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又见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齐浅岸的额头有些冷汗,她不知道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那两个畜生。

    妖粟看着她很可怜的样子,幽幽的一笑,“你用不着这么担心,你的评审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他是故意的,他知道这样能让她将自己最真实的情绪暴露出来,也知道怎么样才会让自己来的更加的恐惧。

    “你可以在这里住下,然后过几天我带你去报名的现场!”妖粟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就匆匆的离开,并不打算对她多透露什么。

    她只觉得自己刚出了一个牢笼,又踏入了另外一个虎穴,还是一只猛虎。

    妖粟,他到底是什么人?

    她的身体在妖粟的照顾下恢复的差不多,尤其是在身材的调理上,她都能感觉到明显的变化。

    在病床上躺了两个月,毕竟身体还是不舒服的,但是妖粟就像是天生都知道隐藏在身体里的那些坏的东西一样,一样样的将那些东西给拎出来了。

    等到了她握着那张报名表的时候,她的心里忽然就激动了一下。

    她是在那个叫娱乐圈的地方跌倒的,所以她也要从那个地方站起来。

    明天的选秀就是她最大的战场之一。

    她想过,是不是就这样回去陪着父母,可是她不甘心。

    吴勇给她带来的侮辱还历历在目,她永远都不会放过这个人。

    还有她那被践踏过的人生,所有的那些看不起她的人。

    “很好,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妖粟在她的身后给她鼓掌,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她周身的仇恨跟斗志。

    浅岸并没回头,她只是看着窗外。

    “我从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吃一顿免费的午餐,你那么费尽心思的帮助了湛夫人跟我,不知道是从我们的身上想要得到什么?”她的语气非常平淡,大概也知道交易跟交易之间的公平性。

    妖粟打了一个响指,妖孽一般的横躺在沙发上,将自己的脚尖轻轻的点在玻璃的茶几上,他修长的大手从上面取过一个娇艳欲滴的红苹果,红的就像是马上都要滴血一样!

    苹果是他最喜欢吃的东西,就像是女生脸上的脸颊一样,咬一口,都是新鲜美味。

    浅岸回头看着他,妖粟看着她,好像就跟慕思重合到了一起。

    “慕思,其实那个名字更加适合你!”

    是适合她的,她就是那个举止优雅的湛夫人。

    他其实更想问的是你后悔了吗?换身这件事情,他从未询问过她的意思。

    “妖粟,我不后悔,我更加感谢你让我回来了,让我有重新起来的机会!”她的镇定,妖粟就知道那是她回来了。

    她注定是那个舞台上的人,她想要去参加那个比赛。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当年齐婉容的出名就是一部电影,但是她在里面不过也是顶着清纯校花的形象,从始至终,她都是那些男人在英雄主义衬托下的那个产物,英雄配美人。

    虽然她在里面是个衬托,但是她的名声却很大,前前后后来了不少的角色。

    她想为什么吴勇会为她推掉不少的戏,如果不是这次的换身让她看清楚了一些事情,她恐怕怎么的也不会知道竟然会是湛家的那位夫人做的。

    一个湛夫人的一句话,让她的生活黑白颠倒。

    她恨,她的命运从这一刻起,不会任由着任何人来支配。

    在遇上吴勇前,她觉得自己的人生至少是活泼开朗的,也许是因为自己的人生太单纯了,以致于到了她活到连吃一顿饭都是问题,让生计逼迫的她只能躲在家里,可能没有这次的换身机会,她的下场就是死。

    她转头对着妖粟说,“我要参加这次比赛,但是,我只是我,与你妖粟无关,更与德维奇无关!”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她想她该出发了,就在前几天,其实她用自己的名义约了唐华涛出来,她本想补偿她,但是她现在是自己了,没有顾忌。

    唐华涛,这是她第一个想要见得人。

    下午,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做在一个复古的小咖啡屋里,低调的带着墨镜。

    尽管如此,还是难掩她身上绝尘的气质,似乎因为这次的经历,她洗去了身上的铅华,变得更加的清灵。

    “你一点都没变!”

    耳边,是唐华涛导演的话。

    很庆幸,他还能认出自己来。

    “唐华涛导演!”她站起来,对他深深的鞠了个躬。

    “你啊你,齐婉容!好在你还没变,你的事情我一出来就去打听了!”唐华涛激动,浅岸万万都没想到,他第一件做的事情居然是这件。

    “唐华涛导演,我现在叫齐浅岸,浅岸。”她笑笑,并不解释其中的原因。

    唐华涛看着她秀气的鼻子,“你那倔的脾气就那样,以前说你齐婉容这个名字在演艺圈不行,确实婉约动人,不过总少了那么点味道。浅岸,齐浅岸!不错!”

