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之名门夫人 > 099,儿媳妇

099,儿媳妇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湛夜權的眼睛一直落在慕思的身上,只觉得慕思的身上好像有着太多的秘密。

    “你要我说,可以,但是我要离开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她真的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她一定要离开,如果再不离开的话,她肯定会崩溃的。

    湛夜權似乎在考虑着这件事情的价值,还有慕思的话的可信度。

    但是慕思等不及了,一刻钟都不想要等下去。

    “怎么样,你要是不想要知道的话,那么我永远都不会再开口,我相信除了我,根本就没人会知道!”慕思说的十分的神秘,让湛夜權又犹豫了一下,然后将信将疑的看着慕思。

    “大哥也不知道吗?”湛夜權问着慕思,似乎想要从慕思脸上看出什么撒谎的痕迹来,但是慕思就像是早就知道了他会这么问一样,趾高气扬的。

    “就算是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保证!”慕思是不知道他们这项计划启动的,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不过是浅岸,只有浅岸来过这项实验室。

    “好,我会带你离开,但是你要是说的事情没有价值,慕思,湛夫人,你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让你在这里面吃苦了!”这里的酷刑,她比他更加清楚,折磨唐华涛的时候,她就知道。

    慕思脸上又是害怕又是惊恐的点了点头,“我保证我说的话一定全部都是事实!”

    说出了事实那又怎么样,她还是慕思,还是湛夫人,她的身份地位是没人能改变的,他们的婚事也得要她点头,无论是什么,都是要她说了算。

    慕思打定主意后,“夜權,你即使是知道了这些消息,你也不要觉得难过,毕竟,你看我还在这里,其他人都是过客而已!”她的话让湛夜權更加的不解。

    “说出你全部知道的事情!”湛夜權似乎第一次觉得事情的真相离他那么近,可是好像又掐在他的脖子上,不让你知道一样,十分的难受。

    但是慕思看到了他的样子,觉得十分的好笑,一个假的人,怎么就会让他们那么好奇,她才是那个真正高贵的人。

    “虽然我知道你也会放了我,但是我想要回到家里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我才是慕思,没人能够比我更加有资格呆在湛家!”慕思嘴上那么说着,可是还是犹豫着到底他们知道了,会是好还是不好。

    可是要是不说的话,她根本就不能离开这里了,那个该死的慕思到底是给他们两个吃了什么药,让他们那么的听话?

    “嗯!”湛夜權彻底失去了耐心,要是她不说话的话,只能采取特殊的手段了。

    慕思吞吞口水,然后小心翼翼的告诉他,“自从你上次将我撞到墙上之后,我就昏迷了!”

    “然后,更加离奇的事情就是我到了别人的身体里面去了!”她的话说的离奇,可是让湛夜權一下子觉得她其实是在说话的,怎么可能?

    “你不要说什么大话,我看你是在这里呆糊涂了!”湛夜權恼怒的转身就走,他一边往外走,还嘱咐着他们将门给关紧了。

    可是他刚走到门口,猛地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你说,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就像是不相信一样,重复的问了一句。

    “我说,我到别人的身体里面去了!”她不相信他又回来了,所以很慎重的回答着。

    她真的是信了,他是真的要将自己给关起来了。

    “那那个时候在你身体里的人是谁?”他紧紧的握住她的胳膊,在这个幽暗的环境里,显得更加的恐慌,她痛的大喊。

    “你弄痛我了,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她不能让他知道到底是谁,从他的态度里,她读懂了很多消息,他们肯定跟那个齐婉容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他们说齐婉容死了,不可能,那个齐浅岸就是齐婉容。

    还有湛夜风,他为什么就只对那个齐婉容感兴趣,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比那个齐婉容要好看不知道多少吗?

    可是她的迟疑,还有说过的话让湛夜權开始联想起来大哥最近的反常,他现在就只等着这个答案出来,只要是这个答案出来,他就可以知道一切了。

    他转身,对着那些看着密室的人说,“放夫人出来!”

    “既然夫人不愿意呆在这里,你们就给她换个房间,好好伺候伺候,然后送到湛家去,没我命令,她不准离开湛家半步!”

