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 > 第40章 婆媳相逢,谁胜谁负?

第40章 婆媳相逢,谁胜谁负?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菱反手握紧盛启的手掌,以她之聪慧,已大致断定了来人是谁。只是她此时还有些不明白,如此大局已定的形势,请此人来有何意义?但很快她就明白了……

    只听太后在训斥章台之后,尚且盛气凌人道:“朝廷供养各位,皇帝倚仗众位,可尔等大臣倒好。今时今日,齐齐来逼宫?试问皇帝可有失德?”

    朝堂内一时间被太后咄咄逼人的气势所压,后者一身凤服,一步一步踩着乾坤殿中央的红缎走上帝座跟前。而她身边着藏青色宫装的妇人,那威仪的气势亦是不逞多让。两人踏上台阶,倒是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

    太后则在走上台阶,身立于皇帝跟前时转身面向一众朝臣。她那双描画深浓的眼眸看向云菱,看向盛启。

    “帝星护身?天命所归?”太后嘲讽一般说着,眸光里有数不尽的不屑之意。那不屑里,有着高人一等的跋扈,仿佛她身来就比盛启高贵典雅。

    云菱忍不住要站出身,却被盛启紧握着手掌。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后者的眸光里却琉璃着一些意味不明的光,那些光里有斑驳的痛心。

    “厉王怕是中了女色荼毒,才会脑子发热,勾动邪术,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作为。云家此女,妖邪之体,祸国殃民,合该火刑处死!”太后刻薄至极的话语数落而出,其口气嚣张之极。

    云菱听言再是忍不住,方行礼便道:“太后年上五旬,本当颐养于后宫之中。今朝堂大事,自有朝中将相忧心。太后不分青红皂白一番数落,臣女不知您可是一叶障目,还是佛前青烟冲了脑子。”

    朝臣们听言瞳孔陡大,哪里想到云菱的回击比太后还要凌厉,竟然是不管对方身份,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讽骂回去。

    “放肆!”那一路沉默的妇人终于开口,而这一句话的口气凌天,颇有一种肃穆的高压。

    云菱听得她开口,倒是言笑晏晏:“臣女素来直率,所言所行自来正当。原本皆是女子,就不该在这等时候出来指手画脚,此为大盛祖制所规,更是大盛律例所禁。臣女不知太后娘娘与您,可是不懂得大盛礼制。”

    “启儿,这就是你挑的,想要入我厉王府的王妃人选?”妇人一句话,正式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云菱心中了然,心道果然就是盛启的母妃。也就是先帝死后,一直于明山诵经十载的娰太妃。

    据说娰太妃亦是个传奇的女子,曾经宠惯后宫,几乎要将皇后,也就是如今的太后取而代之。然其来不知因何缘故,娰太妃与太后反而情同姐妹。是为先帝后宫中,一对和谐姐妹花的代表。

    盛启听言却是不语,他的手掌只是一直握着云菱的小手。如此态度已经表明了太多,尤其是娰太妃当众问话,他却是一字不回,可谓是驳了娰太妃的面子。

    “启儿,看来十载未见,你是忘却了礼孝之道。”娰太妃口气严厉,甚至看着盛启的眸光都有些刻薄。

    娰太妃也不等盛启回话,只是将眸光扫向一众大臣:“我儿盛启,先帝册为亲王。按大盛祖制,即便太子失德,尚有其余皇子可承袭帝位。尔等将我儿推向帝位,可是要陷他于不仁不义?”

    “回太妃娘娘的话,臣等此举,只是顺应天意而为。帝宫紫微星,非妖邪可控,厉王爷若非有帝皇之格,定不可催动帝星演变。正如云家小姐所言,太妃与太后娘娘理应颐养后宫,不宜妄自菲薄,引火焚身。”云锡也不客气了,反正得罪皇帝跟得罪太后都是一样的结果。

    “臣附议!请太后、太妃娘娘摆驾后宫,朝堂政事,自有臣等与圣上定夺。”齐向天也觉得这时候出来这两老女人不妥。

    章台的话算是好听一些,只听他亦是道:“太妃、太后娘娘自随先帝至今,理应知理明理。且今日论断盖有证断,是非曲直臣等心知肚明。”

