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神兵天降 > 第23章 阴谋再起

第23章 阴谋再起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业其实也早就看出了秦川的疑问,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一切终归还是由自己发现才会更有意义,虽然一切的结果都近在眼前。

    秦川紧皱着眉头却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随着自己的爷爷走进了厅堂,看到自己的爷爷看着自己但并没有想说什么的意思,秦川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的去问爷爷关于这些事情的,但是当有问题在心中无法得出答案的时候,是如此让人着急,看着话到嘴边但是没有问出来的秦川,秦业微微的笑了一下,然后对着秦川说:“孩子,我明白你的想法,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自己去寻找答案才会懂得其中的真谛,不是吗?我之所以不想说虽然还有其他的原因,但是最主要的还是想让你慢慢的去寻找自己心中的答案。我想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人心中会有不同的答案。”

    听到自己爷爷这样说,秦川反驳道:“可是,爷爷……”还没等秦川说完,秦业便接着说道:“没有可是,我有我的想法。你现在已经是一家之主,是我们家的顶梁柱,所以不要因为这些小原因,误导了你的才能。知道吗?”

    秦川回答道:“是……”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东西,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所以秦川也算是欣然接受了这一结果。虽然还有一些疑问,但是秦川相信早晚有一天都会真相大白的。秦业再也没有理会此时的秦川,他也知道凡事都会有一个过程,所以秦业觉得一切随缘就好,强求可能会适得其反,想了想秦业离开了厅堂,看到秦业的离开,秦川便微微施礼也离开了厅堂。

    回到房间的秦业,望着早就在那里的一个背影微微施礼后说,“祖上,家主之事已定,也算是随人意了,可是秦川那孩子却好像发现了点什么。不知道祖上有何想法,是否能赐教小辈。”如果秦川此刻看到秦业房间的那个人,一定会被吓到,尤其是秦业对着那个蒙面前辈自称为小辈,更是会让秦川大跌眼镜。

    红衣的蒙面人,微微一笑:“业儿啊,秦川已经成为了咱们秦家的一家之主,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他了,我想世虎那个孩子也肯定告诉了一些给秦川,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哈哈。我想你是有分寸的,该怎么做你应该也清楚了,去吧,我前些日子卜星一挂,算到了最近会有一些麻烦会发生,你去协助那秦川小儿解决一下,一定要小心,切记是一记凶挂,一定要小心,好了我的话说完了,你妥善处理就好。”说罢,秦业依旧沉默,又一次的微微施礼,等抬起头来,蒙面人已经消失在了秦业的房间之中。

    秦业微微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真不知道这小子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既然得到了祖上的青睐,唉~!前途无量啊。”

    而此时的秦川,在自己的房间内思考着什么,他回想着白日时的秦羽所用招数,让人捉摸不定,按说残影拳是父亲的独门绝技,而且仅传自己一人,别人怎么会呢?再有就是,秦川回到房间后,翻阅了父亲留给自己的残影拳谱,却并没有发现相似的拳法。一种奇怪的念头传入秦川的思想,九重拳和残影拳其实是一部拳法的两个部分,而还有第三个部分是将两种拳法连接在一起的拳法。

    想出如此想法的秦川也并不是瞎想,修炼了一段时间残影拳的秦川总觉得残影拳和九重拳都有一定的相似之处,而且长时间的研究,秦川竟然在九重拳法中发现了一些漏洞,虽然还没有修炼过多少残影拳但是有一种直觉告诉秦川,残影拳也一定有一些漏洞,相互辅助便可以使得两种拳法相辅相成。

    但终于这也只是一种猜测而已,至于实践也得慢慢的从残影拳入手才行,想到这里的秦川又开始为另外一件事发愁了起来,他知道,秦家是以镖局生意为生,所以从明天起这些东西都是秦川该要考虑的问题。秦川想这一切终于踏上了平稳的轨道上,可是秦川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事情才只是一切事情的开端而已。

    就在此时延坪镇的严家府上。

    厅堂中端坐着三名身着华丽服饰的老人,此刻端坐在上位的一名老者说:“我想两位家族之长,也应该有所而闻,秦家换了家主,不知两位有什么看法?”