    湛夜權冷冷的下令,慕思却急的大喊。

    “湛夜權,你这个出尔反尔的小人,你怎么能忘记答应我的事情?你不是说,要让我出去的吗?唔——”

    似乎慕思的嘴巴是被人给堵上了,到底慕思会被带去哪里,其实连湛夜權也不知道,反正他们早就想要收拾慕思了。

    密室的人,只要一看到慕思来,心里就会十分的厌恶,就会忍不住的拿她当试验品。因为慕思来,就意味着破坏时代要来临了,实验室里的东西机会都会损坏一半以上。

    慕思是不能出湛家的,所以以前她要是没地方去,就来这个地方摔东西玩儿,要是一摔东西,他们就半个月不能开工。

    来这里做研究的人,都是科学达人,他们对待研究,有着天生的狂热,天生就喜欢泡在实验室里,要是半个月没研究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发疯的。

    慕思一边喊着,一边就被人给拖走了。

    湛夜權出去后,刚刚的冲动全部一扫而光,他不能那么冲动才是。

    他还不知道全部的事情,肯定不能让大哥起疑心。

    齐婉容,对就是齐婉容,齐婉容的下落,他还真是好奇。

    浅岸,浅岸,有意思。

    或者浅岸就是当初的慕思,他还真是傻,居然一直被蒙在鼓里,忘记了这件事情。

    不过老大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情的?难道他一开始就想到磁场的事情?还是妖粟做实验用的人就是慕思,根本就是老大的意思。

    湛夜權想入非非的,可是最终的结果也只有湛夜风自己一个人知道而已。

    湛夜權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然后就往外面走。

    今天是浅岸要比赛的日子了,他怎么会忘记要出席了呢?

    那他到底是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呢?是以什么都不知道出现好,还是要告诉她,其实自己已经知道一些事情了,让她自己乖乖的交代。

    不,不,不能这样子,虽然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人在帮助她,他总觉得她回去后,就变得十分的强势起来,跟慕思的时候完全是两个反应。

    所以,他现在应该装作不知道才是。

    在卧室里,他换着衣服,一向不喜欢穿西装打领带的湛夜權特地就开始装扮起来,他想要将自己给打扮的好看一些。

    可是一看到自己的头发,他就开始懊恼,怎么就不弄得个性一点呢?权势短发,看着是精神了,可是怎么都做不出来造型!他暗暗后悔着,老大留着头发,他就可以做出各种造型来,怪不得人家小姑娘看大哥一眼,就觉得心跳加速,然后昏死过去了。

    不过浅岸可不是小姑娘了,他是懂得欣赏的女人了,肯定不会给老大那张皮囊给诱惑了去的,老大可是十足的人面兽心。

    湛夜權心情大好,反正公司的事情有着大哥顶着,外面的事情也挺顺利的,要是快的话,还能吞并好几个小企业。

    昨天大哥雄赳赳气昂昂的数落着吴勇的丑行,今天他的公司就已经是他的名下了。

    他摸着自己的下巴,是不是应该给浅岸一个惊喜呢?这个主意不错,到时候送给她,让她也知道,他其实也是知道了她的身份了。

    兄弟两个,一个是万分惊喜的已经知道了,开始准备惊吓浅岸了。

    还有一个是沉默中,打算布下陷阱,一步步的等着浅岸往里面跳下去,两兄弟每一个好东西。

    可是浅岸呢?她当然也不会这么被束手就擒!

    在洛天的一步步计划下,纯粹不关洛天与妖粟的计划的事情之外,她签约了洛天的公司,成为了星宇的一名新人。

    而且也在电影宣传中,她的声明一下子大热起来,好像地球人都阻止不了她要红的趋势了。

    她还在选秀的时候,不少的厂商代言,还有一些电影的邀约已经开始找上门来。

    那些制片商都是很精明的,一下子就闻到了钱的味道,要是看到那个女明星要开始红了,那一下子就会开始圈钱,趁着她的出场费还少的时候,拼命的拉拢,先代言拍戏再说!

