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老公太霸道 > 第六章 她之禁地(补一千)

第六章 她之禁地(补一千)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车缓缓的在一家名为‘留住时间’的咖啡厅前停了下来。

    坐在副驾驶上的老管家连忙下车,那张略带皱纹上的面孔上,满是严肃。

    一身银翼贵族校服的傅安然下车,早已等候在门前的店长连忙上前,神情恭敬道:

    “小姐,已经都准备好了。”

    傅安然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茶色的眸子中清冷一片。

    举步朝着咖啡厅深处走去,直接来到咖啡厅的厨房内,站在一侧身侍应生服装的男子将一面看似普通的墙推开,一条幽深的走廊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店长走在前面带路,傅安然表情极为淡然的走在后面。

    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尽头,是一座直升电梯,几人乘坐电梯,直到地下三层。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

    电梯两侧笔直的站着两名面无表情的男子,他们在看到店长的时候,表情微微严肃了几分,但是在他们看到那个跟在店长身后出来的身影时,表情倏然收紧,背脊也不禁挺得笔直。

    “小姐!”整齐一致的弯腰,浑厚有力的称呼。

    “嗯。”傅安然对两人微微点头。

    老管家是第一次真正的进入这个地方。

    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主子是眼前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小姑娘。

    他并没有做背叛傅家的任何事情,傅家在他眼中就是自己的家,他只是选择走一条对他来说会对傅家更好的路。在小姐八岁那年,用完全不似孩童般的语气问他要不要跟着他的时候,他那已经沉寂下去几十年的心,一下子就起伏了起来。

    他知道,跟了小姐,他的后半生,将不会无趣。

    他一直都知道,小姐早在她八岁起,就已经开始筹备这个叫做“无赦”的地方了。

    而今天,是他第一次踏入无赦内部。

    他用了七年,才得到了小姐基本的信任。他无法想象,如果背叛了这么个冷然而又果决的人,下场会是什么样子。

    无赦之名,由罪无可赦由来。

    只要是伤害到傅家之人的人,都会被小姐的人送到这里来。

    还未走多远,就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喊叫声。

    “你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寒毛,我爸一定会让你们死无全尸!”

    “傅安然那个贱人给了你们多少钱?我给你们双倍!我——”

    后面的声音听不到了,只剩下鞭子在抽动空气所发出的声音来。

    果然是找死。

    能够进入无赦的人,哪一个不是对小姐尊敬异常的?在那些犹如冷血兵器的人面前诋毁自家小姐,不死也要掉半条命。

    破空之声响起,看似完全没有任何缝隙的钢化玻璃自两侧打开,露出了后面的场景来。

    那是一间看起来如同审讯室一般的房间,钢化墙壁,白炽灯挂在屋顶,房间内的平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整个房间内都浸着一股冷兵器的味道。

    傅安然在众人的维护下,淡然的进入房间。

    一阵破空的声音再次响起,宽大的钢化玻璃再次合上,在外人看来,没有丝毫的可疑之处。

    听到有人进来,还在抽打中的人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而在他们看到来人之时,眸中同时划过一丝微怔,随即便是一阵狂热。

    他们刚欲弯腰喊出那个让他们激动不已的称呼时,傅安然微微抬手,制止住了他们要说的话。

    审讯室内的四人立马跨立的笔直的站在一侧,面色依旧无情,只是他们眼中的狂喜,却是无法掩饰的。

    店长搬过来一把椅子,放在傅安然的身后,“小姐,请坐。”

    傅安然并没有理会店长的殷切,她冷着表情,走到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的金镇身前,茶色的眸中,带着的是让人胆寒的杀意:

    “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呢?”

    金镇身上已经满是青紫之色,还带有不少因鞭子抽打而落下的印记。

    金维希在听到傅安然的声音时,还蜷缩在一起瑟瑟颤抖的她,蓦然睁开眼睛,仇恨一般的看着傅安然。

    “傅!安!然!”

    傅安然连看她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她继续看着那团肉,茶色的眸中浸着冰寒的冰凌,嗓音却是淡淡的,“这个丫头的父亲?谁允许你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的,嗯?”

