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都市大巫 > 第十一章 玩火 (新书救收藏)

第十一章 玩火 (新书救收藏)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走进广海妇幼保健医院,罗天在大厅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刚才他已经收到顾菲的信息说正在忙,让自己等她一会。

    罗天找了个散落坐了下来,他拿着龟甲的右手一直在颤抖着——自从把龟甲拿在手上之后,他就感觉到印堂中的九天玄火令又“活”了过来,一下接一下地抖动着,越来越快,似乎碰到了什么好东西一般。

    不过奇怪的是,此前九天玄火令曾从人参上吸走一丝凉气,面对龟甲却没有一点办法。

    罗天死死地盯着手里的龟甲,看看有什么特别。

    灯光之下整个龟甲呈现出棕黄色,纹线清晰,仿佛是一个个方形的铜钱一般,在灯光之下呈现半透明的状态,稍稍地举起来,把龟甲放在自己头顶对着灯光的地方,罗天眯起双眼,马上就发现甲片之间的纹路中仿佛有一条血线,而且这条血线还不停地流动!

    “对了,这应该是真灵。”

    真灵存在于天地之间,但除此之外在动植物之中也存在真灵。当然不是什么样的动植物都有真灵的,它在动植物中的存在基本上随机的,一般来说生长在特殊地理环境中的动植物更加容易“凝结”真灵,比如说生于绝阴之地的白茅、死而不倒的虎骨等等,往往就会存在真灵。

    “嘿,看来日后再救人的话,就容易得多了。”

    罗天越想越觉得龟甲里的血线就是真灵,而如果真是的话那自己就拣到宝了。

    对于巫师来说,有真灵的动植物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这是因为如果单纯依靠咒语或者手印来聚引天地之间的真灵会相当的费力,但如果找到拥有真灵的动植物,这一切就会容易很多。

    手里的这块龟甲上的真灵,罗天判断应该是山龟生前无意之中吃到什么天才地宝之类才形成的。

    “可惜啊,只有不到一寸的真灵,只够进行一次巫术。”

    罗天摇了摇头,这次无意之中淘到的龟甲虽然有真灵,但毕竟少了一点,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至于九天玄火令不能吸收里面的真灵,罗天也搞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脑中传承的那些巫术显然也没有办法解释这个问题,要不他早就想明白了。

    “看什么呢?”

    罗天扭头一看,发现顾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的身旁。

    “呵,无意中买到的一片龟甲,不错的东西。”

    罗天抛了一下手里的龟甲,他完全没有想到在一个算命的小摊上能够买到一片有真灵的龟甲,这绝对是意外之喜了!

    “龟甲?你要这东西干什么?难道你要补肾了?”

    罗天一听就明白顾菲的意思。

    龟甲主治肾阴亏损,骨蒸潮热,盗汗,热病伤阴等等,比如说可以和熟地、知母、黄柏等一起入药,制成“大补阴丸”,可以用来治疗肝肾不足;另外还可以制成龟版胶之后与鹿角胶、离地、山药、枸杞子等制成“左归丸”,用来治疗肾精亏损,腰膝酸软,遗精早泄。

    “嘿~~~~老子用得着这东西?不过,姐,你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啊。”

    顾菲的脸呈鹅蛋形,眉目如画,小嘴琼鼻,玉颈修长,肌肤如婴儿般细嫩,一头齐耳的短发显得干净利落,绝对的美女!

    “走吧,油嘴滑舌!到我办公室再说。”

    罗天笑了一下,跟在顾菲的身后往她的办公室走去,龟甲的事情他不想多说,也不想骗顾菲,所以就故意转移了话题,当然他的称赞绝非虚言,完美的容颜再加上一身医生的白衣绝对能勾起男人的**!

    “咦?怎么回事?”

    稍稍落后半步的罗天突然发现顾菲的大腿交夹的地方有一团淡淡的黑色,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这种黑气之前在江铁生的心脏处看到过一次——那是心脏有病,现在顾菲的双腿交夹的地方有黑气,是不是意味着那里有问题?

    “出什么神呢?哦,对了,方茹的那个考古结束了?”

    顾菲在自己的办公室前停了下来,突然想起三个月前自己把罗天介绍给方茹当保镖的事情。

    “哦,是的,结束了,江铁生得了突发性心脏病,所以暂时中止了。”

    罗天这才发现自己走神了,顾菲有黑气的部位实在是太敏感,所以他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先不说,日后有机会再说。

    顾菲是儿内科的主任医师,所以有自己的单独办公室。

    布置很简单,进门的地方是一张办公桌,上面摆着一些书和电脑,左上角处摆着一个插着花的瓶子,除此之外就是一个柜子,里面摆着一些文件夹。

    除此以外就是一堵布屏风,隔开了一个小空间,罗天知道里面有一张小床,是顾菲平时休息或者是换衣服的地方。

    “累死我了,一会陪我去吃点东西,我先换衣服。”

    “好……”

    罗天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人重重地砸了一拳,疯狂地跳了起来:

    背对着自己的顾菲把身上的白大褂脱了下来,一米七五黄金一般的比例显得修长无比,双肩圆润,从后看去稍可见用胸前诱人的半圆、可见胸前是如何的坚挺,往下的时候猛然收窄,然后再往两侧扩张成丰满而挺翘的臀部,再往下就是笔直修长的双腿,整个人呈现出完美的s形。

    更加重要的是缕空花边内衣和丁字裤在如雪一般的身体上形成的巨大视线冲击力让神经强韧远超一般人的罗天也觉得头脑阵阵发晕。

    套上一件紫色短袖小衫和黑色齐膝短裙,顾菲回过头来看着罗天,促狭地说:

    “你怎么了?”