    可是浅岸现在还没打算拍那么多戏,她既然参加了这次的选秀,而且还是妖粟一定要她参加的,那她就一定会先做完这件事情。

    顾青城一下子是手忙脚乱起来,她哪里遭遇过现在这些事情?白天开始看资料,晚上还要开始培训,最重要的是那些制片商开始跟她谈事情,都开始欺负她。

    都说,一个好的艺人,一定要有一个好的经纪人,而顾青城就是出来被那些人给虐的。

    洛天丝毫都没给浅岸配备其他的人员,就是要顾青城一个人去处理这么多的事情。

    顾青城的脸上有些疲惫,接电话接到手软,真的是累到了极点。

    可是她要感谢浅岸的是,她现在不会接任何的广告跟电影,还专心于比赛的事情。

    可是洛天公司底下开始负责浅岸的人要疯了,浅岸就是一颗摇钱树,要是现在这个时候不拿来用,到底什么时候拿来用。

    自从顾青城到了浅岸的身边之后,他就开始回归自己的工作岗位了,开始处理公司的事情。

    “你们要想着是给我打造出来一个国际巨星,而不是打造出来一颗摇钱树,我不希望听到这样的话,明白了吗?peter?”洛天冷冷看着自己的总监,他的公司,还不会到破产的地步,根本就不需要浅岸来充当摇钱树!<er自讨没趣,可是他也发现了,好像老板对这个女艺人格外的照顾。

    浅岸自从签约了星宇之后,就拍了一次海报。

    不可否认的是,她的镜头感十足,完全不像是一个新人面对着镜头那么的羞涩,她是那么的成熟,甚至知道怎么去迎合机器拍出更加美丽的东西。

    她就像是天生为镜头而生的人,而且天生就是为了在镜头下绽放美丽的人。

    这组美丽的海报,没有发行,可是已经掀起了一股预定的风波,最先得到这组海报的人就是洛天。

    之所以迟迟未发,就是因为总裁没点头。

    每次公司进艺人,虽然总裁也会过问,可是却没到这么狂热的程度,就连浅岸以后进入公司能够得到的私人空间领域,他都开始划分好了。

    自从艺人的薪酬就更加不用说了,作为浅岸的经济公司,他居然只提取浅岸的两成酬劳。

    两成这代表着什么?除非是红到不行的国际巨星才会有的待遇,虽然浅岸也会红,可是也没到这么快的地步,洛天就这么快下了决定。

    其实他要是知道洛天心里的想法的话,肯定会气死,洛天要不是怕浅岸奇异的话,就连一成的钱,他都不要想要。

    洛天这么明显的偏袒态度,其实大家多多少少也猜到什么了,对于这个浅岸,以后很可能就是未来的老板娘了!

    就算是身边的人都是要自己亲自调教,这得要话费老板多大的心血去调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呢?

    而且,老板这次泡妞的计划,居然是舍弃自己的身份,成为女神身边的一个小司机,也不知道女神要是知道了自己的司机就是老板之后,会不会更加的感动?

    洛天的资料虽然不公开,可是有心人要是调查的话,还是能够拉出档案来的、

    这不是,湛夜风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浅岸身边两人的资料,若有所思。

    “云逸,你说,浅岸的后面是不是有这个男人在帮忙?”湛夜风将资料放在桌子上,想来想去,那个时候能帮助她从医院离开的人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云逸想了想,“老大,我觉得不是他,依我看,浅岸小姐根本就不知道洛天的身份才是,洛天看起来像是在隐瞒着浅岸小姐他的身份!”

    他不是没怀疑过,所以就私下里动用了手段,将洛天设置成了评委,用来提醒过浅岸,可是洛天的人太狡猾,虽然是他的名字,却将天字改成了添加的添字。

    “听说夜權最近主动要去参加做评委的事情了?”湛夜风似乎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是不是慕思开口了?

    “是,听二少说,没事情做,或许去看看美女养养眼也是好的,最近夫人将他给逼疯了!”慕思回来了,能不将人给逼疯吗?天天逼着他们看她的全身,还要爬床,各种把戏,无限制的上演着。

    只是湛夜风自从她醒来之后,就很少回到湛家,只是在自己的私人世界里过夜。

    湛夜權虽然没出门,可是他也知道了慕思是怎么进来的,就那扇自动门上也做了手脚,所以就算是她真的要进来,也可能性不大。

    再加上慕思已经被关起来了,她在密室里的惩罚足够她安慰一段时间了,安稳到那人醒来。

    浅岸开始比赛了,外面的粉丝亲切的称呼她为二代,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称呼。

    顾青城听到他们口里喊着代代,心里惊奇。

    “浅岸,为什么他们要叫你代代?”代代?或许是有人为了纪念婉容吧,可是这样的称呼要是到了别人的身上,她或许不能接受,可是自己纪念自己,她欣然接受。

    虽然婉容的粉丝没有那么多,可是经历过追掉会的事情后,积累了不少的铁粉,有很多人甚至将她以前的事情都给翻出来了。

    一个善良的有正能量的人,比起任何人都要来的让人尊重。

    齐婉容,在她都那样的情况下,甚至还会坚持去看看孤儿院的孩子们,在他们看来,她是一个有大爱的人。

    其实他们不知道,齐婉容去孤儿院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跟这群孤儿一样了,被世间给遗弃了,可是她比他们要好的是,她是有家的,可是却不敢回去。

    回去了,怎么面对父母?他们说不能跟吴勇在一起!

