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 > 第14章 一朝红颜,毒舌厉王

第14章 一朝红颜,毒舌厉王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盛启那双黑眸,在看到赫连繁烬之时并未流露意外之色。因为破颍州城的齐军主帅,正是传言被贬为庶民,打入天牢的赫连繁烬。

    高盛太后在大齐的朝堂上,在天下人前玩了一把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她将所有人都玩于鼓掌之间,造就了这一场成就赫连繁烬的大胜战。

    须知颍州城不仅有天险,且有二十万颍州军镇守。而这二十万颍州军,是盛启的亲兵,是大盛朝中最为精锐的大军之一。却被赫连繁烬带齐军轻骑十万,联合西域、南蛮盟军二十万,共计三十万军所灭!

    而此役赫连繁烬所率大军,损伤不足三成!而颍州二十万兵马,却死伤殆尽!这足以让天下人,对这位年方十八的少年将军侧目相看。

    赫连繁烬本人,不仅因此役一战成名,更是身复王位。且名正言顺的,掌控了大齐半壁兵权,成为此役最大的赢家。

    “吾赫连繁烬,奉太后之名,迎大盛厉王、厉王妃进城。”赫连繁烬马上长声而道,显得器宇轩昂,凤姿张扬。

    盛启听言也并未下马车,只回道:“有劳小王爷带路。”

    此时赫连繁烬的眸光,却穿过马车的竹帘,落在那隐约的少女身段上。他知道她能看到他,也能看到这十里的桃花。

    “本王倒是有小提议。”赫连繁烬并未直接就带路,他说完不等盛启回话,便自将提议言明,“厉王妃舟车劳顿,想必身有不适。此时虽八月,但今日风高,且路之两旁有桃花浪漫。厉王若是爱妻,不妨携厉王妃下车架行走数里,赏景致疏胫骨。”

    盛启听完这话,对于这十里的桃花树形成原因,已经心知肚明。感情是这赫连繁烬为讨菱儿欢心,专门设下的阵仗。

    “小王爷有心。”盛启伸手给云菱娶了头纱带上,后者却窝在柔软的马车靠背上不想动。尤其是马车内置有冰块,别提有多凉快。她感觉可舒服了,根本不想下去!

    “不想走。”云菱翻了身抱着软榻,一副赖皮的模样。

    盛启将云菱抱起身道:“这可是赫连繁烬给你设的十里桃花路,你不出来看看不是糟践他的用心么?”

    云菱听着盛启这口气,明显就有点儿酸味。她眨了眨眼盯着盛启,菱唇扬起笑道:“怎么滴,我有桃花说明我魅力无穷。能看上你,你就偷着乐去吧。”

    “长志气了是吧?”盛启手掌捏了捏云菱的臀,颇为嫌弃道:“就这两月,一身的肉都没长回来。也不知天天吃那么多东西,都长哪儿去了。”

    云菱被说起这问题,不由拿一双水眸盯着盛启。后者给她整理好衣襟,正要扶她下马车。她却伸手握住他下巴,双眸狐疑道:“说起来,自打我瘦了之后,你这行为还真不是一般的君子。难道——”

    云菱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胸,又看向盛启的裆。

    盛启听此脸色一黑,当即微有粗暴的将云菱抱下马车,省得她胡思乱想!

    “欸——”云菱没得到回答,但此刻已经被抱下马车,她也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这等问题。所以就先记下,等着回头再与盛启好好探讨。

    那时两旁桃花正巧摇曳,一树的落红撒下,风中打着卷子,就这么红粉飘摇,美得不似在人间!

    尤其是桃花之下,俊男美女皆是极品。看得仪仗随行者,迎宾侍卫者,纷纷惊为天人在仙境。

    “菱儿见过小王爷。”云菱下了马车,给赫连繁烬行了见面之礼。

    赫连繁烬对于那一层头纱虽有不满,但也知道这是必要的礼仪。知她如今身为厉王妃,自然不能轻易的抛头露面。就算她自个不在意,赫连繁烬相信盛启会非常介意。

    “厉王妃客气。”赫连繁烬此时也下了马,亦是有风度的回了云菱的见面礼。

    当下他还悠然解释:“昔日都是旧识,如今见面也不必这般拘谨。这桃花本也是为厉王妃准备,在本王心中,你则如三月之桃花,娇美艳丽而天下无双。无奈时辰不对,是故将昔日采摘晒干的桃花挑选炮制,以至于这桃花香几无,还望厉王妃莫见怪。”

