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神兵天降 > 第77章 彬儿的披风

第77章 彬儿的披风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哗啦啦的大雨一直在下,秦川很不理解,天气这么冷,却还在下雨,这不科学,脚下的这片不毛之地,看起来似乎毫无生气,应该也是很久以来不下雨的缘故造成的。可是这有是为什么的,秦川一直在想着,绞尽脑汁却怎么也想不出原因。

    “李默,你觉得这里下这么大的雨这正常吗?”秦川喊道,生怕李默听不见。

    李默回答道:“什么?你刚才在说什么?我没听见。”

    这雨实在是太大了,落在地上简直是轰鸣声,李默听不到,这是是很自然的事情,这也怪不得他。

    秦川走到李默身边,嘴凑在了李默的耳边喊道“我刚才说,在这个地方下这么大的雨,这正常么?”

    李默这才听见,也凑在秦川耳边说着:“原来你也觉得这很奇怪啊,其实我也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你是怎么想的,快告诉我,我觉得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秦川说道。

    李默说:“在北面的北冥,既然是个海,所以下雨,雨水多这也是正常的。”

    秦川回过李默的话:“那既然你觉得这很正常,那你又在思考什么问题啊?”

    “我只是觉得既然有雨水的滋润,土地应该很肥沃才对啊,而且,有这么多的雨水,附近也应该是有河流才对的啊,你说是不是?所以我觉得这很奇怪。”李默说着。

    秦川说:“那你是觉得这雨本身有问题是么?”

    “我想一定是的,你现在看一看彬儿的斗篷。”李默凑在秦川的耳边说着。秦川转弱头看去这时秦川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因为雨实在太大,天空几乎都成了黑色人们基本上都丧失了视觉。其他人可能都无暇顾及这些东西了。这么大的雨,落在彬儿的这件深紫色斗篷上,水就直接滚了下去,没有一丝一毫留在上面。

    这个奇怪的现象让秦川更加确定,这件斗篷不寻常,还不是一般的不寻常。秦川往身后看彬儿的时候,彬儿的目光与秦川对视了一下。然后就地下了头,去专门回避秦川的目光,这显然,彬儿一定也意识到了秦川觉得她的斗篷很不对劲。

    可是今天,奇怪的事情出现了,秦川发现,彬儿的那件斗篷上面,不但不想他们一行人第一次出发时那样滴水不沾,反而淋得一塌糊涂,根本就湿得贴在了身上,这是怎么一回事。秦川想着。

    在雨中,一切都浸泡在了水中,秦川的疑惑一个又一个得袭来。在一起行走的一行人,都是患难与共的兄弟,可是就是因为彬儿的一件奇怪的斗篷,就不能把话说明白。秦川觉得这是天大的悲哀,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如果再这样下去,八个人不能得到很好的交流,但是如果遇到了大的危险,团队合作就无法体现出来了。这样一来,八个人都会遇到极大的危险。虽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有这绝世武功的高手中的高手,可是这样下去,这一切又有什么用。

    秦川这样想着,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这一切,吃了这么多的苦,遭了这么大的罪,又有什么意义?

    秦川又想起了那天在林萧家里的那一夜,叶辰貌似是解完了手,往卧室走去,秦川悄悄地打开了门。朝叶辰走去。

    秦川轻轻得喊道:“前辈,请留步。”

    叶辰停下了脚步,没有说话,停在了那里。秦川向前走去。

    秦川走进了叶辰跟前。还没有说话,叶辰就先开口了:“我和林萧就知道,你有话要对我们说,说以,我们两个就商量了一下,我就出来了,我就知道你会出来,说以就没有专门去叫你,怕惊到别人,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真的出来了。”

    “前辈真是神人啊,这真的就是料事如神啊,真正的料事如神。”秦川说道。

    叶辰说道:“你就别在这儿给我说这些废话了,后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耽误我的时间,我还要睡觉呢。明天我们不是还得赶路么。”

    “那我就直说吧,有几个事情现在最让我疑惑,首先就是我们为什么会做一样的梦?这件事我觉得真的不同寻常,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过去好像真的没有遇见过这种类似的事情。”秦川说着。

    “至于这件事情,我就给你好好说一下,我们人类的梦境是非常复杂的,我用三言两语是不可能就能给你说清楚的,但是对于这件事我可以很明确得告诉你,一定是有魔界的人给我们脱了梦,当然我不知道是谁。我们的前世都是生活在魔界的人,必然会与魔界有或多很多的联系,因此,能够给我们托梦也就不难理解。”叶辰给秦川说着。

