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 > 第10章 停呀,停下来

第10章 停呀,停下来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盛启看见云菱醒来,心头蓦的一跳,他担心来人会对她不利。再看见她小脸上此刻明显生出的俱意,他更是心疼道:“别怕。”他说话间忍着虚弱,硬是强撑着要起身。

    可云菱听言微侧眸时,分明看见他伤口上的纱布染了鲜血,也就是说他的伤口已经开裂!可一旦心脏内里的伤也裂开的话,她不可能再给他来一次开胸手术。而虚弱至此的他也绝对承受不住,这回一定会因失血过多而休克死的!

    不待再多想,云菱立即喝道:“回去!”

    时间回到云菱还在睡梦之中时,但她此时的脑子是无比清醒的。她火速的爬起身来,随后跳上盛启的床榻,她伸手微启开他的剑,一咬牙割破自己的手指,然后让血滴落在影卫令之上!

    金光刹那间爆射而出,同一时刻,包括长风在内三十余名影卫无现身在帐内!

    “戒备!十二万分戒备!”云菱看见进来的影卫不少,心中虽稍安,却不放心的紧抱住盛启。她不能让他不能随便乱动,他的伤口不能再裂开!

    而随着第一批影卫进帐,陆陆续续有更多的影卫入内。可是那一名诡异的人并未出现,这让影卫们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云菱执有影卫令,只要她令出,他们必须速到!

    盛启本是战场上叱咤风云的人,他对于危险气息的感知比任何人都敏锐。他之所以不习惯任何人的靠近,并习惯的保持清醒,便是因为他已成的警惕之心作祟。而这一次昏睡一天有余情况,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存在。

    所以当他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靠近,本能的不安和警惕便催发他立即醒来,而此刻处再紧张状态中的云菱并未察觉。只等他微凉的手轻握住她的小手,她才浑身一颤的低下头来。果然就对上他那黑如夜鹰出没的眸,她心中顿散开一层层波漾。她那小手臂下意识紧紧的抱着他的头,但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生怕扯动了他的伤口。

    盛启握着云菱的小手安抚,他也并未出声。可是影卫令的阵仗,自然惊了那名本要入帐而来的灰衣人。

    但是那种邪恶的目光,再一次让云菱感觉像是被鬼魂盯上般袭来。她不由将盛启抱得更紧,身体甚至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别怕。”盛启捏着小人儿的手安抚,那目光扫射向营帐东南方。他也察觉到那里有诡异的气息,而如果他猜得不错,此人该是从帝陵墓穴中出来者。如果是他出来了,那么灰衣术士会出动倒也不算太稀奇。只是皇帝如何能唤醒并请动此人?

    那一道眼神胶着在云菱身上良久,直到像是要把她看穿后,才缓缓的移开,随后却消失无踪。大约是因为他知道此刻进帐,已经无法完成他想要做的事情。所以他也爽快的离开了,毕竟来日自有机会。

    “那是什么人?”云菱在那道眼神离开一阵之后,才心有余悸的看着盛启问道。

    此刻长风等人亦是在感觉到盛启和云菱的松懈之后,知道危险已经过去。只是这危险到底是什么?他们却是不知。

    “王爷,您可好?”长风担心询问。

    “都下去守着,再让朱八寻些战功显赫的将士来守着。”盛启吩咐道,因为那种人,唯有用历经血战的将者煞气能克制。

    “是!王爷!”长风听得盛启的吩咐,即刻就去安排。不忘将盛启苏醒的消息传散出去,一时间知情的影卫、军甲振奋!

    除去外出办事的墨夜,朱八和魅夜更是急急来看。但都暂时被长风拦在帐外,只说王爷让他们在外守着。

    “盛启——”云菱见人都走了,不由蹭进盛启的颈窝里磨着。她刚才真是被吓到了,那人实在太诡异。尤其此人面无血色,双瞳还生鬼火,浑身气息冰冷。去他大爷的,那不会是僵尸吧?

    盛启被蹭得心头发软,轻手抱着她安抚:“没事了。”第一次见她这样害怕,吓得都哆嗦了,这让他心疼得紧。

    不过云菱埋了头进去蹭了一会,便安静的抱着他的颈,也不再说话?那气息还缓缓的均匀着,这不会是睡着了吧?