    赫连繁烬这话说完,两方随众面色多有变化。毕竟云菱已是厉王妃,是有夫之妇。赫连繁烬这番赞美,若是在云菱待字闺中时说来,那自然是没有问题。可在此等时候,这意味也就有些不寻常了。

    倒是盛启泰然,听言即回道:“多谢小王爷对本王爱妻之赞誉,菱儿也确实当得此名。倒是劳你费心,专程去弄了这些个桃花来。”

    “厉王客气,厉王妃昔日于本王有救命之恩。别说这十里桃花相迎,就是让本王以身相许,那也是应该的。”不想赫连繁烬却咄咄逼人,非要说得暧昧。

    “要说本王也救过小王爷,且在菱儿之前。如此算来,小王爷当以身相许的对象是本王。”盛启这张嘴,也不是省油的主。

    云菱一听这话,肚子就开始在憋笑。两方随众听言面色古怪,都对盛启投以不寻常的眼神。再说这厉王身形精健,一身冷峻之气颇为傲然。与这一身锦绣,眉眼间的妍丽胜过女姿的小王爷,看着倒是完全无违和之感。

    “哈哈哈——”赫连繁烬听言朗声大笑,只道:“都说大盛厉王冷峻不近人,看来传言有虚。但这玩笑可不好说,你这一说开,本王一世英名可要毁了。”

    “好说。”盛启能自然知道赫连繁烬那点小心思,但想口头占他这小人儿的便宜,那绝对是没门。

    “请。”赫连繁烬迎手恭请,三人这才成行。

    那时凤城百姓,早已驻足以盼。毕竟凤城上下皆知,如今天下有三位美男子,其一是这大盛的厉王,其二是这大明的顺帝,其三便是他们大齐的小王爷。

    而今日不仅三大美男子有两位并行,且还有一名颇具争议的美人随行。此人就是以一手诡异医术,一身不逊色于男子之稻略传奇于世的厉王妃。

    最令人痴迷的,更是这凤城之外十里,忽然栽了十里桃花。而且还是盛开的桃花!须知此时可是夏之八月,哪里来的桃花开?!

    可是凤城外这十里,偏偏就有繁茂的桃花开遍!那么如此奇异美景,兼有如此绝色出场,凤城的百姓谁人坐得住?!

    别说这百姓坐不住,就是名门贵胄亦是坐不住。都要争相来一睹风采,也算不虚此生。

    如此这凤城的城门口,就云集了许多被拦住的百姓。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看着隔着城门之外的那三位谪仙,如此漫步于桃花飞红之下,一时间看都看痴了……

    待三人言谈进凤城,呆愣中的百姓中,忽有人爆出掌声。接着就是雷鸣一般的掌声此起彼伏,并伴随着不少的赞美和呼喊。不仅有喊“小王爷”的,也有喊“大盛厉王和厉王妃”的。那等场面看在云菱眼里,还真不亚于超大牌明星出场!

    “我凤城百姓民风奔放,二位不要见怪。不妨且回马车上坐着,待到进宫后再下车架。”赫连繁烬担心热情的凤城百姓看得激动,一会丢什么东西上来伤了人就不好。

    “也好。”盛启眼见这些百姓有些夸张,他也担心会对云菱不利。再有赫连繁烬这般说,他便直接扶了云菱上那马车。他自跨上马匹,与赫连繁烬往凤城皇宫而去。

    云菱进了马车却若有所思,透着竹帘,她可以看到凤城的百姓欢呼十分热烈,并不带半点虚伪。可是大盛与大齐,不是在大战么?就算大齐赢了,可是大盛也灭了大齐不少兵马啊!那么为何这些百姓,都不曾有半点对他们的不欢迎,反而像是极度喜欢?!

    他们的这种热情,让云菱设想着若是此时,他们的身份对调过来。作为大齐王爷和王妃的他们,去到这大盛京都的话,就算不被丢臭鸡蛋,只怕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欢呼声。

    这就是源自富强大国,那自信的民心……

    其后盛启和云菱于驿馆下榻,赫连繁烬则回宫复命。随后不久,齐宫往驿馆送了一份请帖。

    请帖别有意思,名为——议和请帖。

    以高盛太后的名义,给云菱和盛启下的议和宴会请帖!

