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都市大巫 > 第十六章 盘问

第十六章 盘问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叮~”

    顾菲把手里的勺子扔到咖啡杯里,突然发出的声音把罗天吓了一跳。

    “怎么了?”

    罗天抬头看着顾菲,发现她正上下打量自己,眼神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刚才卢志只坐了一会就走了,急着回医院去陪孙子,然后顾菲来了。

    “别装了,老实交待,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罗天知道顾菲说的是自己治好卢同方的事情,如果是别人还可以随便找个理由忽悠过去,但顾菲不行,她和自己一起执行过任务、假扮过情侣,对自己很了解、知道自己不懂医术。

    “离开部队后有一次当保镖深入十万大山,我在那里学到了一些巫术,刚才我就是用巫术治好卢同方的。”

    巫术是得自石人的传承,但这是不能说的,所以罗天干脆找了这样的一个理由,重要的是这个理由是说得通的,十万大山那样的地方出现什么都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巫术自然一点也不奇怪。

    “巫术?你不就是唱了一首儿歌一般的东西么?那也是巫术?”

    顾菲愣了一下,罗天的这个答案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如果只是普通的儿歌民谣,人们又怎么可能相信它能够治小孩夜哭?事实上它就是巫术中的咒语,只因为流传比较广,所以慢慢地人们反而不知道它是咒语了。”

    “就算你说得对,但是也不能解释为什么你唱了之后就能够让卢同方安然入睡——这样的东西我也会唱,但我相信如果是我来唱肯定没有这样的效果。”

    刚才罗天唱“天惶惶地惶惶”的时候调子和流传的版本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后来节奏快一点罢了,打死顾菲也不相信光这样就能够起作用。

    把口袋里的龟甲掏出来放在桌子上,罗天说:“这个龟甲是关键,我用咒语激发了龟甲中的真灵,把卢同方手背上的煞气团消灭掉,而且咒语本身就具有驱惊安神的作用,所以卢同方就睡着了。”

    “真灵?这又是什么东西?算了……不管了,越说越复杂。”

    顾菲摇了摇头,她决定不再追问,对于自己来说巫术是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就算罗天愿意解释自己一时半会也听不明白。

    “姐,求你一件事情。”

    瞪了罗天一眼,顾菲笑骂着说:

    “哼,什么事情?嘻皮笑脸的,一定没有好事情。”

    “是这样的,日后如果有治不好的病人介绍给我怎么样?”

    “哟,主意都打到我的身上了啊。”

    罗天确实是打顾菲的主意。保镖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没有得到巫术的传承自然没有别的选择,但现在不一样,此前的江铁生、现在的卢同方都证明脑中的巫术灵验无比,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干脆做医生呢?

    但做医生就会面临一个问题:自己不是学医的,也没有行医资格,不可能去医院当医生,唯一的选择就是去当“野医”,野医最大问题就是怎么让病人来找自己、相信自己,一般来说这是很困难的,但如果有顾菲帮自己介绍就完全不一样了。

    “嘿,咱俩谁跟谁啊,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

    罗天打蛇随棍上,真的是一点也不跟顾菲客气。

    “这也不是不可以。”

    事实上有很多病人医院是没有办法治好的,把这些病人介绍给罗天顾菲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这样做对于病人来说也多了个活命的机会。

    至于能力,罗天在自己的面前治好了卢同方,这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罗天一听大喜,说:“姐,感激不尽,我是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的,说吧,你想我怎么感谢你?尽管开口,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趟了。”

    “得了,别说得这么好听,你没什么我想要的。”

    当年还在部队时候,罗天就隐隐约约知道顾菲出身极为显赫,还真的不需要自己做什么。

    “姐,我刚才说了,你有病,要不要我帮你检查一下?”

    顾菲脸一红,之前她觉得罗天说这话是和自己**,但在卢同方的事情后反应过来自己想多了。

    “哼,我是医生,有没有病我还不知道?”

    看了看顾菲,罗天很认真地说:

    “姐,你这病一般人没法治。”

    顾菲的双腿之间盘旋着一团黑气,但因为部位很敏感罗天不好一直盯着看,自然也看不出个究竟,但他知道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顾菲不由得夹了一下双腿,虽然两个人坐着,桌子也挡住了但她还是感觉到罗天瞄的那一眼焦点正是落在自己的双腿中央。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今天找我是有事情的吧。”

    看到顾菲转移问题,罗天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只能是先放下、以后再说了。

    “是这样的,这一次和方茹出去我淘了一件好东西,姐你给我找个买家。

    罗天从自己的背包里把人参掏了出来,今天晚上来找顾菲就是想让她找个买家,后来却先是买了一个龟甲后又救了个人,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这件事情。

    “对了,你这次和方茹出去没有发生点什么?方茹可是个大美女,你长得也不差,天雷勾动地火很正常……”

    顾菲一边说一边拿起人参,开始的时候她还不太注意但马上双眼就瞪大再也顾不上调笑罗天,而是大声说:“这东西哪来的?”

    凌晨的咖啡厅安静得连一只蚊子叫都听得清清楚楚,顾菲这一声大叫就像是惊雷一般把远在另外一端打瞌睡的服务员都吓醒了。

    “姐,注意一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顾菲哪里还有心思和罗天开玩笑?拿着人参的右手都开始抖了起来。

    “这人参……你哪来的。”

    看到顾菲那想要把自己杀了的目光,罗天摊了一下手说:“刚才已经说了,是这次和方茹出去的时候无意之中收的。”

    “花了多少钱?”

    “5000,不贵吧?”

    死死地盯着罗天,顾菲现在恨不得把自己面前的咖啡杯扔到罗天的身上,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那个傻子把这东西卖给你的?”

    罗天把之前在火车站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顾菲听完之后摇了摇头,说:“真的是棒槌什么地方都有啊。”

    棒槌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指人参,一个是指傻子,顾菲这是一语双关了。

    “运气好,姐,你怎么也认得这东西?我记得你学的是西医啊。”

    罗天也乐了,这人参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想起那两个卖人参给自己的人他就觉得好笑——他们知道真相肯定会后悔加发疯的。不过他也没有想到顾菲一眼就认出这人参来。

    “我有一个干爷爷就是放山的把头,你说我懂不懂?你这是正宗的野生人参,几百年的东西!”

    放山是用来称呼东北地区进山采挖野生人参的人,一般来说每一次放山少则几十天多则要几个月,至于把头就是指带头的人,往往也是采参经验最丰富的人。

    “原来是这样。”

    罗天这才明白顾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来自己带来的人参是好东西。

    “这东西可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这样吧,我给你找两个人来,具体多少钱你和他们谈。”

    “行!”

    正如顾菲所说的那样眼前的这根人参一般人是买不起的,必须是大主顾,他现在很好奇这人参到底能够卖出多少钱,要知道这可是能够引起九天玄火令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