    “菱儿?”盛启轻拍着小人儿的腰肢,但侧在他右胸怀里的这小村姑果然是没了动静。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方才还被惊吓得哆嗦。这会就昏天暗地的睡起来了,这世间怕是只有她有这能耐了。

    “长风。”盛启知道自己身上的伤势不寻常,且如今内力尽失,倒也没有逞强妄动,而是喊了一声道。

    长风听言立即进帐,他看见盛启正抱着云菱躺在床上,当即低下头道:“王爷有何吩咐?”

    “过来扶本王一把。”盛启却是下令,而这命令让长风受宠若惊的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盛启:“王爷?”

    “本王说话没听清?”盛启倒是不想别人扶他,可小人儿正睡着。他若是逞强的自己动一动,枉费了她救他的心血可不好。

    “听清了!”长风一阵激动的走上前,有些笨手笨脚但却极小心的扶着盛启,让他得以卧靠着。

    “好了,令墨夜、朱八和魅夜来见。”盛启靠好之后便下令道。

    长风颔首去传话,连并给墨夜传了讯。几人入帐之后,盛启询问妥帖,对于云菱此前的作为大为赞赏。他倒是没想到她除了会纸上谈兵,倒了这真刀真枪要上阵的时候,也能应变得如此快速,真不愧是他看上的厉王妃。

    “便按着菱儿的安排继续下去,只皇陵这一处莫要轻举妄动,等本王恢复再说。”盛启叮嘱道。

    “是!”有了盛启的坐镇,四人的底气就足多了。彼时由云菱在主持,虽也知道她的布置是极好的,可心里总还是悬着。一方面云菱毕竟少、娇,一方面则是担心盛启的伤势所致。

    “本王苏醒,以及体毒未清的消息据实散出去。”盛启觉得这是一个契机,他倒是想看看对方有多大的能耐。而云菱的布局,正好能一步步的逼着对方掀出底牌。

    “是!”毕竟方才那一宗动荡长风四人都已知道,都明白就算是将盛启醒来之事藏着掖着也无济于事。随后盛启又提了几点当注意之事,便让四人散去办事。

    只魅夜仍旧不曾离开,等到其余三人退去,他才凝眉沉重道:“王爷,您身上的毒……”

    “菱儿怎么说?”盛启低头看着被他侧抱着的小人儿,那时被子将她几乎盖得密实,只有他低下头才能看见她娇俏的睡颜。

    “菱儿姑娘吩咐属下将记载下‘跗骨’的文卷都找出来给她,此后并未再提此事。”也是因此,魅夜才十分不安。

    盛启听言沉默,对于“跗骨”这种毒,其实他比魅夜还要清楚。在知道自己中毒的那一刻,他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只是若真的功力尽失而再不能恢复,于他必然是一场灾难。

    魅夜见盛启不动声色,倒是更有不安:“属下会加紧查解此毒。”

    “当日我穿的那身衣物,可知菱儿收在何处?”盛启反是问道。

    “属下不知。”这两日盛启的换洗都是云菱在弄,他们自然不清楚。

    “你先下去,此事急不得。”盛启自己明白这毒棘手,不可能让魅夜立即就能配出解药。毕竟这在传言中,可是无解药的存在。

    魅夜颔首,在要退下之前踟蹰问道:“属下有疑,不知可问不可问。”

    “说。”盛启目光看向魅夜,心知他要问之事该与云菱有关。

    “菱儿姑娘天赋异禀,医术更是莫测。王爷可知她师从何人?出处何来?”魅夜的问话撞入盛启的心扉,他确实都不知道。他对这个小人儿除了她面上的这些身份,其余的亦是一无所知。

    “你们只需知,她是厉王妃。”盛启的回答让魅夜惊抬起双眸,那眼神里有不可思议的震惊。因为盛启的回答,让魅夜清楚他亦是不知云菱的来历!可即便这样,还能全信么?