    自古议和,都是正儿八经的谈判桌上事。倒是从未有在宴席中议和之举,而且看着阵仗,还是广发请帖!这倒是别具新意。

    “日子是九月初九。今儿才是八月初十,这是耍咱们呢?”云菱看重的是上面宴席开启的日期。

    “看来是。”盛启肯定了云菱的猜测,因为这事显而易见的道理。

    云菱听言翻翻白眼:“到底谁有病,耍咱们好玩么?”

    “好不好玩本王不知,但这驿馆的布置倒是不错。”盛启正有闲心观望着驿馆垂云流花的布置,纱帐雪中带桃,别具一番风情。

    “你倒是一点不操心。”云菱合上请帖,水眸微微凝重,“那日救走盛京的人查无踪迹,颍州破得也蹊跷,华玉当了贵妃更诡异。”

    “很快就会有人来解开这些迷雾,而咱们需要做的——就是等。”盛启也知道云菱操心,但他知道一切距离真相解开之日不远了。尤其是谜团越多的涌现,就只能说明对方在快速的动手。否则一切只会在暗中,否则一如从前那般反而让人难以厘清。

    “那我这一个月要做的就是吃吃喝喝、睡觉。”云菱站起身往屋外走去,不过她抬眸看出去,却隐晦的察觉到一缕光线掠过天际消失不见。

    “看来咱们住这儿蛮受关注,这才刚住下,就有人用远镜对咱们投以关注。”云菱意味深长的盯着驿馆西南方的一座高塔,那正是凤城的钟楼。

    而一般王城中的钟楼都是国之禁地,毕竟钟楼上的钟声,并不是随时响的。一般出去早朝时间,其余时候被敲响,都意味着有大事发生。所以为稳定民心,无论是钟楼,还是有同等意义的鼓楼,都有严密的巡守。

    那么能在凤城钟楼上行动的人,只有大齐的掌权者。

    盛启跟随而出,伸手自身后抱住云菱的腰身,黑眸看向那钟楼却赞叹道:“三十里外,这都被你察觉?”

    “只能算这人倒霉,正好那反射的光弧被我捕捉到。”云菱握住盛启的手腕,这一次来凤城他们虽然做足了准备,可是她还是很担心。

    盛启低头以下颚磨蹭云菱滑腻的小脸,姿态亲密声音轻柔:“无论他们要做什么,我们都顺着。等九曲山的问题查清楚,再一举反攻。”

    “嗯。”关于盛启在查九曲山一事,云菱也是知道的。目前他们对于这背后动手的人还不了解,所以还是那句老话,以不变应万变!

    “方才似乎有人,埋怨本王太老实了。”盛启侧开下颚,薄唇落在云菱的俏脸上,舌尖探出见,舔舐着云菱的耳垂意味深远的说道。

    云菱侧耳缩了缩,怕痒痒道:“哎呀——痒痒——”

    “是不是本王最近没摸你,觉得十分的难受了?嗯?”盛启板过云菱的娇躯,修长的身躯将其抵在门槛上。那姿态别提有多暧昧,尤其是他那俊朗容颜咫尺于云菱跟前,温凉的气息吞吐在她的脸上,更具诱惑意味。

    “没——没有。”云菱伸了手要解开这过度暧昧的氛围,却被盛启拉入门槛之内。他还一拂袖将门关上,而两手将她的月白的手臂扣压在门扉上。

    那门扉“砰”的一声关上,震动了云菱的神经!

    “你干嘛?”云菱弱弱的抽了抽手臂,这姿势非常不对!她的身体完全被盛启困住,他那修长的腿,还将她的细腰夹住。那地方的东西明显抵在她的小肚皮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嘴角勾起间绝对不怀好意!

    云菱猛然就想到盛启的那句话——下次不会让自己这般痛苦!

    “小菱儿说呢?”盛启的手臂扣住云菱的腰身,邪恶的让她更深刻的感受他那地方的存在!

    “你——你——别耍流氓——”云菱僵着小肚子,那是完全不敢动,就怕擦出火花啊!