    唐华涛一点念着一边点头,神情有些不对,只是他好像又急急的站了起来,像是发疯的想到了什么事请一样。

    “走走,跟我走!”唐华涛一边数着自己的手指头,一边拉着浅岸的手,急急的往外跑。

    “来来,各部门,准备,场控,将演员请到位,开拍!”

    一个穿着大马甲的导演,灰白的头发,手里拿着一个大喇叭,对着大家指指点点的,凶神恶煞的。

    浅岸一下子噗嗤的笑了出来,唐华涛一下子停了下来,他不知道怎么她怎么就笑了出来了?

    其实在浅岸的心里,她在片场上简直是恍如隔世,她是有几个年头没来了?

    正确的说应该是几个月,可是对于演员来说,几个月,就像是几年一样。

    “谁,接下去那场戏是悲剧,是谁给的笑的!”

    导演已经崩溃了,这场戏是悲剧,但是那个演员就是演不出来效果,硬挤出来的眼泪,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看着他们要么有悲了就没情,但是有情却没悲,一点都不能打动观众。

    “谁在那儿?”

    浅岸冷不丁的就被唐华涛拉了出来,她的笑容就映在每个人的心里,但是大家却记不起来她的样子。

    也不能怪这些人,他们这些拍电影的,见到的大明星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不会将那些二三线的小明星放在心上的。

    导演望着就是这么一个长得还算是可以的,但是却肆无忌惮的丫头,眼睛里都是不悦。

    浅岸知道这个导演的似乎是生气了,她顽皮的吐了吐舌头,一般会愤怒的小老头,但是肯定会可爱的。

    “对不起啊,导演啊,我只是很开心我又来到片场了!”

    唐华涛带着来的,还是一个演员。

    他的眉头一皱,想要为难一下这个丫头。

    “梁克,我,”

    “华涛,你给我闭嘴!”梁克这几天的心情特别的坏,所以他对谁都看不顺眼。

    唐华涛心里一惊,这下婉容,不应该是浅岸要糟糕了。

    梁克导演?齐浅岸的心里已经,她没想到唐华涛竟然会带着她来见梁克导演。

    想当年的时候梁克可是跟唐华涛在电影界被称为导演界的无双公子,但是梁克是出了名的毒,可是唐华涛是出了名的文雅。

    不过,马上浅岸就笑不出来了,梁克毒人,只希望他发招的时候不要太狠。

    梁克毒,不是说他对演员狠,而是他的眼神很毒,只要他看准的人,他就会毫不客气的将你点评到底。

    他骂人不管是不是在媒体的面前,而且演艺圈有个怪癖,那就是他骂过的演员,就一定是票房毒药,吓的各家导演用演员第一句话就是你以前在梁克导演手下呆过吗?

    “丫头,你这么嚣张的就对我下招了,那我也得要考考你,你要是答不出来的的考题,那你可要知道在我梁克毒舌下的演员,你一定逃不过那样的下场!”梁克的话,就像是一个千金担子一样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演艺圈她还没重新踏进去半只脚,但是她就脚尖被人顶住了,要是将这个千斤顶穿过去了,那么她以后顺顺利利,要是过不去,她就从此与这个圈子再也无缘。

    “好!”

    梁克已经在愤怒的边缘了,因为他这场戏已经来来回回的折腾了七天了,那个女演员的状态怎么都不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去换装!”他们演的是民国戏,这场又是一位离家出走的富家千金与穷小子生离死别,送着穷小子上战场,却一回头被人一枪给打死的故事,却死在了爱人怀里的戏份。

    唐华涛带着她来到了化妆间,抱歉的看着她。

    “对不起啊,婉,不浅岸,是我让你为难了!”唐华涛有些懊恼。

    “导演,我知道一定是想要将我介绍给这位导演吧!”她轻轻笑着然后将自己的头发分开编成辫子,梳好了一个民国时候的发型。

    “是啊,就是因为这场戏,我知道你一定是能够胜任的!”唐华涛从来都是像小孩子一样的开心。

    “导演,谢谢你!”她感激的看着她,她知道这样一个导演对她来说的重要性,唐华涛,就是在演艺圈对她最重要的人。

    “以后你叫我唐华涛吧,我年长你几岁,你要是愿意就称我一声唐哥!”唐华涛用心的说着,一边还吩咐着化妆师给浅岸好好的上妆。

    “唐哥!”浅岸甜甜的叫了一声,这声唐哥,她叫的心甘情愿的。

    虽然她不用过多的上妆,但是化妆师还是忍不住的惊艳。

    “好了没,好了没!”

    那是导演的助手,导演脾气不好,所以助手这几天也火气很大。

    可是他一把推开门,接下去要说的话就在他看到人的时候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

    “你——”本来他想要说你赶紧滚出来!

    看着浅岸的妆,很淡,只是上了唇彩,上了眉眼间的一些东西,只是做了点睛之用。

    不是美的过分,可是在她身上的那种感觉就是让人移不开眼。

    可是他现在笑着却说,“你慢慢来,要是没好的话,我们再等等!”

