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龙霸血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威胁我吧

第一百二十二章 威胁我吧

作者:煮酒论咖啡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自执法堂的一老一少进了客厅,见到悍娘竟还在挥斧练功,完全无视他们的到来,那位被称为韩副堂主的老者冷哼一声,神情间显露出明显的不悦。

    虽是保送弟子,但说到底还只是刚刚入门的弟子而已,见到执法堂的副堂主竟然如此无礼,简直过分!

    平日里,门派中即便是各大府主和各堂堂主见了执法堂的人也都要顾忌三分,唯恐被他们抓住自己的小辫子,可这个女娃子却是……

    呼呼呼呼……

    悍娘明明听到老者的冷哼,却还是自顾自的练习着,根本不管这些那些的。

    罗冲则是面带笑容,把他们两人请到客厅的会客区坐了下来,并道:“非常抱歉,在这里只是暂住一夜,也没有准备茶水饮料什么的。”

    实际上是有的,罗冲太懒,搞这些事情招待别人嫌麻烦。有事说事,说完事就可以走人了,喝什么茶水呢真是的。

    “没关系,不必那么客气。”

    韩风轻轻摆手,语气温和:“几句话而已,说完了就走,我们也不想打扰你们的休息。”

    罗冲点头说道:“我这是刚刚加入宗门,也不知应该如何称呼两位,应该叫师兄还是师伯?”

    韩风回道:“正式场合要以我们的公职来称呼,私下里,确实可以称我为师兄,称大伯为师伯。”

    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几句客气话都是韩风在与罗冲交流,他的大伯韩副堂主可能是自持身份,一直都没有开口讲话。

    终于,罗冲忍不住催促:“韩师兄找我有什么事,还请直说吧,不必客气。”

    “好。”

    韩风点头说道:“这次来找你,一是为了见识一下百年难出一个的保送学员,二是,有件事想要与你商量一下。”

    一听到‘商量’二字,罗冲心中一动,也就隐约猜到了所为何事。

    果然,就听到韩风提及了‘乾隆令牌’四个字,他说道:“听说,你二人得到的三项奖励里,其中一项是每人一块潜龙令牌对吗?”

    “是的。”罗冲笑道:“刚才我还说呢,一人一块太少了,最好发下个十块八块的,我也能搞个小型拍卖会,对外兜售几块发发财什么的。可每人只有一块令牌,可真就不舍得卖掉它了。”

    这番话看似是胡言乱语的玩笑之言,实际上,罗冲大体上猜到了他们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向自己索要潜龙令牌的,于是,提前表明自己的态度,只有一块乾隆令牌,那是绝对不可能转让的。

    那么,我都这样说,你们最好就不要再做非分之想,免得自讨无趣。

    罗冲就是这个意思。

    果然,这番话说了出来,韩氏爷俩都是面色微变,相互对视一眼,但在稍作沉默之后,还是由韩风开口说道:“罗师弟的意思我明白,换成谁,也不会舍得把潜龙令牌卖掉。不过,我还是必须善意地提醒一下,你们必须等待晋级为橙血武将之后,才有资格进入潜龙阁,在此期间,宗门内肯定会有很多人盯着这两块令牌,我担心,你们非但保不住它们,还会给自己带来无可预料的祸端啊。”

    “多谢师兄的关怀。”

    罗冲拱手一礼,却又语气一转:“不过,祸端这盘菜,每顿饭我都会夹上几筷子,早就吃惯了这一口,不吃还觉得浑身不自在呢。”

    韩风微微一笑,却不会轻易放弃,又道:“我建议,罗师弟还是听一听我们开出的条件,再做决定也不迟。”

    “还是不用了。”

    罗冲也是充分发扬笑面虎的风格,态度温和,但语气坚决:“我若答应了聆听交易条件,反倒会让师兄和师伯误以为这里面存在着转让的可能性。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为了不让您二位失望,我还是不听为好。”

    如此不留余地的拒绝,使得韩风脸上的笑容终于散去,那位韩副堂主又是冷哼一声,眼中爆闪锋芒。

    罗冲却是毫不在意,心中说道:“早就猜到,你们会先礼后兵,条件谈不拢,下一步就该是威胁我了。那就来吧,我就喜欢听那些威胁之言。”

    果然,韩风低声说道:“罗师弟难道就不考虑一下,拒绝了我们,日后将会面临何种处境吗?”

