君那样容易上当。

    只不过左手一伸,就把宝少君扯过来护在身后,同时,右拳出击,脚下不需移动,力道磅礴的气劲之拳便是呼啸而出。

    砰!

    罗冲偷袭失败,赤红龙爪护在胸前,挡住了这一记气劲之拳,轰!整个人却被轰飞出去,幸好又被悍娘一伸手在半空中扯住手臂,借力落地,站稳了下来。

    对方的拳劲超级强悍,只不过随手一击,那力道透过自己的赤红龙爪轰进胸膛,罗冲喉咙一热,险些喷血,却是硬生生憋了回去。

    老子就不吐血,永远不吐!

    可是,意志力再怎么坚强,眼下也是无用,只此一下,就让罗冲受伤了。只怪,赤血与橙血,两者的实力相差太多,再多的辅助因素那也是无法弥补。

    罗冲偷袭宝少君,并不是为了击伤他,而是打算活捉他,把他当成人质,才有可能提前免除即将施加到自己头上的一场羞辱。可现在,对方的侍卫实力太强,并且是三个人,这就让罗冲实在想不出任何的化解之策了。

    此地距离枫临药铺又很远,再指望柳妍君及时出现,明显的很不现实。

    怎么办?

    罗冲在心中苦思良策,嘴上却道:“方宝隆,我知道,眼下这形势对我很不利,可不要忘了,在城里,你们不敢杀人,而你的这些侍卫,又不能跟进学府,跟进学堂保护你。今天,你若让我吃了亏,明日,在学府里,我便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今日但有一丝羞辱,明日也会千倍万倍送还到你的身上。”

    方宝隆在侍卫的保护下,嘿嘿一笑:“吓唬我?很抱歉,你这招不管用,我们早有对策,才会拖到今天才来收拾你。学府里,我们早就安排好了,不怕你的嚣张。没错,是不能在城里杀你,但是过一会儿,我会把早就准备好的一盆子屎尿浇到你头上,灌进你嘴里,让你好好享受一番。嘿嘿,放心吧,全都是我拉的,不但新鲜,分量也很足,绝对管饱。”

    “哈哈哈……”

    其他人纷纷大笑起来,看来,如何羞辱罗冲才会觉得过瘾,他们凑在一起商议了已不是一天两天。

    悍娘则在罗冲耳边小声说道:“放心吧,你若真的面临到那种处境,我会一斧子帮你解脱的。”

    “别!千万别!我的事,我自己处理,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罗冲脸色一变,并不怕宝少君刚才的一番恐吓,还真被悍娘的这句话吓到了。这妹子,那可是说到做到啊。

    在悍娘的观念里,即便是死,也不能遭受那种屈辱,所以,砍死罗冲,帮他解脱,她会认为非常合理。大不了,从今往后这一辈子,人生目标都是给他报仇也就是了。

    “好了,不想再与你废话了。”

    宝少君对另外两名侍卫吩咐道:“动手吧,先把他四肢打断,让他瘫在地上不能动弹。”

    三名侍卫,他要留下一个在身边时刻保护自己,只能派两人动手,这便让罗冲心中一轻,稍稍减轻了一点心理压力。

    当然也只是一点点而已,曾与刀疤赤发打过两次,罗冲心中有数,自己和悍娘最多也只能支撑几十个回合,也就是两三分钟而已。

    便在悍娘耳边小声说道:“情况不妙,那就往回跑,别往家跑。”

    此处离家太远,离学府反倒近些。到了这种程度,罗冲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也就是逃跑了。但问题是,还不能丢下悍娘自己逃跑,要跑,也必须一起。

    否则,悍娘若被他们掳了去,遭受到另外一种最为可怕的侮辱,岂不是后悔都来不及?那还真不如当场战死呢。

    两名橙血侍卫,其中一人剑走轻灵,选定了悍娘;另一人刀式厚重,选定了罗冲。

    径直冲来,速度极快。

    单对单,败得更快,罗冲和悍娘却不敢分开,还是并肩而立,一起出击。

    唰!

    持剑侍卫身形一晃,也不知使出了何种步法,瞬即转到悍娘身后,一剑出鞘,剑势走低,斜刺悍娘后腰。

    叮!

    悍娘也未转身,战斧向后一挥,巨斧使得像是一把扇子背到了身后,正挡住对方的这一剑。但剑斧相撞的声音有些怪异,很轻,很脆,给人未尽全力的感觉。

    果然,持剑侍卫的这一招纯属是极为高明的需招,看似凌厉,实则欺骗,他的真正目标不是悍娘,却是罗冲。

    噗!

    早就蓄势待发一股气劲,竟从他嘴中喷了出来,喷向罗冲的背后。

    而此时,罗冲正在全力应对正面而来的,持刀侍卫那犹如开山劈石的沉重一斩,根本无法顾忌到自己的背后,什么反应都没有,就被它喷了个正着。

    身后骤然袭来的这一股气劲,并不具杀伤之力,却让罗冲感受到一股无法抵御的强大推力,不可控制的脚下一动,向前迈出了一步。

    迈出这一步,可就糟了!

    持刀侍卫的迎面一刀斩,本就势大力沉,威力可怕,罗冲即便是全力以赴都不一定挡得下来。而现在,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冲,先前蓄势完全丧尽,自杀一般冲向对方的刀锋。

    当!

    持刀侍卫并不想斩杀罗冲,若在城内杀了罗天学员,宝少君等人的前途也就毁于一旦。所以,这一刀骤然转向,劈中罗冲手中龙鳞刀的刀背,位置极其精准,正好是最不受力的那个点。

    哐啷!

    橙血武将的全力劈斩,罗冲这样的赤血二锻,身体素质再强又有何用,龙鳞刀当即脱手,掉落脚边。

    紧接着,持刀侍卫又是脚下一动,一记角度刁钻的前踢,踢向罗冲的肚腹位置。

    而这时,罗冲被刚才一刀震得手臂剧痛,上半身近乎麻木,这是对方的强悍气劲力量造成的。这一瞬间,即便体内有神秘清流涌现出来化解这些负面状态,那也是来不及躲闪了。

    嘭!

    幸好,悍娘的战斧围绕自己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自身后转到前方,又探到罗冲身前,及时挡住持刀侍卫的这一脚。强悍的力量特性再度展现出来,虽是单臂持斧,却也是纹丝不动,好似一面铜墙铁壁保护在罗冲面前。

    正面的这一脚算是应付过去了,可不要忘记,身后还有一个持剑侍卫呢。

    那持剑侍卫当然不会闲着,趁着悍娘保护罗冲的这一机会,一剑刺出,直取悍娘右臂。

    若被刺中,再把他的橙血气劲爆发出去,悍娘的手臂都将不保,手中战斧必将像龙鳞刀那样跌落在地。

    悍娘为了保护罗冲,来不及收斧抵挡,更加来不及移动躲闪,眼看着就要被刺中,而这时,罗冲体内的清流刚刚驱散了麻木感,恰好恢复了行动能力。

    罗冲的动作一向很快,此刻也是一样,虽是手无寸铁,却是想都不想,肩膀一晃,一把抓向那支寒光炫目的锋利长剑。

    以手抓剑,何等疯狂!

    何况,还是属于一个赤血二锻武士的手,抓向一个橙血武将刺出来的剑,那只手,还能保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