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神兵天降 > 第59章 噩梦的源头

第59章 噩梦的源头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日的清晨,秦川在全家人的注视下,醒来…

    已是满头大汗的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好想穿越了世界一样。自己的父亲,爷爷还有妻子都关切的看着自己。而李默则是紧张的为秦川把着脉。

    看到秦川醒来了,大家也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李默也松了一口气。以他多年的行医经验,他从来没有见过秦川这个样子的病症。

    秦川起身,对着自己的妻子问道:"我到底怎么了?"

    严静带着哭腔回答道:"你,你都快吓死我了,清早我起来就看到你满目狰狞,满头大汗,而且是我怎么叫也叫不醒,还时不时的再抽搐…"听到这里的秦川也是无比的惊讶,这也是他没有想到的,还有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梦而已,怎么会这样。

    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

    李默说:"秦家主,刚刚我也给你看过了,你本身并没有多大的问题,只是因为你过度的紧张所以才会这样。至于家主为什么会久梦不醒,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秦川,阻止了李默继续说下去,秦川是知道的,有些东西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解释的了,毕竟自己生活的地方,还算是比较的封建,毕竟有些事情,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一些新奇的东西…

    秦川说,"让大家,担心了,我没有事,可能是最近太忙了,有些累过头了,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没关系的,都回去吧。"当所有的人都走出去了以后,严静赶忙走到秦川身边关切的问:"亲爱的,你真的没事嘛?早上真的吓死我了。"

    "恩,没事的老婆,让你担心了。"

    "嗯嗯,那就好…"说着抓住了秦川的手说,"不要太压抑自己了,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恩,我知道,你先出去吧,我想再休息一下。"

    严静看出了秦川眼中的疲乏,所以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房间。刚刚离开房间后的严静,害怕秦川又会变成那个样子,所以,又想反回去,但是又怕,秦川生气,所以决定一会儿再反回去看看就好。

    刚刚离开的严静,另外一个声音就出现在了房间里,"哈哈,不愧是我徒弟,这都已经感觉到我了,不错,不错。"秦川赶忙下床对着此刻背对着坐着的一个男人施礼说:"师傅,我就知道…您老人家会来为我解答疑问的。"

    炎清风满意的看了看秦川说:"不愧是我的徒弟,进步的如此之快都快赶上你师傅我了。"

    "怎么会呢?师傅你的功底我怎么能超越的了?"

    "就你会说漂亮话。好了,说正事,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其实很简单,修炼是一条神奇的路,这条路上,你会遇到很多神奇的事情,譬如说这个东西,回忆…"

    "回忆?"

    "对,就是回忆,长时间的修炼会逐步的激发你上一世的记忆,这就是所谓的前世缘。"

    "额,师傅,我还是不是很清楚,你说的意思…"

    "我这样说吧…当你修炼到一定的地步,你上一辈子的回忆就会被激发出来,这被激发的记忆,对于e很多人来说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但是对一些人来说却是意义非凡,譬如说,你…"

    "我?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噩梦,我不可能是魔界的人。不可能的…"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你做梦的时候,我用我的力量潜入到了你的梦里,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那就是,你曾经不仅仅是魔界的人,而且还是魔界的高官,而且你也应该发现了,你现在身旁的几个朋友,也是你上一世的几个朋友。"

    秦川陷入了沉默,他想到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司徒破天也应该是梦到了这些东西。秦川觉得上天给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自己的上一世竟然是魔界的人,说不定还是被炎帝战神所杀,但是,这一世自己却成为了炎帝的后人。

    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炎清风当然看出了秦川的想法,让后语重心长的对着秦川说,"上一世的事情只能是一种参考,因为这一辈子的事情和上一辈子的事情本来就是没有多少的联系,你之所以会想起从前的一切也不是什么坏事,不是嘛?"

