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 > 第19章 她是我的人

第19章 她是我的人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彼时的云菱,却猛然勒马从马车上跳下身,直接走进最接近她的“秋氏钱庄”之内。

    “秋氏”这个名号,是大盛国中的商户第一大家。钱庄遍布国内大小城池,其下经营绸缎、药材、酒楼等产业。最重要的是每一处秋氏钱庄之内,都会有身手不弱的看护守着。云菱虽不知对她出手的是什么人,却清楚只要她踏进钱庄,那些人不可能追进来下手!

    但是云菱更明白,她不可能一直窝在这里!尤其是钱庄打烊的时间很早,她必须另有筹谋。可就在她跨步进钱庄大门的那一刻,一道撞击力差点没把她撞倒在地!

    转而一道稳稳的掌力将她按住道:“没事吧?”纯净的男低音,和如清风的语调,标准的男神嗓音!鉴定完毕!与此同时云菱抬头,入目的就是一袭白!白马王子?!

    好一双诱人桃花唇,好一面玉白的皮肤,好一副完美的五官,好一对含情秋水长瞳,好一张俊美如高悬明月的脸,好一个偏偏白马王子!

    云菱这一刻有一种幸福的感觉——那就是人生终于见到了一个完整的美男!记住,没有带面具!眼前这个美男,就像是天边最白的云彩,夏日最凉爽的清风,让人看着心神安宁!

    “哦,我没事。”云菱的欣赏也就在那么一瞬间完事。

    “少庄主!”一旁的人却都战战兢兢起来,他们居然让个毛小娃冲撞了少庄主!

    云菱退了身道:“抱歉啊,我主要被人追,所以冲进来比较急。撞到你不好意思,为了表示歉意,我们谈一谈借钱生钱怎么样?”

    “放肆!”立即就有看护呵斥一声道。

    云菱才不理会闲杂人等,自顾说道:“秋氏钱庄以换银钱,存取银钱为根本。一直以来盈利的都是从中收取的办事费用,依托的都只是朝廷。却一直没有开发出本身适合钱庄的真正发展市场,让秋氏钱庄其实是应朝廷而生的鸡肋。”

    “好,跟我上来。”应承的声音很平静,但很干脆。

    云菱暗暗松了一口气,也许一旁的人都不明白他们的少庄主怎么就答应了,明明对方只是一个胡言乱语的女娃不是么?可是她却知道,她说的词汇和语言吸引了这个“少庄主”的兴致……

    “借贷,信托?”秋清风在听完云菱的话后,眸光如潭水被风吹起了褶皱的涟漪。

    “能麻烦少庄主帮我往镇上西二街的‘别风小筑’捎个信么?”云菱却在这时候提出了要求,而这也是她进来秋氏钱庄的目的。

    “呵呵——”秋清风觉得眼前这个女娃很有意思,尤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她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一身乡野村姑的装扮,一副名门小姐的皮囊,一个敏锐的商计脑子。神童天才他不是没见过,但眼前这一个却最特别。

    “喂喂喂——我说了这么多,对于你来说绝对是一字千金,提个要求不过分吧。”云菱一口押着茶,一口塞着茶点抗议道。

    “是不过分。”秋清风招人吩咐下去,目光看回眼前这个如青荷将放的姑娘,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云菱吃完茶点,秋清风就让人再上一盘。她一直吃到去报信的人回来说别风小筑没人,她才抬起头来看他。

    “你要找的人不在,你想我帮你的话,就接着说重点。”秋清风如何不知道云菱之前的话都是在转圈,目的是要绕他而已,也清楚她是被人追拿才会钻进钱庄。

    “独到的见解就是宝藏,请问你能给我什么报酬?”云菱等的就是秋清风问下去,因为接下来的话才是她的重点。她之前说的不过是为了抛砖引玉……

    “如风镇秋氏钱庄管事一职,月银十两。我的身边随侍,月银百两。”秋清风此刻双瞳生出一层层波浪,如潮汐卷入看着他的云菱眼中。

    但在秋清风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一道冷音插入:“秋少庄主这是要挖我的人?”

    秋清风抬眸看向来人,云菱听这嗓音心中全放心了,就要回头间却被搂入那人的怀里。

    “不对,我是自由身!这工资还不错,你别挡我财路啊!”云菱非常不给面子,她这会正商谈得好好的,这人怎么这样说话?

    “厉公子也听到了,可不是清风强人所难。”秋清风的眸光里盛满了水波,像是要溢出来一般,看得云菱大赞极品!想着传说中的秋水含情眸,原来就是这样!

    “是这样么?”盛启的声音很冷,冷得云菱想打寒颤,她只觉这个人似乎是生气了?

    “咳咳——这个少庄主,咱们的买卖再约个时间谈一谈。你想要的东西我很清楚,我今晚回去整理一下,写一个文案给你,那样会更清楚一些,你看如何?”云菱也知道今儿跟盛启是先约好的,虽有变故不过他这边的事情排先。

    “可以,明日未正开始我等你。”秋清风也不纠结,很爽快的应了云菱的约。

    “好,少庄主爽快!”云菱说话间伸出小手握住秋清风扣在桌面上的手掌,眉眼笑如清荷绽放道:“一言为定!”

    盛启却在同时将她抱起身,令云菱握着秋清风的手被扯开,也令她不由喊道:“欸——放我下来!”

    “半个时辰后望月楼见。”盛启丢了一句话给秋清风,抱着怀里明显莫名其妙但恼怒的云菱扬长而去。

    “喂!你脑子有毛病,我都还没说完话!”云菱气鼓鼓的瞪着盛启,更是觉得他那一边银质面具十分刺眼:“遮遮掩掩的故作神秘,一点也不如人家秋氏的少庄主爽快。”

    那时盛启抱着云菱上了马车,长风正好听到云菱的话,听得他是浑身发冷!只说这姑娘这是在找死——

    “缙云侯府的嫡长女,这教养倒是好极,随意看见男的都要勾搭,云菱?嗯?”盛启的声音像是被冰包裹着,听得云菱满身发冷。

    “你滚开!”云菱很讨厌这种盛气凌人的盛启!

    “嗯哼——”一道压抑的闷哼从盛启嘴中溢出……

    ------题外话------

    郁闷的得到消息,我开文又遇上了拥堵……首推推迟……两次开文都如此,这是毛毛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