    “当日本王便说信她,你们当知本万素来言必行之。”盛启的话不仅说给魅夜听,亦是要他传告其余三人。

    “属下明白。”魅夜不再多言,行礼告退而出……

    盛启则靠着被衾,手臂轻勒住那熟睡中的小人儿,他那唇角微勾起道:“菱儿,本王记得你要跟本王说你的秘密。”

    熟睡中的云菱自然没能回答,不过那靠着他沉睡的模样,已足以让盛启心头泛暖意。这两天该是把她累坏了,竟然一瞬间就睡得这么沉。

    可他看着那柔软呈在他眼前的菱唇,看着她如熟桃儿润泽可人的小脸,总想低下头去亲咬,却又怕扰了她的好眠。

    盛启还是缓缓闭上眼,感受着怀里那一抹温软,他本有些凝着的眉心微微舒展着。疲倦渐席,嗅着她身上干净而清甜的药香,他亦是好眠入梦。

    等云菱被饿醒之后,才动了动身张开眼。发现自己正靠着盛启的胸口睡着,一睡醒兀然发现自己如此亲密的贴着一个男人的胸膛,倒是令她又一阵的不适应。

    云菱揉了揉眼,支起身准备起床。但本环在她腰上的手却紧了紧,她抬头看向盛启的脸,迎面便有温凉的气息袭来。

    他亲吻着她的唇角,浅浅细密的袭着她的小脸。略有的痒意令云菱缩了缩颈,伸手抱住他的头,有些惺忪的笑道:“停呀——痒痒,快停下来。”

    “偷袭!”云菱捂着脸看盛启,眼前是后者那双黑沉的眸,看得她心慌慌的。

    “嗯?把手放下来。”盛启的气息就吐在云菱的手背上,她摇摇头往后退。

    “我不亲你。”盛启只能哄道。

    云菱瞪着眼怀疑的看着盛启,后者轻颔首。她才撤了手掌,那一张本就娇嫩的小脸,此刻都染了红霜。

    不过云菱的肚子不真气的叫了一声,让她面色更红的埋进盛启的怀里。只听到他低醇的笑声,并着吩咐长风传膳的声音。

    云菱想着其实她也算是脸皮很厚的人,可每次被他这一双黑眸盯着,总会生出一些心虚来。如此没了底气之后,她就容易被调戏成功。

    盛启的膳食,是魅夜调配的药膳。云菱的膳食,是一贯的大鱼大肉高蛋白。用她的话来说,她正在长身体,必须得好好养着。免得到时候该长的地方都不长,又错过了黄金发育期可就得不偿失。

    盛启在床上置了小榻,因为左手靠近心脏,云菱让他别动,所以他只能独臂用膳。不过看见云菱欢欢乐乐的在一旁吃食着,只觉得这药膳比往日里他吃的要可口得多。记得上回一同用膳,还是她伤了风寒之时,那会她胃口不好,吃得并不太多。

    “来,你吃吃这个。”云菱回头看见盛启正看着她吃,她见他那本朱色的唇还苍白着,这回醒了可得好好补充营养。药膳对他的伤口好,但是营养还是单调了一些。

    看着云菱送到嘴边的肉,盛启倒也张嘴吃下去。知道她的医术本也不弱,给他吃的自然是为他好的。

    “长风!”云菱又喊来长风道,可怜后者本是堂堂影卫,如今沦落成贴身小厮。

    “菱儿姑娘有何吩咐?”长风也不敢有怨言,这小姑奶奶迟早都是厉王妃,自然要先巴结好了。

    “再备一副碗筷来。”云菱说明道。

    长风听言微愣,这也没客人来用膳吧?

    “没有碗筷了么?”云菱不见长风有动作,不由纳闷道。可这不应该啊,这么大的军营碗筷不够多丢人?!

    “不是,属下这就去取。”长风回复后,带着疑惑去加碗筷,心说难道菱儿姑娘用膳都喜欢用两幅碗筷?

    “何必再加。”盛启喝完药膳,目光看着云菱示意:这不就有了么?

    云菱看着愣了愣:“那你刚才不说。”

    盛启却不回答,他只是觉得,看着她号令他的属下,便有一种同为一体之感。而这种感觉让他心情愉悦……

    云菱伸手端过碗嘀咕:“古古怪怪,你不是失血过多傻了吧?”她说话间,已经给盛启盛了饭,挑了青菜等维生素丰富的菜,再有精瘦的肉、肝脏和蛋等富含锌和蛋白质的菜式。

    “吃吧,要都吃完!”盛启盛药膳的碗本就不小,结果云菱给他堆砌的东西简直就要掉出来了。

    “吃多了会撑。”盛启看着这一大碗的饭菜说明道。

    云菱摇摇头:“你流了那么多血,伤口这么大,自然要多吃点补回来。”