    唐华涛笑了,这次算是他出来后第一次看着她演戏,希望她的功夫没有落下。

    “到底好了没!”

    助手还没出去,后面梁克就风风火火的进来了,只是进来后,看到浅岸的样子,他猛烈的一咳嗽。

    “他妈的,就是我要的人嘛!”梁克怒瞪着唐华涛。

    “你什么意思,你说,你私藏着不让我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梁克嘟嘟就开始对唐华涛开始打枪,唐华涛扣了扣自己的耳朵,头有些痛。

    “咳咳——”似乎是骂够了,化妆室里的人都不敢说话,吓的大家够呛。

    梁克拉下脸,然后猛呛了一句浅岸。

    “你要是不给我演出来,那么你给我滚蛋!我的戏永远都不会用你!”

    这句话够狠,他不用的人,就算是没评价过,别人也绝对不会在用。

    浅岸的心里直打鼓,也不知道到底是激动还是害怕。

    “你来了!”

    那是女子送男主去战场的戏份,这场戏本来这个女配就是一个演的男主的初恋,就是一个炮灰而已,但是这个炮灰还要起着关键的作用,要将男主这个形象衬托的更加的饱满起来。

    她的神情,前后的看着,就像是真的她要跟这个这个男人逃走,一下子将气氛调动到了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男女相约一起逃走的感觉,让人紧张起来。又怕被家里的人抓到,但是又跟情郎依依不舍。

    男主角很快就入了戏,只是从到那主角相会,再死去,其实她就只有那么一场戏,还是穿插在男主以后回忆的戏份中的。

    浅岸的努力用心不用说的,在她没戏演的时候,她努力的将自己的素养提高着,她有段时间真的是闲的发黄了,所以就自己在楼底下开始数着人,研究着他们的表情,然后回到了屋子自己又开始发了疯的自己演绎起来。

    索性的就是,这些东西,现在都用上了,她最终为自己的疯狂埋单了。

    这一幕演的是如痴如醉的,她曾经亲眼目睹过一个将死之人的表情,所以她就连死的时候都是那么的让人绝望,气场压得现场满满的都透不过气来。

    梁克秉着呼吸,直到她的手放到了地上,他都没喊出那个卡字来。

    场面就那么一直停着,导演呆坐着,任由着机器继续录着。

    浅岸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连男主角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浅岸还躺在男主角的怀里,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浅岸隐约觉得男主角的胳膊都开始发酸了,她闭着的眼睛忍不住睁开了,想要看看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妈的,谁让你睁开眼睛的,你不知道老子在回顾着你的戏吗?老子想要给你加戏,你真的是要气死我了!”

    其实梁克的心里是愤怒,刚刚他就享受着这种艺术,这就是艺术啊!

    这就是艺术给人带来的享受,他是有多久没享受过这么自然,带着人性毫不做作的表演。

    “老梁,承认吧,你是入迷了,你要是再怪浅岸,我可要带着人走了昂!”唐华涛说着就假装生气的拉起浅岸要走。

    “唐子,你要是敢走,老子跟你没完,跟你没完,没完!”他一边喊着一边跳脚,他的样子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可爱,谁说梁克是老毒物的,她觉得那是真性情才是。

    “那你说要怎么办?你吓着我家浅岸了!”唐华涛一句一个我家浅岸,让梁克的脸臭臭的。

    他前几天还刚说唐华涛拿不出来好演员来,当然他是想让自己的这位老友去主动跟以前的那些人联系起来。

    他求救的看着浅岸,似乎想要她出来说句话。

    但是浅岸就像是没看到他的眼神一样,“唐哥,你不是说有个甜点不错吗?”

    “是不错,早就想带你去了!你前几天约我,我就想好了!”唐华涛这回是真的认真的想要带着浅岸去吃甜点了。

    他虽然回归了正常人的生活,可是还是有点不正常的。

    “喂,死丫头,你还是真的走啊!”梁克大骂一句,然后心里不爽。

    “那您还有什么见教?”浅岸顽皮的咧着嘴,还穿着那套民国服,一下子让人就看到了一个不懂世事,活泼可爱的民国少年的形象。

    梁克的灵感源源不断的涌来,他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死丫头,你要是不给我跟组拍戏试试,我一定要追杀你!”

    浅岸的眉头一蹙,“老毒物,哪有你这样威胁人拍戏的?”

    她撅着无辜的小嘴,但是算是见识到了老毒物的性子。

    “死丫头!”梁克怒吼一声,可是老脸通红,大家都松了口气,似乎因为他的一句死丫头解放了剧组所有的人。

    浅岸不知道因为她的出现,角落里一双阴暗的眼睛一直盯着她,死死的咬着牙!

    齐婉容!又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