    秦川接着叶辰的说:“可是奇怪的事情就是,既然我们前世都生活在魔界,而我的妹妹秦婉儿和彬儿姑娘也不例外,在前世,秦婉儿和司徒破天是夫妻关系,而前世彬儿姑娘又是我的妻子。可是她们两个却没有和大家做一样的梦。本来我以为,这一定是我和妻子严静,还有司徒破天和李默住的近而秦婉儿和彬儿距离我们比较远住在西边的厢房的原因导致的。可是现在看来,一定不是这个原因。住在几十里以外的你和林萧前辈都和我们做了同样的梦,而她俩没有。这明显不是距离的问题,这是怎么回事,其中一定有蹊跷吧。”

    叶辰说着:“嗯,这个确实是很奇怪,也许是她们两个人有什么不妥,给我们托梦的人就没有给他俩托,也许是让我们对他们引起注意。”

    “可是彬儿我不是很熟,但是秦婉儿可是我的妹妹啊,我们朝夕相处了几十年了,我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哎算了,不妥就不妥吧。最后一件事就是,彬儿穿了一件深紫色披风,我从前从来都没见过,真的感觉很蹊跷,而且,在今天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大雨。除了她,所有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因为她的那件披风竟然滴水不沾。这一定是什么宝物,而她却对我说了谎,这也很奇怪。”

    叶辰很紧张得说:“什么披风,我怎么没见着?”

    “哦,那是因为雨停了之后,彬儿看出了我觉得她的披风不对劲,所以就装了起来,前辈,你曾经见过这样一件披风吗?”秦川问道。

    “没见过啊,但是我在炎帝战神的遗迹里曾近好像看到过有关一件披风的记载,说道被炎帝战神打败的魔界王有一件风雨不侵的披风。”

    突然,秦川把一切都回忆起来了,一定就是这样,彬儿的那件一定就是魔界里的产物,这里距离魔界也越来越近了,魔界的属性一定是与人界有所不同的。秦川感到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原来一切的真相就是这样啊!!

    秦川向后面,走到了叶辰的身边,咬着耳朵,对叶辰大声地说,“前辈啊,我们是不是就要快到北冥了?”

    “这个我也是在是说不准啊,因为我也真的没有亲自去过,我只是听说过一些传说。

    秦川喊道“我刚才说,在这个地方下这么大的雨,这正常么?”

    叶辰在秦川耳边说着:“原来你也觉得这很奇怪啊,其实我也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你是怎么想的,快告诉我,我觉得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秦川说道。

    叶辰说:“在北面的北冥,既然是个海,所以下雨,雨水多这也是正常的。”

    秦川回过叶辰的话:“那既然你觉得这很正常,那你又在思考什么问题啊?”

    “我只是觉得既然有雨水的滋润,土地应该很肥沃才对啊,而且,有这么多的雨水,附近也应该是有河流才对的啊,你说是不是?所以我觉得这很奇怪。”叶辰说着。

    秦川说:“那你是觉得这雨本身有问题是么?”

    “我想一定是的,你现在看一看彬儿的斗篷。”李默凑在秦川的耳边说着。秦川转弱头看去这时秦川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因为雨实在太大,天空几乎都成了黑色人们基本上都丧失了视觉。其他人可能都无暇顾及这些东西了。这么大的雨,落在彬儿的这件深紫色斗篷上,水就直接滚了下去,没有一丝一毫留在上面。

    这个奇怪的现象让秦川更加确定,这件斗篷不寻常,还不是一般的不寻常。秦川往身后看彬儿的时候,彬儿的目光与秦川对视了一下。然后就地下了头,去专门回避秦川的目光,这显然,彬儿一定也意识到了秦川觉得她的斗篷很不对劲。

    终于,所有的谜题似乎都有了答案,虽然不是很确定。那就是彬儿是魔界派来的间谍。那件披风就是魔界的产物。魔界的物质与人间的不能互溶。现在快要到达魔界了,所以这雨就是来自北冥。因为具有魔界的特性,所以不能滋养这人间的土地,所以这里这样寸草不生。然而,彬儿的那件披风就是来自北冥的,它与人间的水互不相容,可是却被魔界的水给淋湿了,一定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