    盛启闷声浅笑,手指将云菱的发丝勾在耳后,而他的唇也落下,轻柔的啃噬将她浑身的鸡皮都勾起来!

    云菱深切的知道,此时狼在发春!

    “本王的女人,本王为何不能耍流氓?”盛启的手指在云菱的背上勾画,一寸寸将她的身体松软下来。

    “你你——咱们还没洗澡!”云菱面色羞红道,虽然他们是今晨出门才沐浴,可是也算是走了一路了啊!

    盛启听言却将她返身扣住,细碎的呼吸落在她的后颈上:“本王不介意。”

    “你不是有洁癖么?你快放开!”云菱这时候耳根小脸都红了,因为盛启这王八蛋摆出的姿势太邪恶了!

    这混蛋居然将她的手扣缚在两侧,他的身体这样压着她,从后背反压的话。坑爹的地方就抵住了她的后腰,只要他的身体往下,就直接在她的小屁屁的沟沟上!

    “对你,没有。”盛启的呼吸落在云菱的肩甲上……

    “本王查了医书,你说的确实有理。且本王这么雄伟,自然不能伤了你。所以本王决定了,以后房事先改改。没关系,本王能忍。不久还三年么,先这样操练操练也不错。”盛启这混蛋人说的混账话,让云菱超级想揍人!

    云菱听言羞愤欲死,怎么忽然有一种自作虐,自己拿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就他这样操练,她这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么?

    但是盛启表现出了十足的耐心和能力,竟然真的都不进入主题!

    他娘的,这一定不是个男人!当然云菱这话当时不敢说出口,她怕他弄了其余的办法来折腾她。

    呜呜——这是个绝对腹黑的冰山男!居然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能保持控制住!靠——不是人!这抢也管得太严实了!

    ……

    不过这边春色燎室,那小王爷府便不得安宁。那负责在钟楼上监视盛启和云菱的人,正归赫连繁烬所管。

    因为来报按要求,那是事无巨细。而这种巨细,让赫连繁烬看得想吐血。

    什么叫两人相拥而关门进屋,其后直至晚膳时分,厉王方开门吩咐摆膳?!

    从那时候到晚膳时分,还有一个时辰好么!一个时辰屋里没人出来,这能去干嘛?这小夫妻两的,这女的诱人,这男的正常的!这还能去干嘛?!

    “该死!”赫连繁烬虽然知道这是夫妻间必然会发生的,但是看着就是无线的烦躁!可是接下来的日子,他们这里都归他侦查。

    其后多数的来报,都是说厉王与这厉王妃多么恩爱。直接让赫连繁烬要抓狂!他忽然觉得,让这两人提早一月来凤都,一定是高盛太后折磨他的办法!

    赫连繁烬还怀疑,盛启是知道他在监视,所以非常小人的表现出这等暧昧给他们看到!好让他揪心揪肺!

    不过这种日子过了十天,赫连繁烬就不太痛苦了。因为驿馆里,迎来了新的住户。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秋清风前来!

    让赫连繁烬爽而佩服的是:秋清风自住入驿馆后,天天带着棋盘上门打扰这夫妻俩。要么下棋要么聊天,反正就是不让他们白日思荒淫!

    但到入夜之后,秋清风便黔驴技穷。他入夜多数时候,会与赫连繁烬在凤城的酒家喝上一杯。在外人看来,秋清风就想闲散的帝王,自有不羁而神秘的姿态。一时间让凤城少女,归心归情于他身上。

    此刻赫连繁烬喝完杯中酒,开口问道:“准备得如何?”

    “一切安排妥帖,只等九月初九。”秋清风的食指和拇指捏着酒杯,摇曳间有淡淡的酒香散出。

    “以她的聪慧,多般能察觉一些端倪。”赫连繁烬又接着饮了一杯酒。

    秋清风凝着酒樽,声音清淡道:“怎么?小王爷于心不忍了?”

