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都市大巫 > 第七十三章 证实

第七十三章 证实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深,别墅区里一片安静,除了灯光和巡逻的保安之外,就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个人。

    “这茶倒是不错。”

    罗天喝了一口,一股清香就像是丝线一般顺着自己的喉咙往下,整个人也顿时精神起来。

    “还不休息?”

    扭头一看,罗天发现正是钟文心。

    “差不多了,还有一点,看完再休息了。”

    钟文心在罗天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白天的时候闺中密友孔莹把罗天带来给自己看病,然后罗天提出要看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拍的mtv和编排的舞蹈,所以就让助理找了出来,在桌面上厚厚的高高的就像是小山一般,但罗天已经差不多看完了。

    “发现什么没有?”

    “嗯,我发现了一些问题。”

    从桌面上拿起一面光碟,打开之后一边播放一边对钟文心说:“你看这个。”

    “怎么了?”

    钟文心不明白地看着罗天,这个舞蹈叫《巫》,是自己最喜欢的几个舞蹈之一。

    “这个舞有问题。”

    罗天的话让钟文心的眉头皱了起来,更加不明白了,“这个舞蹈有问题?”

    “嗯,是的,你跳这个舞的时候是不是会晕倒?”

    钟文心心中一松,说:“不会,我跳这个舞的时候没有晕倒过。”

    “没有?”

    罗天愣了一下,“怎么可能不会?”

    钟文心的个舞蹈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支诡异的性感舞蹈,但事实上却没有那样简单,按理说钟文心跳这个舞的时候一定会晕倒的,但此时她却说不会,这实在是让人不太明白。

    “确实是没有晕倒过。”

    罗天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直到双眉都拧成了一个疙瘩。他知道钟文心在这样的事情上当然是没有必要说谎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自己的判断为什么会错呢?

    罗天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马上说:“钟小姐,你多久没有跳过这一支舞了,我是说你出现晕倒的情况之后,有没有跳过这一支舞?”

    摇了摇头,钟文心肯定地说:“没有,这是差不多两年前的作品了,当时很红,但潮流都是一波又一波的,最近这段时间已经没有再跳了。”

    “你这里应该有舞蹈室吧?”

    “有,怎么了?”

    钟文心好奇地看着罗天,不知道罗天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你现在再跳一下这一支舞”

    “真的会晕倒?”

    看到罗天如此肯定,钟文心也犹豫了起来。

    “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钟文心点了点头,站起来说:“好,那我们去舞蹈室。”

    别墅的一楼就是舞蹈室,罗天打量了一下,发现足有200平米大,除了音响之外,四面都是巨大的玻璃。

    把灯打开之后,纤豪毕现。

    钟文心找到了当初的衣服换上之后,然后就随着音乐跳了起来。

    不得不说,钟文心确实是有骄傲的本钱,歌唱得好就不用说了,长相特别是身材更加是一流。身上穿着的是一件五色兽皮短裙,脸上涂了血红的颜色,头上插着一根鲜红的羽毛,再加上脖子上戴着的兽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原始部落里的长老,因为裙子比较短,所以暴露出来的雪白的大腿更加显得醒目和诱人,加上胸前露出一条深沟,整个人呈现出诡异但诱人无比的味道来。

    一朵带着鲜血的罂粟花!

    没有比这个更加好的形容词了。

    如果这样的一个美女随着音乐的节奏摆动着自己的身体,会有什么效果?

    不要说是男人,是女人也为之而疯狂,没有办法,魅力实在是太大了一点。

    钟文心不知道罗天此时心里的感觉,因为她整个人已经沉浸在舞蹈之中——音乐一响起,她发现自己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般,马上就全身心地投入进去,而所有一个个的动作仿佛是身体的本能一般有如行云流水地做了出来。

    越来越虔诚,集中也越来越集中,大脑之中一片空白,仿佛除了一个信念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罗天死死地盯着钟文心,此时她的脸上露出一种圣洁的神色来,仿佛自己正在跳着的不是一个舞蹈,而在向自己心中的神致敬一般。

    但这也正是问题所在!

    钟文心跪了下来,双手高高举起,合什,双眼闭了起来,慢慢地,弯下腰去,匍匐着跪拜了下去。

    “啊。”

    额头刚一着地,钟文心突然发出一声惊叫,整个人软软地倒到地上,抽蓄了一会之后就一动不动了。

    “哼!果然不出所料!”

    罗天冷笑了一声,走了过去在钟文心的人中处用力地掐了几下。

    “嗯~”

    轻哼了一声,钟文心睁开了眼睛,她马上就明白自己刚才一定是晕了过去。

    “为什么会这样?我以前跳这个舞的时候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钟文心确实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个舞自己之前没有跳过一百回也有八十回了,却从来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现在自己跳却会晕倒?人还是那个人,舞蹈还是那个舞蹈,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差别?

    是自己的这身体变差了,又或者是因为就像是罗天所说的那样,这个舞蹈本身就有问题?

    倒了杯水递给钟文心,罗天说:

    “你这个舞蹈有问题,当然,并不仅仅只有这个舞蹈有问题,你的很多舞蹈都有问题,而这支就是所有的舞蹈之中最早有问题的一支。以前你跳这支舞蹈没有问题是因为那个时候你的身体还很好,病也还没有很重,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所以才会这样。”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还有一个办法能够证明。”

    半个小时之后,钟文心脸沉如水,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她跳了两支舞,其中的一支罗天说自己会晕倒,另外一支罗天说不会,结果真的就是这样!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却明白自己身上肯定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

    “这到底是怎么样一回事?”

    钟文心脸色苍白,脸上隐隐露出一股怒气,如果这些舞蹈有问题,那绝对是有人有意而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