    “臣等附议!”朝臣附议,一力赶走太后和娰太妃。

    “可笑,哀家贵为千岁之尊,匡扶新帝有功,尚且被尔等论断不可参此事。如何云家之女,区区黄毛丫头,反而立于朝堂之上?”太后反驳讽刺,她倒是要看看这些臣子有什么好说的。

    “云菱代的是本王,本王允诺澄明。”盛启开口了,维护的是云菱的地位。

    娰太妃听言,一双黑精的眸射向盛启,口气无丝毫善意:“呵——哀家生你养你,如今功勋盛大,倒是不忍母妃了是吧?”

    “各位大人,哀家也不多说。只这等不尊孝道者,可有德行登基?”娰太妃明摆着是不让厉王登基,当真是令云菱奇了怪了。寻常母妃,不都希望自己的儿子称帝统江山么?怎么到了娰太妃这里就变了?难道她真的是大义至极?但怎么看都不想吧。

    娰太妃反问之后,尚且冷声道:“先帝便是知晓启儿凉薄,恐其刚愎自用,是故给哀家降过旨意,无论如何不许启儿称帝。此为先帝遗谕,亦是哀家不辞从明山归来,请太后送哀家来朝堂的缘故。”

    “这——”章台没想到娰太妃真的搬出了先帝,他不由问道:“敢问太妃娘娘,您只所言可有圣旨?”

    娰太妃听言看向章台道:“哀家说的是遗谕,即先帝遗留口谕,试问如此可有圣旨?”

    云锡听此跨步出列再道:“太妃娘娘,敢问先帝降此口谕时,可还有人证在?”

    “先帝去时,哀家是守在其身边直到最后之人。彼时先帝再无召任何人,如何来其余人在?”娰太妃反问道。

    “若是如此,只怕不能服众。”云锡直言道。

    “呵呵——简直可笑之极。哀家为厉王生母,哪家妃子不期望自家皇儿能登基为帝。这是何等骄傲之事,哀家又如何不想。然哀家深得先帝宠爱,不敢辜负隆恩。是故先帝既有口谕,言明了不希望启儿为帝。哀家即便再想,也绝不做有违先帝意愿之事。”娰太妃此刻倒是以母妃身份自居了,且还说得在情在理。

    太后听完这话,顺应而道:“朝中新晋官员或许不知,然章台你该是清楚。先帝在位时,多有不喜厉王品性。先帝曾在朝堂言,厉王生性暴戾,乖张而不适宜为上位者。彼时若非娰太妃得宠,只怕连亲王之位亦是不得。”

    “不错……”娰太妃接着太后的话,两人一唱一和。揭的无一不是盛启过往的不堪,简直就像是戏台上对戏的花旦。

    云菱才算是明白太后为何在进殿后如此嚣张,就因着这娰太妃是厉王的生母,而以大盛礼孝治天下的根本,娰太妃若一力阻拦,确实给厉王造成很大的损害。然而这仍旧不应当是决胜的重点,她料想这两个女人肯定还有一手。

    “太娘娘娘,臣女请问,您可真是厉王生母?”云菱断开两人的演说,质疑道:“您说您是厉王母妃,可您现在在做的是母妃会做的事情么?以三纲五常,女子以夫为纲,夫亡则因子纲。”

    “且不说先帝是否有口谕,您在朝堂,在一众大臣面前揭厉王昔日不足。您说您是为不负先帝隆恩,可您生子而教不足,如何有颜面在此说子不善?厉王昔日如何,臣女不知。然自您往明山,厉王乃是国之栋梁。”云菱话说到这里,沉默中的盛京就知道形势有些不对。

    果然云菱一针见血就道:“那么是否可以大胆的推论,厉王从前种种不足,盖因太妃娘娘您在身边。那么太妃娘娘,您教子无方,反说子无德,您不觉得可笑么?”

    “你——”娰太妃没想到云菱会如此不给面子的揣测她,须知她毕竟是厉王的母妃,将来云菱嫁入厉王府,那必然是要侍奉她为婆婆不是么?

