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老公太霸道 > 第五十四章 找死!

第五十四章 找死!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寂静的校园中响起学生们朗朗的阅读声,操场上的学生们或跑或跳,然而此时,就在校园的某一角落中——

    苏诺站在安然身侧,疑惑的看着眼前站着的几名明显不甚友好的女生,随机又将目光落回到安然身上,奇怪道:

    “小然,她们干嘛都瞪着我们啊?想要问我们要钱吗?”

    安然挑眉,唇角带笑,“恩?”

    “以前的时候,在别的同学瞪我的时候,都是管我要钱的,虽然后来都被小叔叔给教训了。”

    那几名女生是其余年级的“贵族女”,而双手环胸的站在最前面的女生正是殷倩雪。

    此时殷倩雪的某眸子就似要射出许多飞刀来杀死安然一般,她傲然的挑眉,鄙夷的看着安然,冷哼:

    “傅安然,赶紧给我滚出银翼去!”

    苏诺澄澈的眼眸猛地瞪得大大的,“为什么?”银翼是傅哥哥给小然建立的诶,要是小然不上了,那么这学校傅哥哥肯定会拆掉的。

    “舞女就该呆在舞女的地方,跑什么学校?”殷倩雪身后的一女生啐了一口,鄙夷的看着安然。

    “舞女?”苏诺兀然看向安然,那双澄澈的眸子闪亮亮的看着她,“小然小然你会跳舞哦?我怎么不知道啊?小然你什么时候跳给我看看呗?那天我给爷爷跳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跟我一块儿跳啊?”

    听到苏诺问题的人们都止不住的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向她。

    “诺诺先不要说话。”安然心中叹息,表情却是柔和的看着苏诺,在看到苏诺点头之后,方才淡然的转过身去,目光清冷的落在殷倩雪身上:“没事就请让开。”

    殷倩雪走到安然身前,冷笑,随即甩手便是一巴掌!

    啪——!

    清脆的耳光声兀然响起!

    “喂——!”苏诺猛地跳了起来,面色慌乱的一把将殷倩雪推开,心疼的看着安然迅速肿起来的脸颊,“小然,疼不疼?嗯?是不是很疼?不疼不疼,诺诺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安然一时被打懵了,脸颊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让她不得不相信,方才她被人甩了耳光。

    原本她是可以躲过这一巴掌的,只是她要是闪开了,苏诺便会遭殃,她来不及拉着苏诺一块儿躲开,只能够接上那巴掌。

    殷倩雪被苏诺推的向后退了几步,在稳住身体后,她阴狠的看着苏诺。

    那个低贱的平民竟敢推她!她走向前,一把拽过正为安然心疼的苏诺,抬手就是一巴掌!

    巴掌重重的落在苏诺那张精致的小脸上!

    苏诺一时不慎摔倒在地,脸颊上,已有几道血色的抓痕!

    漆黑的双眸顿时一阵紧缩!

    安然的眸光在瞬间冰寒下来,在殷倩雪还未回过神之时,她迅速的闪到殷倩雪身前,随即,抬脚,冲着她的腹部狠狠踢出——

    “啊——”殷倩雪顿时捂着腹部,痛苦的蜷缩地上呻吟着。

    安然居高临下的看着殷倩雪,身上的气势在瞬间全部散出,而如此的她,让原本想要上前帮殷倩雪的女生们全部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现在的傅安然,好可怕。

    森然的目光落在殷倩雪身上,冰寒的不带丝毫温度的嗓音一字一顿道:

    “殷倩雪,你提前来找死,就不要怨我这么早对你动手了!”

    殷倩雪难过的抱着肚子,愤恨的望着安然,“你这个低贱的脱衣舞女……!如果我们不教训你的话,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音落,原本还惧怕着安然的几个女生顿时全部向安然扑去——

    学生会办公大楼。

    长长地会议桌前坐满了人,所有的人都将头深深地埋在了自己的双肩里,就连呼吸都是轻轻地,生怕惊动了那个坐在会议桌上方的主席大人。

    楚安修单手拿着一份策划书,另一只手食指十分有节奏的轻轻的敲打着桌面。

    “砰!”策划书被扔在桌上。

    一声闷响让所有人猛地一惊,双手猛地收紧,就连身体都不进颤抖了一下。

    “这就是你们做的策划书?”

    久久,楚安修那清幽的嗓音在静的让人心悸的会议室内响起。

    “牧哲,你来告诉我,这一个月你们都干什么去了!”

    牧哲,学生会副会长,同时兼楚安修的死党。

    一直经绷着的那根神经腾地一下子断了,牧哲似乎看到了一黑一白的两位仁兄来接他了。啊,这说是死,不说也是死,那还是……说吧!

    也就在牧哲打算一死之时,学生会会议室的门被人砰的一声直接从未踹了进来!

    原本一个个的都紧绷着神经的人们的视线唰的一下,全部落在了那被踹开的门口处。

    在人们看清站在门口的人时,不禁同时倒抽了口凉气。

    看来这人真是不想活了,她竟然敢和学生会叫板!

    然而,在牧哲看清来人之时,他不禁长长的舒了口气。

    还好还好,不用跟着那两位大人走了,他的小命暂时是保住了。

    “傅安然,你这是在做什么!”学生会的某位仁兄喊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楚安修在听到那名字后,原本微闭着的双眸倏地睁开,视线迅速的落在了安然身上,当她脸颊上那红肿的手掌印映入他的眼帘时,瞳孔在瞬间紧缩,他霍的起身,快速的走向站在门口安然。

    会议室内的低气压已经让大多数人感到呼吸困难了。

    “这是怎么回事?”楚安修的嗓音依旧没有什么起伏波动,但是他的眸底深处已然是一片怒色,清楚他个性的人都知道,这向来很少发脾气的会长大人,似乎生气了。

    只是这会长和傅安然是什么关系?不是据说傅安然是被人包养了的吗?她还在酒吧里跳脱衣舞来着?怎么感觉会长和她很熟的样子?难道这傅安然连这向来洁身自好的会长也给睡了?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安然偏过头,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楚大会长,那冰寒而又森冷的双眸一点点的转向坐在一侧的马婧茹身上。

    安然一把错开楚安修,大踏步走到马婧茹身前,居高临下的冷眼看着她。

    “傅安然,你……”马婧茹被看的心虚,开口想要说话,然而——

    “啪——!”安然抬手,一记耳光重重的落在马婧茹那精致的脸颊上!

    ------题外话------

    恩……嫩啥,开始收拾马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