    “确实有,忽然觉得不想让她伤心。”赫连繁烬接着又喝了一杯。

    秋清风浅浅扬起一抹笑,如清风白月一般的眸敛了敛,道:“小王爷此时放手也可以,只不过你要承受的,远比朕的要多。”

    “如果不是知道盛启也有不纯粹的用心,本王绝不会参与此事。”赫连繁烬拧眉,他想到云菱那张娇俏绝色的小脸,只觉得眉头直跳。

    “既然做了,又何必找借口。至于你我二人,便各凭本事。”秋清风说罢,终于把酒樽中的酒喝尽。

    “你放心,她自然会选择本王。”赫连繁烬站起身来,不欲与秋清风再多说,去路而离去。

    余留秋清风一人给自己满了一杯酒,他双眸拢了拢,似有一层白云笼罩住那黑色的瞳孔:“可朕此番做足了十二万分的准备,就是欺骗也要将她留在身边。这一世,大明皇后非她莫属。”

    “叩叩叩——”门扉声起,秋清风挥了手示意放人进来。

    只见门栏外走进一名青年,那面貌若是云菱看见,必然要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详细的再询问下最近大昌源的情况。

    那么此人正是云菱器重的,大昌源如今的大掌柜——同里。

    ……

    九曲山

    张默自从云菱身边功成身退,就早一步被盛启安插入九曲山中。他如今所在之地,正是灵山寺。

    并且在灵山寺损失了一百零八士之后,他是新晋被培养的一批灵山寺内部弟子。但是作为弟子,他知道的东西仍旧不多。

    唯独今日他路过灵清上师禅房,在听闻了一则消息之后,才算是最右意义的密报。但也因此,他现在失去了自由身。

    灵清上师用了各种手段,并未在张默身上发现问题。但是这位素来谨慎的道士,并不愿意就此作罢。他将张默囚禁起来,说的是以防万一。

    “此去凤城,邪先生当知自身该作何。解释盛京此子,会随你一道。他身上毕竟有那人的血,以他之血压厉王,也算还彼之身。”灵清上师叮嘱。

    “明白。”邪先生知道,这是他最后的一次机会。否则他的命运,就跟其余四名已经灰飞烟灭的同仁一样。

    “应宣此子多半是厉王的爪牙,宁可污不可信。此番出去你且盯防着他,有时不妨利用之。”灵清上师点拨道。

    “这倒是妙哉。”邪先生这种几百年的老狐狸,自然不会停不明白灵清上师的意思。而这原本也是他的计划,只不过因为应宣此人是灵清上师的弟子,他不好开口罢了。如今灵清上师自己言明,正中他下怀。

    “此内有老朽设下的玄阵,捏红色则代表事成,捏黑色则代表事拜。事败的话,你捏碎此物,必有人解救你。”灵清上师给邪先生准备了完全的策略。

    “多谢上师!”邪先生在这位能掐会算的灵山寺上师跟前,一直以来都不敢妄自尊大。因为他甚至怀疑,这位无所不知的老道,可能活的时间比他还长!

    而这个想法在冒出的那一刻,就让邪先生惊出一身冷汗。因为这个猜测如果是真的,那么这灵清上师到底是人还是妖孽?!

    邪先生不知道,他只清楚灵清上师的魂魄并无缺陷,并不像他们这些活死人……

    **

    九月

    盛启在凤城严密的监视下,影卫仍旧在正常运作。然而近来有一事让他十分忧心,那就是张默在预定的时间没有传出消息。

    这种状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张默出事了!这对于盛启来说,绝对不会是好消息。因为张默的位置,以及他能取得的消息,对于现在的盛启来说非常重要。

    “出事了?”云菱不知何时窜在盛启跟前,那水眸盈亮,发髻因未出门而有些松散。反而显得她娇柔温婉,多了几分古灵精怪的小女人味。

    “嗯。”盛启伸手抱住云菱的脑袋,将她抱入怀里。他的手掌揉着云菱的青丝:“张默没消息,可能出事了。”

    云菱伸手抱住盛启的腰身:“张默为人谨慎,办事也沉稳。如果没有消息确实是出事了,但是也不必想着全坏掉。这说明灵山寺有动作,而张默发现了什么,所以出问题。但是你的布置,以及张默的本事,不可能被查出问题。所以目前来说,还有机会不是么?”