    “我刚才一直都在想这件事,但恕我愚笨,又是刚刚加入门派,实在想不出具体能够怎样。”罗冲这样说,不是装糊涂,就希望那些威胁之言从他们口中说出来,听起来才过瘾。

    “好,我便提醒你几句。”

    韩风调整坐姿,瞬间转变为一种冷傲气质,低沉说道:“执法堂是一个独立部门,行驶监察职权,负责监控和审查宗门内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品行与操守,同时,对于违反门规者有权进行裁断,审判,肃清,某种程度上甚至具备先斩后奏的权力……罗师弟,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多好的一个部门啊,师兄能在那里任职,真是令人羡慕。”

    罗冲先是呵呵而笑,随即又是语气一转,问道:“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打算加入执法堂。”

    此言一出,那位神态高傲自持身份的韩副堂主实在忍不住,阴声说道:“罗冲,我警告你,莫要以为你是保送弟子就可以目中无人,或许,你们的前途会非常光明,但关键要看,有没有机会在宗门内成长起来!”

    “好!”

    罗冲一拍大腿,赞道:“还是堂主大人讲话有力度,听起来就是够劲!好吧,我已经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确实很令人向往。感谢师兄师伯的到访,那么,我就不送了。”

    “哼!”

    韩副堂主立即站起,率先朝大门处走去。

    韩风也知道,到了这个程度,再说什么也是无用,心中却有疑惑:这个罗冲凭什么如此强硬,难道,他在宗门内有什么靠山,有什么特殊背景吗?

    他也站了起来,但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罗冲在后面说道:“哦对了,我再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管到五长老的头上?”

    韩风霍然转身:“你什么意思?”

    走到大门处的韩副堂主也是突然站定,脸上的气恼表情顿时定格了。

    “没什么。”罗冲状态轻松地摊摊手:“只是随便问问。”

    “告辞!”

    韩风一拱手,转身而行。

    但在出门之后,爷俩就开始小声商议了,韩风说道:“大伯,他刚才明显是在暗示,与五长老有着某种直接关系,才会如此轻视我们。”

    “有可能。”

    韩副堂主神色凝重地点头说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种事必须谨慎从事,先调查清楚再说。”

    “是。”韩风点头答应。

    在罗天府找到圣女的那件事,五长老对所以的知情人士全都下达了封口令,因此,韩氏爷俩与宗门内的大多数人一样,并不清楚这些事情,也就猜不到五长老和罗冲之间到底存在着何种关系了。

    房间里,罗冲懒懒散散地翘着二郎腿,嘿嘿笑道:“还别说,狐假虎威的感觉,还真是挺好玩的。五长老不许我对任何人提及婆婆的事情,但是,没说不让我提到他自己啊。”

    呼!

    悍娘正好劈完了最后一斧,缓缓收功,转身说道:“你真卑鄙。”

    “想要表扬我,一定要说全了。”罗冲慢悠悠回道:“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这些词,我不认为这是贬义,身为一个屌丝,若没有这些素质,永远都会是一个苦逼。”

    “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悍娘真不懂什么屌丝苦逼这类词语,只是对他时不时蹦出来的这些浑话免疫了而已。

    “我回去洗澡。”

    她拿起东西,就要回去自己的房间了。

    “去吧,去吧。”

    罗冲摆手说道:“我估计,一会儿还会有人跑来骚扰,若有人敲门,你不用搭理他们,让他们来找我好了。”

    “嗯。”

    悍娘低应一声,转身而去。

    事实证明,罗冲真的猜对了,晚上十点之前,先后来了四波人,除了执法堂的韩氏爷俩,外务堂也来了三个人,同样是冲着潜龙令牌而来的。

    甚至,三十六府其中之二的昊天府和弥天府,也是分别也派人前来,对罗冲流露出招揽之意,并表示:你若愿把潜龙令牌献给府主大人,那么,在成为他的亲传弟子之后,将会得到重点培养,以及诸多的好处……

    方法全都一样,软的不行来硬的,条件谈不拢,都会道出一系列威胁之词。

    都他吗滚蛋吧!

    罗冲的应对方式则是:以温和笑脸相迎,以阴损话语待之,把他们全都给气跑了。

    还没有正式加入宗门,第一天也就得罪了这么多人,这也是罗冲来时所没有想到的。不过,这也是一件无解之事,即便愿意把潜龙令牌卖给某一家,也会彻底得罪其余的几家。

    总之,怀璧其罪,无论怎样处理,肯定都是要得罪人的,日后,一旦被他们逮住机会,肯定也是要报复自己的。

    既然如此,那还顾忌什么,噼里啪啦的把他们全都气跑,自己还能赚到一个痛快呢。

    当然,该有的心眼,罗冲肯定都有,对每一波人都会提一句五长老怎么怎么样,也不多说,让他们回去后,自己琢磨吧。

    既然把五长老搬出来做幌子,那么,自己的态度就必须狂妄一些,越是这样,他们才会愈加迷糊:这小子如此嚣张,背后肯定有所依仗,估计是颇有背景啊。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罗冲知道,精彩的日子,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