    跨立的站在一侧的四名男子的身子同时一僵,就连站在门口的店长以及老管家的心里都有些发毛。

    金镇不是傻子,如果他真是傻子的话,就不会在帝都的房地产这一块儿做的这么大。

    在他和自己的女儿被人当着银翼校长的面被拖走时,他就知道,自己惹到了不该招惹的大人物了。

    只是,在他还来不及道歉,他就被带到了这个地方。

    这里的人没有听他的任何的解释,就开始对他和金维希开始拳打脚踢。

    而他那白痴女儿却还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不断的威胁着这里的人。

    “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你放过我吧,我不会把你的事情告诉别人的,求你,求你放了我。”如果现在不求饶,到时候,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金维希倏然不可置信的望向金镇,她怎么也想不到,她那个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父亲,现在竟然在求傅安然那个贱人!

    “爸爸,你是不是疯了!你求她做什么,她就是一个贱人!一个贱民!我们——”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鞭子毫不留情的抽在了她的脸上,她那原本就红肿的脸颊上,瞬间就露出了一条血印!

    “啊——我的脸,我的脸!”金维希尖声而又惊恐的喊叫着。

    “闭嘴!”金镇现在是恨不得杀了他这个白痴女儿,他怎么就有这么个白痴女儿?真是在她刚出生的时候,他就该掐死她!

    金维希一下子就愣了,她单手紧捂着血流不止的脸颊,泪水不断的掉落。

    “这位傅小姐,是我们有眼无珠,是我们错了,请求您……”

    “错了?”傅安然笑了,“来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不说自己错了的。”

    金镇一顿,他看不出这个看似冷冷淡淡的女孩在想什么。他当时怎么就能够蠢到以为她这身气质是她装出来的呢?

    “但是每个人的下场是一样的,想要知道吗?”傅安然的话就到这里停了,她转身,直接在那张雕刻华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都是一样的,那么就只有一个下场……

    金镇顿时满身冷寒,此时身上的疼痛他也感觉不到了,身体在不断的颤抖。

    “那……怎么才能够消除您的怒气?我……我愿意给你钱,给你很多很多的钱……”

    “我们小姐,最不缺的,就是钱。”老管家淡定的说道。要是小姐缺钱,无赦这个地方就不会存在了。

    “希希……对,我女儿,我女儿她什么事情都会做的。是她鼓动我和您作对的,您要是有不满的话,您就找她!如果……如果你要让她死的话,我可以亲手杀了她,我……”

    金维希忘记了哭泣,她那双眼中浸满了惊恐和不可置信。

    她的爸爸,那个从小就极尽宠爱她的爸爸,现在说,要亲手杀了她。

    她看着金镇不断的张口激动的说着什么,渐渐的,她的视线一点点的模糊,她只觉浑身冰寒,冷的让她的牙齿都在瑟瑟发抖。

    傅安然单手支撑在扶手上,眸光淡淡的看着那个跪趴在地上,哀求着自己的中年男人。

    看,这就是人性。

    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只求自己苟活于世。

    “你看,她的皮肤很好的,脸蛋长得也很不错,如果去卖的话,也会卖一个很好地价钱的,傅小姐,您只要放过我,她就是你的了,任你怎么处置。”

    傅安然就那么看着他。

    只是她的视线落在那个原本瘫坐在地上,此时已经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的金维希身上,她从距离她最近的刑具台上拿起来一支短小的匕首,背对着金镇,毫不留情的,狠狠的将那匕首,插入了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的男人的脖子里!

    金镇顿时一僵,他不可置信的回转过头去,在他看到金维希那张早已扭曲了的面孔时,他的瞳孔倏然扩大!

    “是你要杀我的,是你要杀我的!”她就那么骑在他的身上,不断的将匕首抽出,再狠狠的插入!直到,血水渐满她的面孔,直到那身影彻底的失去温度。

    傅安然无趣的起身,转身离去。

    “处理掉。”傅安然扔下这句话给店长后,便带着老管家离开了无赦。

    坐上早已等候在一侧的车上,她拿出手机,拨打出手机里唯一的一个手机号,那边接起来的速度很快。

    “到了吗?”她的声音软软的,完全不似方才那般的冷然。

    “嗯。想你。”傅君皇式的言语。

    “早点回来,等你。”

    “好。”

    她的唇角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傅君皇,她之禁地。

    没有一个人,敢当着她的面对他不敬。

    否则,将会无赦!

    ------题外话------

    好了,补齐。

    然后等等我和江南妞儿,十分感谢嗷呜~然后下江南拥有一个好老公~要一直幸福啊~

    然后等等我妞儿,你多喝水啊,吃药啊!实在不行,就去打吊瓶吧嗷呜,不能熬的这东西~

    妞儿们都不要生病呀~

    然后,留个爪子印啊~告诉爷,你们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