    不过云菱就没那么多顾虑了,她素来行事都是人敬他一尺,她敬人一丈。娰太妃如此作为,云菱本身就是看不顺眼的。再说她今天就是来嚣张的,那么既然嚣张了,自然要将嚣张进行到底。

    “再说人无完人,圣贤从前亦有罪孽。厉王从前作为再如何顽劣,却从未危急过社稷。先帝虽圣贤,亦不是先知,不能断身后之事。章老丞相,不知臣女所言,是否恰当。”云菱说完此前一票话,还来拉上章台做垫背。

    因为云菱清楚,章台是那种一旦决议后,不会轻易改变之人。那么他既然决定让盛启登基,必然不会有反复。

    章台也确实如云菱所断,听言便回应道:“太后娘娘、太妃娘娘,昔日厉王之行如何,老臣等心中有数。今日厉王品性如何,朝臣们心中有数。圣上体弱,当颐养天年。太子失德,当与九曲山教化。其余皇子,未有出彩者。太后若一力干政,恕臣等冒犯!”

    “请太后娘娘离朝。”一众朝臣陆续而道,直接把太后气得半死。她就不明白云菱也在此,可说了那么多话怎么就没有老臣去轰。而她贵为太后,却屡次被轰。

    娰太妃踱步走下朝堂,直走向云菱跟前。盛启见此,很自然的将云菱护在身后。

    “当真是好极,十三岁且还未过门,就能让男人死心塌地。”娰太妃讽笑道。

    如此近距离之下,云菱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娰太妃。后者的保养真的是非常到位,已经是二十六岁孩子他妈的人了,眼角竟然也没有细纹。她的五官很妍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媚。经由年岁的沉淀之后,更绽放一种半老徐娘的迷人风韵。

    娰太妃的眼睛很漂亮,盛启的眼想来是遗传自她。黑亮如晶玉,让人见过就难以忘怀亲爱的深广。然而这两双眼眸的光,又是截然不同的。娰太妃的美目里,染上了太多的算计,可能还有不少的血污,所以那黑中有无限的阴暗。

    盛启却在此刻做出了令人不明白的举措,只见他拉着云菱,转身就往殿门外走去。仿佛不想跟娰太妃多说一句话,甚至不想看见她的脸一般。

    “站住!你这是对待母妃的态度?”娰太妃呵斥道。

    盛启听言脚步根本不做停留,那是大步向前,眼看就要离开乾坤殿。这倒是令云菱都有些不明,这事情还未解决吧?

    “厉王且留步。”云锡眼看盛启就要走了,可是今日的目的不是还未达成么?

    章台见盛启这般作为,亦生疑而问:“厉王爷,您这是?”

    “本王要称帝,谁也挡不住。本王不想登基,谁也勉强不得。本王现在不高兴,回府。”如果说云菱嚣张,那么盛启简直就是天下无敌。

    一众朝臣听言,包括皇帝和盛启在内,眼眶都不由突出了稍许。实在是盛启的言论,过于惊悚听闻。他们心中只回响着一个念头,这说话的真的是厉王么?

    而在一众人呆愣如木鸡的那会,盛启已经拉着云菱要迈步出殿了。但是那时候没人能反应过来,他们实在是太震惊了。

    但就在殿门处,盛启停止了脚步,云菱的眸光盯着迎面而来的——邪先生!

    “属下参见主上。”不想邪先生上前,就给盛启行了跪拜大礼。

    “那是——”朝臣们不曾进过皇祠,但是灰衣术士的衣着他们都认得。那是太祖皇帝时期,被太祖皇帝尊为异士者方可穿戴的灰色广袖八卦袍。

    而眼前这一位,不仅身着灰衣服,尚且带有广角灰帽者,只能是灰衣术士中的那五位传奇。传闻那五位传奇不曾病死,一直守护着盛氏江山。

    可那都是传闻不是么?怎么可能有人真的长生不死?可是眼前这一位,又如何解释?难道盛氏皇朝,灰衣术士里出现了新的能人?!

