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龙霸血 > 第七十五章 人头果树

第七十五章 人头果树

作者:煮酒论咖啡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晨更新,跪求会员点击,这周强推,咖啡想冲上首页的会员周点击榜,拜托大家了,看书的时候一定要登陆会员账号,给我加一个点击书啊,拜托,拜托了!!!)

    干掉了宝少君,心里很是舒坦,罗冲收拾好东西,与悍娘和万奇一起爬出天坑,回到了许炼山身边。

    “教授……”

    万奇稍显犹豫,但还是说道:“杀了方宝隆,会给你带来大麻烦的。”

    “比沧洛白家还麻烦吗?”

    罗冲斜眼看了过来,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这个很难说。”万奇摇摇头,又问道:“这么多敌人,你能应付得过来吗?”

    “没多少啦。”罗冲笑道:“杀死宝少君,我就是为了对付沧洛白家,这一下,就算灭不掉他们,也会让他们很不好受。白家乃是大夏国本地的武道世家,我感觉,可要比你们南赵国这些外地人难对付得多。”

    “好吧。”万奇点头:“既然你心里有所打算,那就最好了。”

    罗冲笑了笑,四下环顾一番,瞅着几十米的一棵小树说道:“好吧,就用它了。悍娘,帮我把那棵树砍了,齐根砍断!”

    悍娘、万奇和许炼山皆是诧异,不知道罗冲要那棵小树做什么……

    半小时过后,罗冲四人抱着各自的酒坛子,走出了西部矿区,出现于总务大人的视线之中。

    但罗冲手上已经没有了那个塞满人头的大包袱,虽然左手还是抱着酒坛,但右肩上却扛着一棵手臂粗的小树苗。

    “他这是……”

    总务大人和四位教官神色皆变,随着距离的接近,他们也就看清了,那颗树苗的树冠上挂着好多人头,像是一个个沉甸甸的果实,晃晃悠悠,来回摆动着。

    罗冲扛着这棵人头果树,从山谷里缓缓走出,两侧是陡峭的石壁,脚下是灰黑色的泥土,这番景象无疑是相当荒芜而凄凉的,但他脸上却挂着一丝丰收后的喜悦。

    “罗冲,你这是做什么?”

    总务大人霍然起立,远在二十米外便是大声喝问,表情看上去相当严厉,因为他误以为罗冲残害了其他学员,并把他们枭首取乐。

    此种行为,当然是坚决不被允许的!

    “别急啊,总务大人,这不是咱们学员的脑袋,一颗都没有。”

    罗冲走了过来,解释完这句话,嘴里还在念叨着:“稍等啊,让我选一个不错的位置,嗯好,就在那里吧!”

    说完,他先把酒坛子塞给悍娘,自己扛着人头果树跑去了山谷入口前的某处显眼位置,运足气劲,使足力气,扑哧!便把底端削尖的树干插进土层,像是把它重新栽种在那里。

    三米多高的这颗小树,树干笔直,随风摆动,挂在上面的十个人头都是长发绑在树枝上,轻轻晃动着,缓缓转动着,死亡之时的那种表情,那种眼神,似乎还在向这个世界控诉着什么。

    总务大人的脸色果然好看了许多,因为他已经看明白了,这些人头的年纪,最少的也要超过三十岁,绝不是罗天府的年轻学员。

    这就不碍事了,只要不是自己人,杀多少都好说,有个合适的理由就行。

    不过,总务大人还是冷着脸,沉声问道:“罗冲,你就不能让人省心一些吗?”

    罗冲瞅着这棵人头果树,很是满意地点点头,像在欣赏着一件艺术品,接着,转头笑道:“总务大人,不带这么冤枉人的好不好,我可是你的一员副将,你所期望的一些事情,到了我这里都可以迎刃而解,得到一个圆满的答案。”

    “哦?”

    总务大人心中一动,立即意识到他的话中意思:他是否在暗示,墨寒谷寒气异变的原因,已经搞清楚了?

    “咱们慢慢说吧。”

    罗冲站在人头果树之下,头顶上悬浮的就是白家七夫人王慕仪的脑袋,她面孔朝下,绝望凄凉的眼神正盯着罗冲,似乎阴魂不散,难以瞑目。

    罗冲却是毫不在意,抬头与她四目对视,并指着她,对总务大人说道:“她是白家的七夫人,白雾藏的老娘,带着六个家将在矿区内四处追杀我们,虽然,我把他们都给砍了,但很难说,有没有其他同学因此而遭难。”

    然后,又指着三名侍卫的脑袋:“这是本期学员万隆那伙人的三个侍卫,也是潜伏来此,为了杀我。”

    又补充道:“总务大人,我罗冲不会无故伤害任何一位同窗,反倒是他们想方设法地企图置我于死地,违反校规的人,是他们,而不是我!上次,我与万隆的那一场生死决斗,也是您亲自主持并见证的,说好了到此为止,不许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您看,今天又来了,并且还不是单纯的欺辱,而是存心要夺走我们的性命。好在我们命大,利用矿区内所发生的某种异变,反倒把他们全给收拾了。”

    只是这样简单一说,总务大人也就完全听明白了,并且也能断定,罗冲所言基本属实。

    其实,这种事并不复杂,沧洛白家为了白雾藏决斗身亡之事,都能跑去他那里讨要凶手,那么,今日做出这种报复举动,一点都不奇怪。

    百分之百可以确定,白家的人是利用这一次外出历练,跟踪学员们来到此地,提前潜入了墨寒谷。

    站在罗天府的立场上,他们是罪有应得,该死!