    回家了,怎么保护父母?吴勇说,只要是她敢反抗,就会让她的父母好看。

    她的父母是那么善良,普普通通毫无背景的人,怎么经得起折腾?

    看着他们,她似乎眼眶有些红。

    她回头对青城说,“以后,要是有粉丝问粉丝团叫什么,就叫二代吧!”

    顾青城不解,明明是纪念别人的,为什么她会同意?

    “为什么?”

    “二代,希望吧!”一种对于生的希望,重生的希望。

    她该幸运的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有像她这样有从头再来的机会,更不会有人会像她那样能够得到贵人的相助涅槃而生。

    重新站在台上,她就像是一次次的将自己洗尽铅华,一次次的将自己塑造的东西推倒重来,更加让人不解的是她求知的态度。

    再一次的比赛,不是简单的直播,而是会进行一次次的彩排。

    请到的主持嘉宾也是一次比一次大牌,这一次请到的人是唐华涛的老友,也是她认识多年了的一个著名节目主持人,他一向以麻辣的风格在主持着节目,但是他已经封了话筒好久了,可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复出。

    浅岸上前去跟他打招呼,他似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他顽皮的将话筒藏起来,然后压低声音说:

    “丫头,表现不错!”

    他已然是55岁了,上了年纪了,可是却没想到还是这么的年轻,精神。

    “你能重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什么都别解释,这些年你受的苦,电视上都说了!我老头子,现在这把年纪了,看人绝对不会错!”他笑着,更加的开心。

    “宁老,谢谢您!”浅岸由衷的感谢着他的支持,他的谅解。

    但是宁老的话锋一转,“你可别以为我就那么轻易就放过你了,你想也别想,当初说你死了,我还大病了一场,但是偶然从电视上看到你了,我就再也不想放过你了!”

    “嘿嘿,宁老都是我的错!”

    “是你的错,小没良心的,竟然连我也骗!”宁老老了,有点小孩子脾气了,但是对着浅岸的那份疼爱没减少。

    “宁老,我下次不会了!”她拉着宁老的衣袖开始撒娇,然后衣服犯错的孩子的样子。

    “行了,你这个鬼丫头,当初你跟吴勇那事,我就说过不成,你就是不听,但是后来你为什么没来找我?我好歹也算是一个名嘴吧?我靠一张嘴都能替你讨回公道来!”他气愤填膺,她急忙扶着他坐下,等会儿主持还要站上不知道多少小时呢。

    “我也是不敢说,当时都怕了,但是要是换了现在,我一定一个人都能将人给收拾了!”她一边笑,一边讨好的说着,宁老是得力就不饶人,一定会将她训一顿。

    而且唐哥肯定也对他说了自己的事情了,要不然宁老也不会那么恨铁不成钢的。

    “你先别求饶,我这次可是专门为了你复出的,你要是不给我好好表演,我就一定,一定——”宁老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词说话了。

    “一定怎么样?哈哈——”浅岸还坏心的说着,但是宁老就一下子发飙 了。

    “齐丫头,你要是不好好表演,我就得让我儿子好好来教教你怎么表演,最后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当孙子!”他一边得意的说着,还一边开始翻手机,给她看自己儿子的照片。

    浅岸是惊呆了,吓的指着手机上的人。

    “这,这不是希澈吗?”

    宁老看着她那样,洋洋得意。

    “知道好了吧?这可是我的儿子,叫做宁希澈!”宁希澈!影帝果然是宁老的儿子!

    她张大着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居然是真的!

    “宁老,您真的是太坏了,居然不告诉我,我是多喜欢希澈啊!”希澈就是每个女人心里的梦啊!

    宁老的心里更加得意了,“你要是不好好给我表演,我就押着你回去见我们希澈!”

