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都市大巫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问前因

第一百一十一章 问前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院子里一片安静,墙角种着的花草形成的大片阴影让整个院子显得黑洞洞的,再加上不时吹过来的风,阴影摇动起来,有一点吓人。

    一楼已经没有灯光,显然周雅可和她的女儿也都已经睡了。

    罗天下了楼,往院子走去,那个影子不是人,而且一定有古怪,但艺高人胆大,他却是一点也不畏惧。

    影子只有不到三尺,躲在墙角处,仿佛风儿一吹就会散开一般。

    沉默了好久,罗天终于开口,说: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

    罗天的话刚一说完,平静的影子像沸水一般“沸腾”起来,左右摇晃,仿佛想说什么但却说不出来。

    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罗天明白“对方”一定是听明白了自己的话,但对方说什么却听不明白。

    也许是知道罗天听不到自己的话,那只影子更加急了,抖动得更加激烈,仿佛是一个情绪激动的人一般。

    然后,凝聚成影子的不过是一团黑气,激烈抖动之下“波”的一下破裂开来,然后四散而去。

    “这……是鬼魂?”

    罗天眉头依然紧紧地皱着,他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一个鬼魂,而且那个鬼魂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想要和自己说一般,但可惜的是还没有说完就爆掉。

    这个鬼魂会不会与周雅可有关?

    如果是与她有关,这个人会是谁?

    罗天心中一动,他想起了之前周雅可说过她的丈夫几年前死了,这个鬼魂会不会就是她丈夫?

    罗天被自己心里冒出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问题可就不想。

    人鬼殊途,人死之后就要进入轮回,不能在阳世停留,如果是停留在阳世那就会成为孤魂野鬼,一般来说都是有什么极大的冤情,死后不愿意进入轮回。

    如果这个影子真的是周雅可的丈夫的话,那极可能就是有冤情的。

    “罗天,你怎么在这里?”

    罗天回头一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雅可站在自己的身后,再一看发现天色已经亮了。

    “呵,我习惯早起,所以就出来活动活动。你也起得这样早?”

    周雅可点了点头,说:“我身体不好,一个老中医让我早睡早起,起来之后要活动一下,这样对身体有好处,说不定……能够活得久一点。”

    说到这里,周雅可一阵黯然,按照那个中医的说法,自己活不了太久,最多也就五六年,自己不怕死,但那个时候女儿赖晨才十来岁,那可怎么办?谁来照顾她?

    这其实也是周雅可死活不愿意低价把房子卖给钟铁东的原因,这可是女儿日后的养命钱。

    “嗯,早睡早起,身体好,这是必然的。”

    这样的事情罗天也不知道怎么样安慰,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影子,罗天指了一下墙角,说:“这里……是什么地方?里面似乎有一个石桌子?”

    墙角的地方种着花草,但是花草里面却看得到一个废弃的小石桌。

    周雅可愣了一下,没有想到罗天会问这个问题,好一会之后才说:“那地方原来是个凉亭,我丈夫死之前经常在那个地方喝茶,还有逗女儿赖晨玩。”

    周雅可鼻子一阵发酸,过去快乐的时光涌了起来,但这又有什么用?丈夫死了之后,每一次看到这个地方都觉得很伤心,所以干脆种了花草,想把这个地方埋起来,但是又怎么可能真的忘记得了?

    “不好意思,这个……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周雅可的眼角都已经有了泪花,罗天心里生出一丝不忍,自己的问题一定是让她回忆起以前快乐的时光。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擦了一下眼角的眼泪,周雅可强笑着说:“没事,都已经过去了。”

    周雅可有一点不太好意思,这些年来生活越来越艰难,她也早就养成了不向别人吐露心事的习惯,但见了罗天之后仿佛是自己的“克星”一般,不管他问什么自己都会回答。

    罗天犹豫了一下,他脑海里一直在想着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影子,有心想问,但是又担心让周雅可想起更多往事、更加伤心。

    但是周雅可已经注意到罗天脸上犹豫的表情,说:

    “罗天,你是不是有什么想问的?”

    咬了咬牙,罗天干脆不管了,说:“是的,我想问的是你丈夫是怎么样死的?”

    周雅可眼睛一下子红了,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一会之后甚至开始抽泣起来。

    罗天苦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问题肯定像一把刀一般刺入周雅可的心,让她痛得很难受,但是一想到昨天晚上的那个影子,他知道就算是再残忍也必须搞清楚这件事情,否则自己良心上也过不去。

    哭了好一会,周雅可才收住了哭声,“我先去洗把脸。”

    五六分钟后,周雅可走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泪痕,但眼睛还依然通红得就像是兔子眼一般。

    “是这样的,我丈夫赖方明是做生意的,他属于白手起家的那一种,在娶我之前已经赚下了不少的身家,多不敢说,上千万还是有的,但是在他死之前半年,生意一落千丈,所有赚来的钱都亏了出去,还欠了银行一屁股债。最后……他留下遗书自杀了。他死之后,我把他留下的厂子还有别的东西都卖掉,好不容易才把债都还清,最后剩下的就只有这一幢祖屋。”

    “原来的想法是凭着这一幢祖层来出租,足够我们娘俩过下去了,却没有想到不久之后我的身体垮了,然后钟铁东这些混子又来找麻烦,生活自然就越发地艰难了。”

    “你丈夫是自杀的?”

    周雅可一愣,说:“是啊,怎么了?”

    “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可能是别的原因?”

    周雅可脸色一下子苍白如雪,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魂儿都掉了,好半天之后才喃喃自语说:“你……你说……什么,方明他……他是被人害死的?”

    ;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