    而万隆等人的三个橙血侍卫,肯定也是怀有某种不良企图,偷偷潜入墨寒谷的。即便不是为了杀害罗冲等人,这种情况也能给他们按上一个历练考核企图作弊的罪责,同样也要遭受学府的处罚。

    总之,挂在树上的这十个人,都不是别人把他们绑来的,而是怀有险恶居心,主动来此,图谋不轨,还是两个字:该死!

    想到这些,总务大人背着手,分别看向罗冲四人,缓缓问道:“这些人都是橙血武将,你们四个,凭什么可以击杀他们?”

    “运气好而已。”

    罗冲便把墨寒谷内发生的一些事情有选择的讲了一遍,当然不能提及自己和悍娘吸收过的两色气流,只是说,掀翻石碑后,激荡而出的奇异寒流将所有人冲击成灵魂停顿的状态,全都失去了活动能力。

    自己四人能够提前醒来,应该是比较靠近那块神秘石碑的缘故,很可能,那石碑对地底寒潭具备镇压或抑制的效果。

    别人都不能动,自己四人能动,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把他们都给砍了。

    至于,地底寒潭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玄机,那块石碑到底有没有特殊作用,这些事,就让罗天圣宗去研究吧,罗冲四人只需装糊涂也就行了,知道得越少,反而越好。

    实际上,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地底寒潭的这一存在想瞒都不可能瞒得住,矿道之中,地穴入口那么大,花功夫细细搜索,总能找得到。若是隐瞒不报,反而会受到学府的惩罚,还不如用它换到咱们四人每人一个甲级成绩呢。

    “灵魂停顿?”

    总务大人神色凝重,当然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便是沉声问道:“你确定,除了你们四个,其他人都是静止不动吗?”

    “是的,您进去看一下也就知道了,矿区内的学员们到现在还都僵着呢,也不知何时才能醒来。”

    罗冲朝谷内比划了一下,却又指着那棵人头果树说道:“不过,还是应该留下两位教官看守此树,免得被某些人趁机偷走,毁灭证据。”

    总务大人点点头,沉声说道:“你们都在这儿等着,罗冲跟我进去。”

    很显然,这件事太过重要,他不想让更多人见到那个神秘寒潭了,宁可自己一个人带着罗冲前去探查。

    “等等!”

    罗冲却是喊道:“再给我两分钟,我要做件事。”

    总务大人虽然着急,却也不差这两分钟了,便是背负双手,要看那罗冲所为何事。

    罗冲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沾着十个人头脖颈之间残留的血液,在人头果树后方的石壁上写下了两行橙红色血书:今日栽下一株苗,来年长成一棵树!

    谁都能看懂,罗冲这是警告潜伏在暗中,还在关注此事的白家某人:再若逼我,等到若干年后,定拿你们白家几百上千颗人头挂满一颗参天大树,让它变得果实累累!

    罗冲知道,今日之事肯定有一个策划者,而这个人,或者是白家的某个探子,一定会潜伏在这附近时刻关注事态的发展。

    这棵人头果树,就是种给他看的。

    “这孩子太狂了,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未必是件好事。”这一刻,总务大人心中想道:“不过,凡事无绝对,元武大陆之上不少强者的成长历程都能把狂傲二字诠释到极致,但他们也都是活得好好的。武道世界,除了用实力来讲话,也是要讲命数的……”

    当他与罗冲一起进入西部矿区,果然看到了很多学员僵直不动,如同雕像的奇特景象。不过,通过近距离的查看也能确定,他们的生命状态基本正常,只是思维停顿,仿佛陷入了深度昏睡之中。

    “你称它为灵魂停顿?”总务大人若有所思,低声问道:“为何要这样说?”

    “瞎编的。”罗冲笑道:“我觉得这样说比较恰当,比较顺口。并且,我也是亲身体验了一次那种滋味,只不过醒来的比他们更早而已。怎么,总务大人,有什么不妥吗?”

    “倒也没错。”

    总务大人并未掩饰自己的震惊,喃喃说道:“非常可怕的一种力量,波及范围如此之广,竟能从北部矿区辐射到这一边……”

    罗冲点点头,当然不会告诉他,这些人只需要扇他们几耳光,就能把他们叫醒,这种小事,教官们很快就会自行摸索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