    “姐,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人血脉倒流的么?”

    罗天苦笑了一下,只要想想顾菲那白大褂下就是这样的一套全黑的情趣内衣装扮,有哪个男人能够受得了?

    “哼,你以为随便哪个男人都有这样的福利?再说了,我这种打扮你早就见过很多次了。”

    罗天轻轻地点了点头。别人只知道顾菲是妇幼的名医,却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一名退役的军医,当年在部队的时候两个人曾经一起执行过秘密任务,假扮过情侣,长达半年的时间都住在一起,像今天这样的顾菲只穿内衣的情况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

    “那个时候是执行任务……”

    罗天发现自己的身体里仿佛是烧起团火一般,说话的时候更加是感觉到口干舌燥。

    注意到罗天的异样,顾菲乐了,她扭着腰慢慢地走到罗天的面前,伸出手来环着罗天的脖子,身体慢慢地贴了上去。

    “这个……”

    罗天吓了一跳,往后退去。

    办公室里本来就不大,罗天退了几步之后已经退无可退,因为他身后已经是墙壁了!

    “看来你确实是不需要补肾。”

    瞄了一下罗天的下半身,发现那里已经鼓起一个大包,顾菲俏脸上飞起一丝红晕。

    罗天的身体崩得就像是弓一般,身体紧紧地贴着墙壁,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般。

    “罗天,我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好不好?”

    两个人贴得很近,罗天甚至感觉到顾菲鼓起的胸有一半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股淡淡清香不受控制地冲进鼻子里,说话的时候丝丝热气就喷在自己的脖子上,麻麻的……这一切让他觉得自己整个人快要爆炸了!

    顾菲所说的话更加是让人想入非非——一个美女医生贴着你的身体说这样的话,能不想歪?

    “不用……”

    深深地吸着气,罗天努力控制着情绪,但是他发现效果很差,再这样下去恐怕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怕什么,你身上的那一寸地方我没看过?”

    这确实是事实。罗天想起两个人一起执行任务过程之中因为身份暴露自己不得不只身闯入一个黑帮大开杀戒,成功之后也付出巨大的代价,正是顾菲救了自己一命——那一次为了给自己做手术真的是每一寸地方都看过了。

    “那时候我昏迷着呢。”

    “反正不管,我就要给你检查一下。”

    顾菲一只手依然环着罗天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慢慢地往下,很快就落在了罗天的皮带上。

    感觉到罗天的身体越来越僵硬,顾菲禁不住轻笑了起来。其实她很喜欢这种“游戏”,当年两个人扮情侣的时候就不时用语言甚至是故意穿得很少出现来挑逗罗天,每次看到罗天被吃得死死的她就很高兴,这种“征服”强悍的男人很有成就感——罗天军事素质过硬、是最顶尖的存在,放在古代就是个于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般容易的大将军,但在自己面前却像一只小绵羊一般。

    不过,顾菲很快就发现自己似乎玩大了!

    两个人贴得实在是太紧了一点,罗天双眼充血,呼吸就像是一只野兽一般粗重,自己放在皮带上的手似乎都能够感觉到一股热气蒸上来……

    玩大了,真的是玩大了,这下玩出火来了。

    原本只是因为两人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以前又是战友的关系,顾菲就干脆挑逗罗天一下,却没有想到一下子就演变成这样了。

    “难道……我一直对罗天有感觉?如果不是的话我怎么会这样?真的只是挑逗?又或者是情不自禁?”

    顾菲一动也不敢动,作为一名医生她很明白此时罗天的身体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就像是一锅滚烫的油、只要一点火星就会爆起来。

    “如果……他真的要我……我怎么办?”

    顾菲的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而身体一点点变得僵硬,然后变得火热。

    罗天双眼血红,他感觉如果再控制下就要爆炸,双手颤抖着但却坚定地抬了起来放在顾菲的腰上。

    “啊~”

    顾菲身体一颤,虽然还隔着衣服,但从罗天手上传来的热力就像是火碳烤得生痛。

    “砰砰砰!”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把罗天和顾菲都吓了一跳,满腔的欲火也如遇到了阳光的冰雪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人来了。”

    低叫了一声,顾菲像是装了弹簧般离开罗天,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打开门。

    “小李,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姐,10号病房的那个小孩子又哭了一个小时了,您是不是去看看?”

    李凤很快就注意到顾菲的脸色不太正常,同为女人她马上就想到了一种可能,脸上的表情也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顾菲脸一红,她注意到李凤说话的时候眼睛不时往房间里瞄,很明显的八卦样子。

    “啪!”

    顾菲在李凤的脑袋上拍了一下,说:“你先去病房吧,我换好衣服就去。”

    “好吧。”

    李凤只得收回目光,磨磨蹭蹭地转身离开。

    “有病人,我得去看一下。”

    门关上,看到罗天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顾菲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脸又红了几分。

    “实在是太可惜了。”

    顾菲脸更加红了,瞪了罗天一眼说:“便宜占得还不够多啊,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砰!”

    看着门就在自己眼前关上,罗天摸了一下鼻子,苦笑地摇了摇头,心想刚才还在自己面前换衣服现在怎么又不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