    “邪先生——”皇帝在屡遭打击后,看到邪先生居然向盛启行跪拜大礼,他就经不住再次的打击而失声道。

    “邪先生?!”许多听闻过传说的,都知道邪先生此名号。可不正是那太祖皇帝时期,有册封的能人异士之三,精通八卦异术的邪先生么?!

    那么传闻中这五位强大的能人异士一直守护着盛氏皇朝是真的?!可是,这怎么可能啊——

    一众朝臣凌乱了,他们都无法平静面对一个太祖皇帝时期的人物,如此光天化日之下出现!这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那时朝臣或跪地,或站立着的,都侧头看着殿门口这一幕。看着那邪先生给盛启行的大礼,然后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因为在盛京围剿盛启,灰衣术士还听话的档口,朝臣们多数也在被围剿。而且灰衣术士在京都城的出现,在朝的许多人都是不曾亲眼所见。尤其是邪先生这等人物的出现,更是鲜为人知。

    可是云菱却知道,邪先生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而此刻盛启的状态,已经不容许他再有什么动作。可邪先生的功夫,却是无底洞。至少对于此时的盛启,对于如今的云菱来说,真的就是没有办法战胜的对象。

    邪先生,也是云菱计划里唯一的变数。她原本倚仗的是,一旦肃清了中宫,盛启的帝位稳固了。邪先生因为太祖皇帝的关系,必然不能将盛启如何。

    而现在的形势虽基本达到了她预期的目标,但是娰太妃的出现,太后的嚣张都让她隐有不祥之感。云菱想着,下意识握紧盛启的手掌。她在这一刻忽然觉得,如果她也会武功,如果她也是一名强者,那么情况是不是就会改善很多。

    盛启似察觉了云菱的紧张,他的身体明显往她所在的方向侧了侧,仍旧是那保护她的姿态。可是云菱却知道,此时此刻的盛启,其实是需要她保护的才对。但是即便这样,他还是潜意识的要保护她。

    邪先生则在行礼之后不曾起身,仿佛很尊重的在等盛启发话。可是他跪下的方位和姿势,真是阻挡盛启和云菱走出去的位置。

    云菱眸光微动,盛启却比他干脆利落得多。他在看了邪先生一眼后,就侧了脚直接往一旁走过去。

    “主上可走,此女却不能走。”邪先生起了身,虽未以身体拦住盛启,话音和潜藏的内劲却阻挡了盛启的前路。

    “退下。”盛启的话只有两个字。

    邪先生却躬身道:“主上承袭暗令,属下等理当听从您的吩咐。然老夫被唤醒,却皆因我大盛朝出现妖异之事。”

    云菱听言水眸闪了闪,她一瞬间明白了邪先生的意思。可是这种明白,同时让她觉得内心有些害怕和彷徨。

    不等盛启有话,邪先生的目光已经跳跃着诡异的火苗射向云菱,并以他平无波澜的音调道:“此女根本不是善类,她本是太子殿下的连理人。她该是历法上将来会出现的云德皇后,却因不满自身际遇,而以妖术扭转乾坤,带着先知般的能力重生。”

    “哗——”一众人听言愕然,有小声的议论开始扩散。

    没有人愿意相信邪先生的话,因为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匪夷所思。而且如果邪术能施展到这等程度,那简直堪称神佛。那么这样的人简直太恐怖了,她完全能颠覆一个王朝!她绝对有这样的能力!

    可是这样的事情由邪先生这同样诡异的存在道来,其可信度却水涨船高。而且若是云菱真的是按照邪先生所说,如此重生而来,那么此前很多想不通的,云菱为何能以十三岁而如此惊才艳艳就都明朗了。

    其中最为相信的,莫过于盛京了。他的目光刹那间凝聚在云菱身上,原来她本是他的女人。原来她知道了他的一切,可是却背叛了他,还与他为敌。难怪她会知道那么多关于他的事情,难怪她可以在太子府布局得如此精细。原来都是因为,她本就是他的枕边人。

    “嗤——”云菱却笑了,她坦然道:“邪先生此话,可有证据?”