    浅岸一直点头,“那我就不表演了吧,您就带着我回家吧!”

    宁老扭着头,略微思考了一下。

    “还是不行,太便宜你了,希澈不喜欢接班我的主持工作,我的主持绝活不能没传人啊!你还是给我来当传人吧,也别去参加选秀了!”

    宁老是想的美美的,一下子有了一个儿媳妇,还有了一个徒弟,这不是两全其美了吗?

    简直就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别提心里得有多高兴了。

    浅岸一下子看到亲近的人,就聊的肆无忌惮起来,两人的举止亲昵,一般人看来是正常的前辈跟晚辈的关系,可是在早早的来现场的湛夜權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湛夜權知道她就是以前的慕思之后,心里就是压抑不住的激动,一下子就来到了片场,本来是想要找她聊聊的,然后谈谈心,对她更加的了解了解。

    他想着凭藉着他湛家二少无敌的魅力,肯定能将人给拿下!

    可是一来,就看到她正在跟别的雄性聊天,还那么的开心,完全就忘记了他的存在了是吗?

    他就像是一个妒夫一样,然后恶狠狠的上前去抓住了浅岸的手。

    “你这个老小子,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难道还要打慕,浅岸的主意吗?”差点,就说漏嘴了,就差一点!

    但是好在还没说出口来,宁老看着全身红的,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只火鸡,满脸的郁闷。

    “这好好的人不做,为什么要做一只火鸡呢?那么红?”

    湛夜權穿了一身的红,从头到脚,就连鞋子也是。

    浅岸看着他,再听着宁老的话,一下子爆笑了出来,火鸡!对就是火鸡,火爆的脾气,绝对是。

    宁老的话都是精辟的,绝对是好话连篇。

    “哎,我说你这个老小子,你以为你是谁,怎么敢跟小爷的女人聊天呢?”小爷的女人,真的是太嚣张了。

    “小爷?正好我就是你爷爷,孙子哎!”宁老的毒舌对付湛夜權正好。

    湛夜權气的爆炸了,他今天还特意穿了一身的红色来的,就是为了让浅岸一眼就能看到自己,可是他倒是好,居然把自己给说成了这个样子。

    “你这个老小子,你难道就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你就算是想要看美女,你也得有能力啊!”说着,还看了一下宁老的裤裆。

    宁老看着他,气的爆炸了!

    “爷爷我虽然不行了,但是我有儿子!”

    湛夜權一听就来气,合着更坏,还是为自己的儿子来的。

    “你儿子有我帅吗?一看就是不能比的,你就是来找虐,找刺激的!”他一句话就说着,十分的不好听。

    可是宁老就气了,一把就拿起话筒开始大喊起来。

    “死小子,你给我听好了,我的儿子叫做宁希澈,国际影帝那个,我的儿媳妇就是齐浅岸!”

    这一声!不打紧!全部的人都停了下来了!

    影帝要娶妻子了,华人的骄傲的影帝居然要娶妻了,这不是爆炸性新闻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新娘子的人选还是选秀中最为热门的齐浅岸,宁家老爷子亲自公布的婚讯!

    浅岸看着铺天盖地而来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镁光灯,她就知道事情坏了!

    好在场控及时出来赶人了,“你们都是些什么人,不知道我们的节目就要开始了吗?你们要是不想我们出动自卫队的话,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自卫队要是一出动,他们摄像机里的东西都会不见了,还不如趁着现在就赶紧离开了呢!

    自从齐浅岸出来之后,各大头条新闻都是她的,而且还跟各种大人物给扯上关系了。

    据报道说,原本梁克导演那戏的女配不是她,后来就变成她了,绯闻人物之一,梁克!

    据报道说,湛家帝国集团的统领者湛夜风,从来都是不靠近任何的女性,可是有传闻说湛夜风对她青睐有加,这场秀就是为了让她名正言顺的进入湛家做准备的!

    还有据现场的宁老报道说,影帝宁希澈要跟她结婚了,绝对真实的重磅新闻!

    浅岸扶额,现在看来她就成了绯闻女帝了!

    还有湛夜權,要是没他出来搅局的话,宁老怎么会发小孩子脾气?现在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了,到现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收场呢!

    但是好像宁老还挺高兴的,浅岸一下子就扳着脸。

    “你们两,给我坐好!”