    右侧的一名老者说:“秦家作为咱们延坪镇后起的一个大家族,能力是不可小视的,这次的换主听说换了一个小辈。这,就让吾辈看不懂了。”

    左边的老头也紧接着说道:“使得这件事情我也是有所耳闻,听说是一名绝世之才,深受秦家老辈的看好。”

    “唉~!再过一年就要开始参加铁血的选拔了,我想这次秦家的后背四起,我们想拿到这次的三个名额,恐怕不易啊。”

    此刻坐在上位的老者轻蔑的笑这说道:“哼~不易?真没知道你个黄老头是怎么想的,别忘了我们才是延坪镇的三大家主,有他秦家什么事情?哼~!小辈一个有什么好怕的,还能是我们几个老家伙的对手?哼~!这一次我们就来个斩草除根,最有天分的武者是嘛?哼~我们就让他有来无回。”

    听着上位老者的说两侧的老者,有些惊讶的问道:“你的意思是?”然后做了一个杀死的手势。

    另一个附和着上一位老者说:“是啊,严老,这样恐怕不妥,虽然秦家并没有我们三个家族强大,但是秦家是以武学出家,而我们只是商人,即便身边家中有一两个高手,但那必定是少数,严老我怕狗急了跳墙,这可对我们来说有点危险不是吗?”

    被称为严老的老人又微微的想了一下,小声的对着周围的两个老人小声的说了什么。听到严老说的话,剩下的两位老者眼神中闪现着点点的光芒,就好像胜利在望一样,然后剩下的便是全大厅充斥着的笑声,一个阴谋就这样产生了。

    次日的清晨,秦川还是依旧起的很早。起来了的秦川散步在秦家的府上,并不是为了散心而是在想着秦家的发展,走到自己爷爷的房间前,秦业的房门“刺啦~”的一声门开了。秦川先是惊了一下,然后便准备上前去关门,但是刚刚走到门前的秦川便听到了自己爷爷的声音。

    “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我知道你的想法。我想说的是,秦家现在的情况我想你也是很清楚,不仅是生意不景气,而且延坪镇上的三大家族也对我们秦家虎视眈眈着,如果我猜的不错,得到消息的他们肯定不会静静的等着你送上门去,你要小心。切不可大意,他们三个家族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离铁血的选拔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我知道你的想法,所以对于你来说,那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机会,你要想清楚,那三个老狐狸可是精明的很那。”

    听到自己爷爷说的话,秦川感觉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好像又重了一些。但是路是一步一步走的,每一步都要走好了才会有未来。所以秦川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已经没有退路,只能这样一路走下去。

    秦川回答道:“谢谢爷爷的教诲,孙儿明白了。”看着如此优秀的孙儿,秦业十分的满足。看到他已经大概明白了,秦业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秦川又说:“爷爷,孙儿告退了。”

    看着秦川准备离去,秦业也没有阻拦,而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去吧,孩子,未来都是你们的。”

    走后的秦川没有再转下去,而是先去了忠叔那里去询问一些有关生意上的问题,顺便看了看婉儿,因为要参加选拔,秦川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婉儿了,一直以来,秦川都将婉儿看作是自己的妹妹,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虽然秦川知道婉儿对自己有着一定的爱慕之情,但是秦川知道秦可对婉儿的意思,再加上秦川把婉儿看作妹妹,所以秦川也在有意无意的躲避着婉儿,为秦可和婉儿多多的创造些单独的空间是有好处的。

    但是怎么说,也算的上是自己的妹妹,所以秦川还是时不时的和会有些想婉儿。

    来到忠叔房间门口的秦川,刚刚准备敲门进去的时候,但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了秦川的耳畔,”将这封信交给秦川,我会给你好处的,放心好了。”

    紧接着是忠叔的声音:“呸,你这肮脏的家伙我就知道你们会对家主动手,记住我的话,只要有我秦忠在,你就别想陷害到我家家主。”

    “哎呦,别说的那么难听嘛,人家只是奉家主之命前来请你秦家家主秦川去我严府做客,怎么就会害了他呢?”

    “哼~!别以为你们的花花肠子我不明白,我很清楚,你们骗不过我。”

    听到这里的秦川终于听不下去了,虽然他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延坪镇三大家族不除,秦家在延坪镇肯定不会安稳,所以这次的邀请秦川知道自己必须去,不仅要去,还要去的有势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