    “如果您没有证据,那么是不是可以指着谁都能说其是妖孽?灰衣术士,本只能在接到暗令行动。但邪先生的行为,似乎已经脱开了这种束缚。也是呢,作为如此有能耐之人,被困在皇陵这么久了,心思是否还如从前那般效忠盛氏王朝呢?”云菱的问话,敲击着一众人的心。

    “有道是人心易变,三百年的时间里,邪先生到底是否变了一颗忠心呢?”云菱不介意将话说得更直白。

    “我之母亲齐素云,身怀大盛圣物。幼时菱儿听言,圣物里潜藏着一份大盛的绝顶机密,事关大盛的基业。”云菱也不走了,她就站在乾坤殿的门口讲故事。

    “菱儿幼时不知其中含义,如今真正见识到了邪先生的能耐,明白母亲所言,指的必然就是传闻中守护盛氏江山的五位能人。那么我可否这样理解,邪先生您针对菱儿,是为了能在我身上寻找道圣物的踪迹,从而摆脱某些你不愿意维持的现状呢?”云菱青黛轻扬咄问。

    邪先生听言眼眸中的火窜了窜,也不知是因被说中了心事,还是因料想不到云菱会这么掐话。

    太后听言眉头却蹙了蹙,大盛朝有圣物,并且在齐素云身上之事,本只是少数人知道的存在。可如今云菱这么道来,可不是让全天下都知道了么?

    太后不明白云菱为什么要这么做,有道是财不外露不是么?何况圣物这种关键的东西,被人知道后她难道还能有好日子过?

    可太后不明白的事情,娰太妃却看透了。她知道云菱就是要这种效果,而当天下人全都知道后,某些暗中的动作,却没有此前那么方便做。因为暗中的人太多,反而形成一种对于云菱来说极好的保护。毕竟人多肯定泄露踪迹的机会更多,而且这些人还可以先内斗一番。

    “你若不是妖孽,如何能掌控住我儿?你若不是妖孽,我儿见我如何爱答不理,任由你造次于哀家跟前?”娰太妃一路走向殿门。

    “邪先生若非有证据,如何会道出这等等于乱民心的话语。”娰太妃缓缓而道,神态里没有半点此前被云菱顶撞的怒意。

    娰太妃的申请高远,让云菱只觉得眼前此女,十分让人捉摸不透,与方才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天下皆知哀家在明山诵经十载,却不知哀家这十年里,只诵读一种经文。那便是太祖皇帝自西域引来的——般若大经。”娰太妃话落,章台、云锡、齐向天等少数人面色都变了变。

    般若大经,由太祖皇帝南征北战时所得。据闻很难诵读,必要有非人的毅力和坚持,以持之以恒之心,历常人无法想象的枯燥方可得其真谛。而常年诵读般若大经者,本身有极强的念力和正力,可僻除一切邪恶。

    “任何邪术,在般若大经之下,必然失去成效。”娰太妃盯着云菱,黑眸里那一层精光褪去,余留一种深黑到极致的混沌。这种混沌,让人觉得脊背生寒。

    云菱才知道,此时的娰太妃,才是真正的她。这样的娰太妃,根本不是太后能够驾驭的,那么她之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

    盛启捏着云菱的小手,在他们的前面有邪先生,在他们的后面则有娰太妃。这几乎就是一个困局,也是太后之所以淡然嚣张的倚仗。

    娰太妃和太后拖延时间,就是为了等邪先生的出现。由后者来困住两人,由娰太妃来逼云菱,而结局就是可以将盛启击垮!

    此时此刻,章台等人不再说话。云锡和齐向天也没有再站出来,因为他们都觉得再相见后的云菱,跟从前完全是两样。尤其是云锡,只觉得很多时候,看见云菱都觉得自己的气势要矮上一截。

    “怎么,觉得本王身重剧毒,功力全无,就可堂而皇之的欺负本王的人了?”盛启话音冷厉而出。

    “主上息怒,属下只是怕您被邪术蒙蔽。”邪先生躬身拜道。

    “你恐怕忘了,我盛氏天生有僻除邪术的血脉传承。”盛启搂住云菱的腰身,说话间嘲讽的看向娰太妃:“您自己恐怕忘了,在本王的身上,天生带有一个字。这个字是什么字,为何会消失你心知肚明。”

    娰太妃的眸刹那间碎了出黑色的光,其内的惊骇如巨浪翻卷。云菱想,她大概是完全没想到盛启会说出这番话。

    “退下!”盛启说完,目光扫向邪先生,其眼神里有不容置疑的霸气!