    “不错。”盛启将云菱托上怀中,心头的紧绷缓缓松懈。多数时候,她还能是一朵解语花。能帮他分析一些事,虽然这些他也想到了。可是当话语从她的嘴中缓缓分析出来,听着又是另一番滋味。

    “陛下今日进京,你收拾一下,一会咱们也要去迎。”盛启说话间轻抚着云菱的后脑勺,低头偷了一香。

    “是,王爷。”踮起脚尖,张嘴咬住盛启的下巴。调皮的长腿圈住他的蜂腰,手臂更是抱住他的颈,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还不下来,这是要再行房事么?”盛启低头含笑的打趣。

    云菱如今也摸清楚了盛启的道道,十分嚣张:“来呀来呀!反正你也只能擦边玩玩。”

    “菱儿,你是想本王违诺是吧?你这想了多少年了?”盛启头疼起来,这小人儿是越发修成精怪了。一招对付多次之后,完全是行不通了。

    “呵——”云菱笑眯眯的凑近盛启的脸,小脸蹭上去撒娇:“筹谋多年,一直未果。”

    盛启捏紧云菱的腿儿:“小贼子,本王必坚守阵地,不能被你轻易祸害了去。快,赶紧换衣服去。”

    “就不。”云菱蹬着腿不撒手。

    盛启只得抱着她进内屋,自有一番闹腾不在话下。

    待赫连繁烬来驿馆接两人通往城门外时,看到的云菱是唇肿眸漾,一副春娇模样。即便以头纱遮掩了,仍旧是难消那种风情。

    然此番赫连繁烬看着,发觉心中的那些难受,似乎减少了许多。再见盛启一程对云菱体贴有加,两人间的亲密只以其动作便可看出。其实并无过度之举,但是那种默契流露而出,让人看着便知两人感情极好。

    如此这一路赫连繁烬出奇的安静,并未说些唐突之话。

    只去到凤城之外,云菱才发现桃树已被移除。路面上一片落红都没有,而她没记错的话,数日前这桃花树可还是有的……

    丰元帝的仪仗有三万之众,其中以帝后龙凤车架最为引人瞩目。其后那一顶宝蓝垂幔的车架亦是艳丽惹目,而这便是昔日的华玉公主,今日之华贵妃的车架。

    这等阵仗入凤城,倒也能引起万人空巷。但为保持神秘的帝后威严,丰元帝和程皇后并未下车架。是故气氛也就没那么热烈了,这看在华贵妃的眼里,自然是不满意。她早就听说云菱和盛启进凤城,不仅有势力桃花相迎,且有万人空城欢迎!

    “贵妃娘娘,您可要切长公主的叮嘱。”提醒华玉的这名嬷嬷,昔日倒是与云菱有些渊源。她正是那日太后寿宴,引云菱进殿的云姑。

    “本宫知道,无须你多嘴。”华玉对云姑有些不耐烦,但也知道后者是母亲的人,所以如今面上抹不下去。

    “奴婢知罪。”云姑躬礼退在一边,也不再多嘴。

    哪里知道待车架行到驿馆,丰元帝正扶程皇后下车架。

    这边华玉公主却厉声斥那云姑道:“如此粗鄙来扶本宫,可是要本宫撞死!还不退下!”

    还不待众人看清,那华玉便点名道:“厉王妃杵着作何,还不来扶本宫!”

    云菱听言青黛微凝,她可没打算去扶华玉。

    “华妹妹莫恼,陛下您扶一扶妹妹。”程皇后给云菱缓了台道。

    丰元帝倒也从善如流,折了身去扶下华玉。不想后者下了车架,又生事端道:“感情出了京都,这长幼礼仪就废了。陛下、皇后与本宫在此,厉王与厉王妃倒是好大的架子,这厉王妃不来伺候本宫下车架便罢了,如今更是礼不都行。”

    可是这一到驿馆,华玉就自摆擂台在唱戏,云菱根本连发话的机会都没有!

    “皇兄,这位是?”盛启此时却口气明显困惑的询问丰元帝,尚且猜测道:“莫不是太皇太后亦是随驾而来?”

    云菱听言咬住嘴唇,小脸因为强制的憋笑而泛红!虽然女眷都带着头纱,但是绝对没有到看不出年纪的地步。这个毒舌的盛启,绝对是故意的!这太皇太后“暴毙”的消息,是在盛启征战后发的,他是故意装不知道!

    不过此番华玉来凤城,这里头的意味可深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