    “魅夜的药膳很补了,吃撑了是会不舒服的。”盛启拧了拧眉,他本来胃口不佳。吃这药膳不过是知道为了伤势好,再有看着她吃得欢快,他不知不觉也就吃完了。

    “没事,多撑几次胃就变大了,以后就不会撑了。”云菱笑眯眯的看着盛启道,她知道他刚醒胃口不好。但这两天她一直给他喂的是流食,没什么营养,不过喂的也蛮多,倒是不担心他一下子吃这么多会伤了胃。

    “有这样的道理?”盛启怀疑的凝着云菱,后者笑容可掬的点头:“当然,我是大夫,怎么可能会骗你呢。吃吧吃吧,不然马上要凉了。”

    只等长风禀报进帐,便看见盛启似乎拧着眉头在用膳。而且是好大一碗!王爷的饭量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可长风不知道,他们家王爷是被苦着在吃。偏偏苦了他的人笑容满面,循循善诱不好拒绝。

    “菱儿,本王吃不下了。”盛启罢工道。

    云菱看着盛启已经吃了一半,可是只挑了肉不吃青菜和萝卜。

    “这个怎么不吃?”云菱挑起青菜问道。

    “清清淡淡不好吃。”盛启倒是诚实。

    云菱听言眼角抽了抽,她不知道盛启还有挑食的毛病!

    “这里面含有的东西对你的伤口好,乖乖的吃完。”云菱想到去实习的时候,好些小朋友就得哄着才肯配合多吃青菜和谷类。

    盛启听着云菱这说话的口气就忍俊不禁,她这是当他小在哄他?也不看看自己多小,再看看他多大。

    “吃吧。”云菱把菜送到盛启嘴边,后者几乎被塞着吃。

    “菱——”盛启要抗议,却便宜了云菱塞菜。

    等勉为其难的吃完,盛启只觉得真的吃撑了,正一脸郁闷的半躺着。

    云菱却去她的医箱里翻了一阵,给找出一只瓷瓶来道:“当当当——云菱牌消食丸,来——吃一颗保管不撑了。”

    “你不知道你自己流了多少血,那些棉布和血水送出去之时,可是把长风他们吓死了都,多吃才能多补。”云菱也知道吃撑了其实不应该,可是他的身体状况不好。她又不能给他打一些可以快速补充能量的点滴,甚至消炎的针都没有。一切只能看他个人的抵抗能力,可唯有身体强壮抵抗力才能好。

    “本王会没事的。”盛启知道云菱担心,此番的情况也确实是他自己不能控制的存在。还不能让魅夜他们给他运功疗伤,因为他体内有“跗骨”之毒。

    “还好现在是冬天,相对于夏天来说对伤口的恢复还是比较好的。我现在就希望你好好康复,早点没事才能安心。”云菱知道盛启虽然醒了,说明手术是顺利的。可是伤口一天没痊愈,对于此刻的他来说都有可能发生变故。

    “菱儿——”盛启听着云菱絮絮叨叨,不由伸手轻拍着他右侧道:“过来。”

    不想云菱却摇头:“不成,我先给你换药。”

    “嗯。”盛启听说她要换药,想到这两日他的换洗都是她再弄,倒是有些兴味的盯着云菱看。

    云菱起初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等察觉出他眼神里的别样意味,不由就有些不自然了。原本这两天她给他换药并擦身换衣的时候吧,还能惬意的欣赏某人除了下三角之外其余的风光。可现在这人醒了,她还能淡定的看么?

    等云菱硬着头皮上阵,开始解盛启衣襟的时候,只觉得这男人的眼神真太暧昧了!

    “闭上眼!”云菱不干了,她此刻的思想很纯洁好么?她是医生,摸一摸病人很正常好么?

    “嗤——”盛启轻笑着,自伸手解开了衣带:“扭捏什么?这两日不都让你看完了么?”