    浅岸生气了,后果非常的严重!

    湛夜權穿着红色的西装,宁老褐色的西装,一起乖乖的坐在浅岸的面前,委屈的看着她。

    “知道错了吗?”两个人,一致的摇头,然后在浅岸瞪得老大的眼睛下又开始屈服了,轻轻的点点头。

    宁老是个顽皮的人,他带着手机从来都是震动的,所以他的感觉特别的好。

    别是一说话,儿子就打电话来了吧?可是他也不敢不接,要是不接的话,儿子就不让他做主持人了,那他怎么带儿媳妇回家呢?

    可是,浅岸在教训他,他也不敢接,所以他干脆就摁了接听键,但是一个不小心就摁了免提。

    然后宁老说,“浅岸,我儿子——”

    “宁老,不准说话!”

    “我儿子——”来电话了,但是浅岸就开始教育他。

    “宁老,您说您,都那么大年纪了,居然跟这个小孩子闹脾气,还出了那么大一个绯闻,您看看原本我参加缪斯女神杯,绯闻就够多了,现在又来一个,我想想都头大!您不是刚刚是故意的吧?就是要我去继承你的金话筒?”

    浅岸想想就郁闷,人家巴不得来这些绯闻炒作炒作红,可是她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要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

    浅岸的心思在电话里表达的一清二楚,电话那头,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男人轻轻的翘起了自己的嘴角。

    “宁老,虽然希澈真的是块宝,可是我也不想被当成枪靶子啊,您看,赶明儿个,我就不用出门了!”希澈的疯狂粉会开始将她给吃了的!

    枪靶子?希澈在电话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原来他那么久没找到女朋友是因为不想被当成枪靶子?

    “齐丫头!你说你会变成枪靶子?那感情好,谁让你天天给我找气受!我可是不怕你的!我只是让着你!”宁老那声音越是高,就越是虚。

    在电话里,宁希澈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原来他爸还有怕的人,还不光是怕他!

    这个齐丫头,他还真有些好奇!

    “谁在笑?不是你吧?”浅岸回头看着湛夜權,疑惑的看着他。

    “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就好,要不然我就叫那个黑人大壮汉进来!”

    浅岸上次可是听说了他的光荣事迹,湛夜權下意识的就抱住了自己的身体,怎么都感觉就是那么娘炮呢?

    浅岸回头,然后对他们说,“坐着别动!”

    “不能不动!”

    两个人异口同声,“你干嘛学我!”

    浅岸摇头,“不许闹了!”

    但是突然间就听到有个声音说,“爸,您该听电话了!”

    浅岸诧异,这不是,这不是,这不是希澈的声音吗?

    丢人啊!她刚刚母老虎的形象,是不是全部被听到了?

    希澈是她的偶像,她一直都喜欢他来着。他的戏路非常的好,是个难得的好演员。

    这下子宁老高兴了,难得看到死丫头那样。

    “哈哈,儿子,我不是不接,是有人不让我接,我说我儿子来电话了,她还是不让我接!”他委屈的诉苦,让浅岸恨不能立即将他的嘴巴给堵上。

    宁老贼兮兮的,看着浅岸想要听到电话内容的样子,就掐掉了免提,然后听着电话里的儿子说话。

    希澈在电话里笑,“爸,您上的这个节目,我会考虑回来看看!”

    宁老傻了!这下玩大了,儿子回来了,他还怎么主持节目?

    “爸,你可以继续主持,我不会抓您回去的!”

    “真的,儿子,那你你可不能骗我!”宁老一脸的追问着,让浅岸更加好奇他们父子两到底说了什么。

    “儿子哎,我给你找的媳妇,你可得要仔细看看,要是错过了,后悔了,老子就打死你!”宁老难得威胁儿子一次。

    宁希澈在电话里笑,“爸,这一次,听您的!”

    这下换宁老石化了,难道自己的儿子真的开窍了?

    不行,都说自己的儿子已经被外国佬带坏了,有性别取向问题了,该不会带个男的回来刺激他吧?

    “我说,儿子,我说的你喜欢的人,是雌性,注意是雌性!就是像齐丫头这样的雌性!”

    浅岸的脸上淌汗,她整体就只能用两个字来代表,雌性!

    希澈对他的父亲已经没话可说了,“父亲,我说会回来见您一直给我安排的女生!”

