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之名门夫人 > 059,小白兔做过的好事(中)

059,小白兔做过的好事(中)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思拿出自己的手机来,然后打开了录音的软件,只是手指却在开始播放前停顿了一下。

    这是她无意中发现的,她不知道以前慕思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这段录音,足以证明一些事情。

    “慕思,”湛夜權喊了一句她的名字,只是下一秒,他就弱弱的叫到,“小妈,”

    “湛夜權,今晚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同样的,夏梓琪,一年前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三次!”慕思的话是极冷的,她的样子让夏梓琪觉得这个世界上原来恐怖的不只有湛家两兄弟,慕思一样可怕。

    “你设计了我一次又一次,也许当初真的是因为在乎他们两兄弟。但是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回来就开始设计我的!”

    夏梓琪的身子紧张的瑟瑟发抖,“湛夫人,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我只是回来,回来看看夜權——”她说道后面,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湛夜风,然后又可怜巴巴的看着湛夜權。

    湛夜權有些想要为夏梓琪说话,只是他还没说出口前,就已经被慕思冷冷的止住了,“湛夜權,你给我闭嘴!”

    “夏梓琪,你要知道的一点就是,在这里你除了湛夜權什么都没,一个二流暴发户的女儿,没家世没背景,如果你当初惹到的不是我这个傻女人,我相信你早就不知道被整到哪个世界去了!要不是有湛夜權这个冤大头,你现在举步维艰,你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一二再而三的设计我,让湛夜權这个愣头青上钩。”慕思死死的盯着夏梓琪的眼睛,似乎不想错过她的任何一个表情。

    “我没有,我没有!湛夫人,为什么你要这么说我!”夏梓琪哭的更加的大声,让湛夜權有些同情,不是因为可怜她,而是当初她被人轮了的时候,也是哭的这么可怜。

    慕思微微皱眉,“你最好给我闭嘴,或许我还会给你一个不怎么悲惨的结果!”

    慕思今天无疑是一定要办了夏梓琪,“你夏梓琪,找人设计你自己被轮jian的场景,然后引诱我去现场。你,很好,成功的将湛夜權给骗上手了,成功的得到了自由出入湛家的权力,堂而皇之的成为了湛家未来的二少奶奶!”

    “小妈,梓琪从来都没提出嫁入湛家,这一切都是我提出来的!”

    慕思瞥了他一眼,对于这个人,她已经不想说任何话。

    “说起来,说慕思这个贱人是个狠毒的人,但是有谁知道,慕思这个贱人幕后的军师,夏梓琪你的招数更加的高明呢?”

    “你知道,进入湛家后,你不可能高枕无忧,所以你就利用慕思的痴,告诉她,你们化敌为友,你可以帮助她得到他们两兄弟,是不是?”

    湛夜风跟湛夜權的脸同时变得铁青,什么叫做得到他们两?但是隐隐的其实他们的心里有些期待着。

    “不过,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你给我做军师,但是一方面却又陷害我,给我一个巴掌,然后给我一个甜枣吃,让我对你既信任着,却又愤恨着,所以才会有了第二次的教训!”慕思停顿一下,众人自然也是想到了第二次轰动a市的丑闻,是慕思一手策划出来的。

    如果说夏梓琪第一次是假的被轮jian,只是演戏给湛夜權看的,第二次就是戏份十足的活色生香。

    “夫,夫人,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求求你不要说了!啊——”她抓狂的喊着,但是却没人觉得她同情,湛夜權还没从慕思的话里回味过来,他是愣,但是他不傻啊!

    “夏梓琪,你来告诉我,我怎么会那么的蠢呢?蠢什么?要不你来告诉我!”

    夏梓琪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她的唇瓣已经泛白,甚至有了血丝。

    “算了,还是我这个当事人来告诉你比较好!”她换了一个姿势,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太激动了,衣服都乱了,嘴角都有些痛。

    “是,我对你下药了,但是我的只不过是迷药,可是你明知道那是迷药,却当着湛夜權的面喝了那杯饮料,最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一杯迷药最后却变成了那种药?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啊!”

    湛夜權脸色铁青,她知道?她还喝,慕思的算计难道正是她想要的?

    “你为了更加稳固在湛夜權心里不可撼动的位置,即使只是二少奶奶的位置,你也一样的贪恋,所以你索性对自己下了猛药。喝了那杯酒后,你故意来到了花园里,引诱着以前那些对你不屑的富家子弟,玩着那样的游戏,他们怎么会错过?这样一来,你既解决了我,又解决了那些对你不屑的人,你要告诉全天下的人,你在湛家二少心中的位置!所以,你就心甘情愿的让他们给玩了!”

    慕思的眼神有些不屑,为了名利,她竟然会不惜这么出卖自己。

    “你如愿了,湛夜權知道这一切后,昭告全天下你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你得到了一切,慕思也成功变成了全天下最无耻的寡妇!”

    “不是的,不是的,夜權不是的,我当时已经被迷晕了,我根本就都不知道!”夏梓琪跪在湛夜權的面前,手抓住了湛夜權的胳膊,头一直摇着,眼泪一直往外涌出。

    “事情完了吗?还没完,真正的故事,其实才真正的开始啊!”她说完瞟了一眼湛夜风,似乎接下去的事情才是最大的重头戏。

    ------题外话------

    昂唔~原妈木有骗人~二更素真滴有~在今天啊~不信你看我纯洁的小眼神~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