    云菱吸了一口气道:“那是你盯着我的眼神不对,不许胡思乱想。我现在给你换药,你乖乖闭上眼。”

    “你换你的,为何要本王为闭上眼?”盛启不乐意了,他就想看她两眼贼光的模样。

    “你影响我工作。”云菱振振有词。

    “本王不闭眼。”盛启要坚持。

    “那我找长风来帮你换。”云菱气鼓鼓道。

    盛启凝了她一阵,只能妥协:“本王闭上眼,你换吧。”

    “这还差不多。”云菱喜滋滋的去准备,再吩咐长风打了热水来。

    虽说着有些旖旎,但云菱拆开纱布之后,看见盛启的伤口愈合形势并不明朗,心中不免生担忧。尤其是那一段她为了了解新制的羊肠线在盛启身上的效果,在外伤上也给他缝的那一段:羊肠线有化开的趋势,可是他的伤口还未有良好愈合的状态。而且羊肠线似乎并发了一些炎症?!

    “怎么了?”察觉到云菱的气息不对,盛启开口询问。

    “你来看看你的伤口。”云菱的声音有些沉,可以确定现在是轻微炎症,而他的心脏上也缝的是这种线!

    “这里有轻微的炎症,而这里是外伤,我每日都有给你换药,可是还是有炎症。那么你里面,按照推断应该会更严重。”云菱眸光不自觉出现了慌乱,此前果然是他想得太好了。

    “无妨,过两日便会好。”盛启倒不觉得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没有这么乐观,如果炎症严重下去,你会高烧不退,全身因炎症毒素感染而死。再可怕一些,若演变成破伤风,那么在这种医疗时代,你就只有等死的份。”云菱伸手揉着脸,她不应该做这个手术的。

    心脏是好玩的吗?上次给盛繁华动脑没弄死人,那就算是侥幸了。现在盛启这种状态,如果其内心脏的伤口发炎,而验证没能得到及时的遏制,那么他真的就完了!云菱想着就忍不住眼眶发热,她的冲动真的会害死人的。

    盛启将沮丧的小人儿搂入怀里,他光洁的肩膀有让人舒适的温度,坚实的骨架托着她的头颅。他轻抚着她的背道:“如果你不这么做,我可能已经死于非命。现在我不是还没事么?你难道就没办法了么?”

    “呜——”云菱靠着盛启的肩膀不由喉口发堵,她张嘴轻咬着他泽光的肌肤,忍着那一阵懦弱的哭意。

    “菱儿,告诉本王你的小秘密。”盛启搂着小人儿的脑袋,肩膀上轻微的软痒令他下颚抵在云菱的头上,那棱角分明的下巴轻摩挲着她的青丝。

    云菱身体微僵了僵,不过这是她答应过的事情。只是这事倒不知要从何说起,他听了会信么?

    盛启的手掌轻抚着云菱的青丝:“不能说么?”他却很想知道,并非是探究,而是想知道关于她更多的事情。

    “不是,只是说了你可能会觉得很古怪。”云菱直起身,盛启的唇却凑过来,直直的轻咬了她的菱唇。惊得她一愣,他却轻吮了她那娇嫩的唇……

    云菱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盛启却是早有预谋。那夜在宫道上,他总觉得这幻觉滋味不错。此刻他的动作仍旧生涩,探出的舌也只是在她的贝齿外流连,根本不知道怎么探入她的嘴中……

    等盛启松了唇时,云菱还在犯傻。他浅笑的轻捏了她的小脸,她才回神过来:“混蛋,偷吃我豆腐!”可是他的唇也很软,咬得她心里酥酥的。

    “你的古怪还少么?本王像是吃不住的人么?”盛启轻抿着唇,略有得意的看着那因他的作为而更娇嫩的小唇。

    云菱迎上盛启那双黑眸,很黑远无边,带有浅暖的笑意。他轻抿着的唇,因为方才吻了她而恢复了本有的朱红之色。她忙别开眼,省得一会自己被色迷心窍。

    “这么说吧。”云菱清了清嗓子,伸手一面开始给盛启清洗伤口道:“我其实就是活过一辈子的人,不过上辈子早死。老天大约是觉得有愧于我,让我带着记忆重生了,所以我记得过去的一些事。而那天出现的灰衣术士,其实在上辈子也出现过,只是时间上有出入,所以我是知道他们的。”

    云菱简单的说明着,并没有将自己更匪夷所思的穿越来历说明。反正这就是她为什么知道灰衣术士的缘故了,这也是她的很大秘密了。

    不想盛启却大力的将她勒入怀里,惊得她忙道:“别拉动了伤口!”