    听到自己的师傅这样说,秦川也觉得这毕竟不是一件坏事,而且这一世的任务便是要去迎战魔族,从而使得天下太平。

    坚定了信心的秦川,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办,毕竟自己的心里还是活在今天的,他决定把那个梦就当做一个梦来对待,至于那些回忆,秦川觉得如果可以给人间带来平安,带来未来的话,他愿意将那段回忆作为一种情报。

    秦川很清楚,自己的决定是什么,他没有后悔。

    看到这个样子的秦川炎清风很满意,准备走了的炎清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对秦川说,"川儿,这只是一个开始而以,慢慢会有更多的记忆喷涌而出。而且不仅仅是你,你的那几个朋友也会如此,他们也需要你的帮助,至于还有一些东西,我们长老觉得到了告诉你的时候,但是现在不行,一周以后,我会回来,带你去真正的秦家,老祖宗要见你,做好准备吧。"说完了的炎清风转过身离开了。

    秦川想了想,有些事情自己还是必须要去做的,所以穿好了衣服,准备出去。刚穿好衣服的秦川,听到了一段轻轻的敲门声,开门后看到了,彬儿耷拉着自己的脑袋,走了进来。

    一看这个样子的彬儿,秦川就知道这是怎么了,所以给彬儿倒了一杯水,说:"彬儿,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给我说?"

    彬儿听到秦川这样说,于是点了点头说:"川儿哥哥,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我梦到我们生活在一个特别可怕的地方,但是还好的是还有川儿哥哥陪着我,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个好大好阴森的地方,在…"

    说到这里的彬儿脸变红了,秦川则是认真的听着,所以问道:"在干什么啊?"

    "在干男人,男人和女人干的那种事情。"

    听到彬儿这样说,秦川愣在了那里。看到愣在那里的秦川,彬儿又慌了,以为秦川生气了,赶忙解释道:"哥哥,不要生气,都是我一天到晚瞎想的,哥哥不要生气。好不好?"看着都快哭出来了彬儿,秦川赶快上前去劝阻。

    "没关系,彬儿,这不是你的错,快出去吃点东西吧,说不定心情会好一点的好吗?"听到秦川这样说,彬儿当然不好意思再坐着了,只好点了点头就走开了…

    彬儿说的所谓和秦川睡在一起,这说明了什么秦川很清楚。这不就直接的说明了。彬儿的上一辈子是自己的老婆吗?虽然又有点扯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自己不得不信。

    秦川有点恐慌了,自己和身边的人上辈子如果都有直接关系的话,那岂不是很悲催?等等,不对,昨晚,梦里的那个老者,好像是忠叔。

    这一切就好像是上天故意的安排,前世魔界的好友,今天都是自己身边的战友,真是无奇不有的世界,想起现在可能会很纠结的司徒破天,秦川快步的向着,司徒府上前进了。

    来到了司徒府上的时候,司徒家已经乱作了一团,司徒破天一直都喊着一个名叫婉儿的名字,而且和自己一样都是怎么叫都醒不过来。秦川支开了所有的人将自己和司徒破天关在一个屋子里,然后利用自己的精元对接,成功的进入到了司徒破天的梦中。

    梦中的司徒破天正拉着一个即将掉入深渊女子的手,不停地用着力气,劝慰着自己,秦川定神一看,那个女子正是自己的妹妹秦婉儿,还不仅如此,司徒破天的身后,站着一排身着黑衣的男子,手中拿着武器,嬉笑着看着这一对,苦命的人。

    秦川是第一次进入别人的梦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触景生情的秦川,冲了过了,准备攻击对方,可是结果却是自己像是不存在与这段世间的人一样,穿了过去。

    这让秦川很是纠结,就这样看着,自己最好的兄弟和自己最爱的妹妹,就这样被一群人推下了深渊。秦川这时候就好像这一切是真的一样,很是懊悔。但是随即他想通了这里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催动自己的元神回到了现实中的秦川,看着刚刚苏醒过来的司徒破天,不知所错的看着自己,秦川也是知道这是为什么。

    然后解释的说:“司徒兄弟不必惊慌,刚刚只是一场梦而已。”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司徒兄弟,你没有事情吧?”

    “为什么要杀死我和莲儿?”

    “什么莲儿?司徒兄弟,这都是梦,你难道不知道吗?我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陷入了沉默中的司徒破天不知道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