    这下宁老乐开花了,话筒一摔,手机一挂,绕着大拇指开始美上了。

    湛夜權一看到老爷子那样儿,就想扁他,可是他不能打老人,还是算了吧!

    “你小子,肯定想打我,但是你打不过我!”宁老不挑衅,但是他找事儿!

    湛夜權一摔自己的西装,“老小子,你跟我抢女人就算了,你还撺掇着你儿子给我一起抢,我今天!非得收拾你!”

    宁老顽皮的对着浅岸眨眨眼,“看,火鸡爆发了,死丫头,你看着我是怎么拔火鸡毛的!”

    宁老有有一手绝活,那就是太极拳打得极好。他可是太极拳的第十八代传人,传人就自然得有一手。

    宁希澈的武打戏那么好,也是从小就开始练的原因,所以才会走上国际,变成影帝。

    湛夜權虽然也是个散打高手,可是在宁老的一来一回招式中,被无形的给化解了。

    “你小子,还嫩着呢!好好学学吧!”刚说完,湛夜權的红色西装就给他扒下来了!

    “你!”

    湛夜權里面是一件鸡心领的黑色背心,宁老失望的看着他。

    “你怎么就不多穿几件?我都还没过瘾!”宁老眼巴巴的看着他,然后特别希望他将西服穿上去,在让他打一次。

    可是节目不允许,马上就要开机了,时间也不够了。

    “算了,下次跟希澈一起教训你,抢我的儿媳妇,没门!”他牵着浅岸的手,就往台上走。

    湛夜權第一次觉得追妻之路何止是路漫漫啊,简直就是无尽头,怎么就又出来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情敌!

    还有一个嬴荣,他现在可是压制着大哥呢!

    兄弟两腹背受敌!简直就是动都不能动!

    他拿起电话,就跟湛夜风说。

    “哥,我被人给打了!”

    云逸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湛夜權打得办公室电话,一摁下接听键,大家都听到了!

    湛夜權27了,不是7岁,所以当他们听到这个的时候,心里是无敌的佩服他对湛夜风说这句话的时候!

    湛夜风满脸的黑线,自从他出去当评委之后,怎么就是三天两头被人给打了?湛家的男人怎么会那么的弱?

    “谁打的?”

    “一个老头子给打得!”一个老头子给打的!办公室里寂静了!

    二少,真的是弱爆了!

    “哥,他是宁家太极拳的传人,我能不被打吗?”他越想越委屈,什么宁家太极拳,了不起了,他还是散打冠军呢!

    “你——”湛夜风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被一个前辈打了?

    “得罪了宁前辈了?”

    “什么得罪,他那是明摆着跟我抢,不,就是明摆着抢儿媳妇来着!”他一个激灵,突然想起不能让大哥知道他也知道了的事情。

    “抢儿媳妇?”

    湛夜權想了想,还是将事情的经过变成一个糟老头强迫一个善良的少女嫁给他的糟糕的坏儿子算了!

    “就是说!这位前辈要逼着我们比赛现场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嫁给他很坏很坏的儿子,好像,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叫什么来着,哦,叫齐浅岸!”湛夜權装的还挺像是那么回事的。

    办公室里凉梭梭的,云逸的两腿发软,他觉得自己当初及时掐断了对慕思的念想,那是正确的,要不然今天非常非常惨的人就是他!

    “他真的是那么说的吗?”湛夜风的语调平常,一点都听不出来喜怒。

    湛夜權也说不准怎么刺激老大了,但是老大还真的是太淡定了无比的淡定,无比的让人看不透他的内心。

    “是啊!”

    “那你就回来养伤吧!”

    湛夜權一惊,正常情况下,老大不是该过来吗?

    “家里的人醒了,你最好回去看看,这是她苏醒的最后机会了,最好带着她去进行血液样本的比对!争取早日出结果!”湛夜风面无表情,对着电话里说着。

    湛夜權一怕自己的脑门,怎么就将正经事情给忘记了?

    “哥,我这就回去,这个老小子,回来收拾他也成!”他匆匆挂了电话,但是一站起来,刺啦的一声,裤裆裂了!

    宁老在不远处哈哈大笑,这就是他送那小子的最后的礼物,让他在电话里骂他来着!

    浅岸在一边捂着嘴笑,一想到她以前在湛家的委屈,这下子心里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