    “死过一次?”盛启过滤出她这番话的意思,听到她说的是重活,心里顿时一阵抽搐。也不知是否因此扯动了伤口,他只觉得有东西子心口流了出来,他疼得吸了一口凉气。

    “怎样?是不是真的抽动了伤口!你有必要这么激动么?万一裂开了怎么办?”云菱听出他这一口抽气声,若非疼极,他怎么会抽气?!

    “别动。”盛启抱着云菱低语道,他是很疼,可能牵扯倒了伤口。他抱着她缓缓的换着气,尽量让自己平复下来。

    云菱由着他抱着,生怕他一激动伤口真的完全开裂了,那她不是白忙活了一场么?

    “告诉本王,谁害的你?”盛启听她说了是早死的。但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早死,而且她这样健康。

    “就是那个渣太子,还有我那个渣妹妹。”云菱破口而出道,那声音还带着委屈。明显是把盛启当自己人了,她却还未有太多的感悟。

    “如此。”盛启轻吐了一口气,因为不能太用力的抱着她,所以只能这样拥着。

    “所以我自然是要帮你的,我不能让渣太子当皇帝,否则我的小命会很快完蛋。”云菱如此说着,盛启听言也不觉得郁闷。她如此直接的说来,总比藏着掖着的好。

    “按你说的,是不是在你此前的记忆,我就是死了?”盛启问得倒平静,原本按照对方给他布的局,确实应该是一个死局。

    云菱凝重的点点头,这也是她一直比较悲观的原因。她现在在做的事情,包括她逆天而来重生于此的事情,都非常有悖常理。她不知道能否拧得过原本的规律,所以她很担心盛启会没命。

    “从前如何且不提,但本王如今不想死。”盛启的嗓音低醇略哑,给云菱一本正经的说明道:“本王还想你给本王生孩子,如此死了怎么能得偿所愿。”

    “嗯?”云菱听着一愣,脱了身盯着盛启,可他还说:“什么鱼水之欢,什么软玉温香本王都没试过,就这么死了多可惜。”

    云菱听得俏脸通红!这混蛋都想什么?!

    “娶妻生子,爱妻过日子,本王都没试过。菱儿,你得救本王。”盛启可是有很认真的想过,从前么不好意思说,如今她已经答应了亲事,那自然是可以说了。

    云菱听言通红的俏脸倒是稍微降了温,她看见盛启说得仔细,那双黑眸里有着明显的渴望。她就知道他在很认真的跟她说,他对于他们未来日子的憧憬。没有花前月下,没有缠绵情话。但是他想的,都是过日子之后,夫妻会经历的事情。

    “你活了二十六年,现在想起来要做这些事了?”云菱不禁问道,心底的暖意也在泛滥。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这么可爱!

    “嗯。”盛启轻抚着云菱的俏脸,有些郁结道:“可惜还得等两年。”

    “噗嗤——”云菱不由笑了,抱着盛启哈哈大笑。

    “菱儿?”盛启不明云菱为何笑成这般。

    云菱吸了吸气,控制住笑意道:“好,我救你!但是呢,我得跟你说个事。”

    “何事?”盛启见她笑得眼眶都泛了泪花,食指方轻轻为她拭去那轻微的湿润。

    “十五岁虽然可以嫁给你,但是还不能让你有什么鱼水之欢的体验,更不能给你生娃。”云菱正在科普教育。

    “为何?”盛启拧眉,她不乐意?

    “因为那时候我的身体仍旧没长好,这些事可能会让我的身体被伤害。最好是等到十八岁以后,如此一来就不会有危险。”云菱笑眯眯的解释道。

    “十八么?”盛启倒是不怀疑云菱说的话,她毕竟是医者,医术又非寻常。她既然这么说自然是有道理,不过她十八岁那会,他已经三十一了!

    “嗯。”云菱倒也没撒谎骗他。

    盛启默默记在心里,只道五年也就是打一仗的功夫。只要她不嫌弃,他倒也不在意。当然此刻的他,还不知道擦枪走火,以及情到难自禁的痛苦。

    “你先歇着,我去看墨夜哪儿的情况。”云菱伸手给盛启穿上衣裳道,幸好这帐内的炉火旺,不然他既受伤又再感冒更难好了。

    “看什么?”盛启不解询问。

    “我在弄一种新药,如果你没事最好。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但能捱到新药研制出来,应该也能活下来。”云菱解释道。