    邪先生的目光停留在云菱的身上,他似乎还不打算退。可这时候盛启却松开云菱的手,在后者还没反应过来时走近邪先生,随后冷笑的要展开左手手掌。

    “别——你走,我不诵经!”娰太妃却将眼神射向盛启,她没有开口,但是盛启听得明白。

    盛启收回了左手,将右手伸回云菱跟前。后者伸手握住,心尖却凝聚了万千的疑惑。但盛启没有给她停留的时间,他拉着她走出了乾坤殿。

    但是盛启在走之前,却狂傲霸气道:“礼部选好时日,一月后大盛要换新帝。”

    “恭送厉王——”齐向天这回的反应比云锡快了,那些早已归属盛启的朝臣,齐齐跪地恭送盛启。

    太后的面色刹那间惨白,她知道盛启虽然走了,但是因为娰太妃和邪先生的相继败下阵来,已经无人可帮她了。

    皇帝再是支撑不住的剧咳,他知道一切都已成定局,他这皇帝位是保不住了。一切都完了,全部都没有了。

    盛京却站起了身,目光凝聚在云菱那娇小的背影里。他很清楚今日一切,他败得一塌涂地。但是他知道自己收获了一点,那就是对手强大的根源找到了。可是他不知道,云菱不会再给他翻身的机会,这又是后话。

    但无论乾坤殿众人此时的心思是什么,云菱此刻已经无暇去顾及。因为盛启在走出乾坤殿后,他的脚步就越来越快。甚至云菱自己需要小跑,才能跟得上去。可是她没有喊,她坚持就这样跟着盛启的步伐。

    一直到车架边,墨夜打开车厢门让两人进去。云菱才要喘气,却被盛启抱起钻进了马车里。随后盛启下令:“快走!回厉王府!”

    “是!”墨夜听得出事态危急,他即刻上车架策马出宫。

    云菱则在盛启下达命令之后,伸手抱住他的头,摸到他正在渗出的冷汗!

    “盛启,你怎么了?”云菱看见盛启的满色青灰下来,那种青灰里,有可怕的生命衰败迹象!那是她从前在医院里,看到人之将死的脸色!

    “盛启,不要——不要吓我——”云菱的泪珠那一瞬间都飙出来了。她急促的抚摸着盛启的脸,试图将他的面色戳红润。

    盛启虚弱的喘着气,他伸手握住云菱的小脸:“回王府,不要让我母妃见到我,无论我的情况如何,都不要被她看见。”

    “好!我怎么帮你,你别出事好吗?”云菱紧握着盛启的手掌吸着气认真道,她的目光里有前所未有的坚定:“盛启,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所以不要出事,仅仅是为我也不要出事。我需要你,我需要你一直支持我帮助我。盛启,我需要你!”

    “菱儿——”盛启的手指甲颜色都灰白了,他捏着云菱的脸。

    云菱低下头,一口咬住盛启青灰的唇。她抱紧盛启的肩膀,她以最热烈的方式,表达她此刻的心意。

    “我知道,你身上有非同寻常的存在,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我只要你活着!”云菱一吻完,小手紧握着盛启的手掌,定定说道。

    盛启喘着气,看着眼前近在咫尺,方才就在他唇上的娇嫩菱唇。看着菱唇主人的眼眸里,那清楚干净的关切牵挂。他看到那两汪春水里,有他不曾见过的柔软,那种柔软非是寻常的软玉温香,而是一种柔韧的缠绵。

    “拔出我的剑。”盛启虚弱道。

    云菱听言立即照办,她看见此时的青剑十分暗淡,如同它的主人般暗无生机。

    “用圣物,控制我。”盛启想到的,唯一能控制住他此刻身体衰败的办法,就是以圣物之能了。

    ……

    ------题外话------

    感谢:蔡娟送了1颗钻石,么么谢谢亲爱哒╭(╯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