    “那你去吧,早些回来。”盛启像是吩咐小妻子一般说道。

    “你先睡,我回头还去看些东西。”云菱却不想让他等着。

    “你搬过来这儿看。”盛启指着床边道。

    云菱点头:“成,那我先出去了。”她说话间扶着盛启躺好,随后才要起身,就被他搂了去,直接是将她的小脸咬了一口才松手。

    “混蛋,不是说了很痛么?还咬这么大力!”云菱摸着小脸抗议。

    “本王让你咬回来。”盛启浅笑回答,还侧了脸迎接她上去咬。

    那会帐内的灯火将他泽光的肌肤耀得更蜜,他这样侧着的脸,给人一种沉远的高贵冷俊气质。因不见她扑上来,他回眸凝着她。他那黑眸在光晕下散着一层动人的星光,那是他心情愉悦的表现。

    云菱直接凑上去,抱着这招人的男人的颈,狠狠地咬上一口!咬了他还在笑,那就再咬大力一点!

    盛启抱着小人儿的腰,她倒是真舍得,这怕是要咬出血了吧?还知道别的地方皮厚,唇上自然是薄一些,这回该要被她咬出血了。

    云菱松了唇,看他伸手轻抚着受伤的唇畔。她恶狠狠凑上去,在他脸上都咬了几口:“让你再咬我!”

    “嗤——”盛启真舍不得放开这小人儿,她怎么能这般有趣。她就不知道她这样招摇的咬了,一会长风他们进来见他满脸的齿痕,都会明白是她犯的事儿么?

    “好了,睡吧。”云菱看着自己的杰作,还在十分得瑟之中。等给盛启盖好被子,她才喜滋滋的扬长而去……

    而在魅夜的帐内,云菱看见他完全按照她的要求,在一只只盛有半成品液体的被子上做了一二三……的标识。

    “这些东西之后要怎么弄?”魅夜看着罗列在架子上,共计有三十二只的小瓷碗道。

    “还要再等几天,你帐内的炉火要一直保持着,这样它们应该会比较快好。”云菱查看了一下道。

    “这一点属下会注意,不知王爷伤势如何?”魅夜挂心着。

    “我来也想请你一会过去看一下,他的伤口有些炎症。看来汤药和药膳的作用仍旧不够,你有什么别的办法么?”魅夜的医术不弱,且是这个时代的医生,对于这种条件下,病患出现伤口感染该如何处理会比较清楚。

    “一方面加大药量,我这儿也有些丹药,你每日给王爷吞服一枚。”魅夜去翻出装药的瓷瓶道。

    “这种好东西怎么现在才给?”云菱纳闷道。

    “若是没有炎症,吞服这种丹药等于吃慢性毒药。”魅夜解释道。

    “那走吧,一起过去看看。”云菱拿了瓷瓶邀请,并让魅夜先过去,她则去此前办事的营帐里取东西。

    只是云菱进帐不久,墨夜却来报。

    “什么事?”云菱有些奇怪,按说盛启醒来了。这一向看她不顺眼的墨夜,不是应该有什么事都去找他的王爷么?

    “张默来了。”墨夜回复。

    “哦?请他进来。”云菱听言说道,她想该是侯府里有事,否则张默没有她的吩咐不会来营里。

    而云菱猜测的不错,张默给她带来的确实是侯府里的事。

    “她把哑婢、流玉和周妈都抓了?”云菱捏着手上的纸,口气带有明显的冷意。

    “若非属下功夫较好,也该被拿了去。侯爷并未过问此事,一切都由老夫人做主。”张默身上有伤,可见他能出来也并不容易。

    “真是好祖母、好爹,为着什么事这么做?”云菱冷笑说着,可也觉得事有蹊跷。按说她在太后寿宴上那么风光,他们不应该会再像从前那般对她,毕竟她有了不错的利用价值。这也是她放心流玉等人留在府上的缘故,那么现在又是唱的哪一出?

    “属下来不及查明,因事发极其突然。今晨老夫人还往宛苑送东西,午后就让府上的护卫拿人。”张默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墨夜,你可查清楚是何事?”云菱询问道。

    “缙云侯府近来守卫变得很森严,尤其是这私有的地牢更是难以进入。硬闯倒是可以,但怕是有去无回。”墨夜回复道。

    “我知道了,此事先别告诉王爷。”云菱思虑着道,这事情得摸清楚看是针对她的,还是针对盛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