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神兵天降 > 第79章 登上不周山

第79章 登上不周山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川一行人终于走到了传说中的不周山的山脚下,这么高的山,确实是让人感到望而却步。在无比的无奈之下,众人停了下了,这让人望而兴叹的山确实让人心生感叹。这实在是太可怕了,这么高的山,怎么办?

    望着眼前的山,秦川这时开口了:“怎么办?谁来告诉我,这山该怎么爬?”

    没一个人开口,所有人似乎也都像秦川一样的迷惑。

    “为什么都不说话呢,这一个个是怎么了?司徒破天,你平时话也不少,你倒是说一说,李默,你也给想想办法。

    没有人说话,秦川非常郁闷然后陷入深深地沉思,回想出发的那一天,从一睁眼,就是被奇怪的梦吓醒的。然后又发现自己竟然还和自己的妻子做了一样的梦。不仅仅是这样,好友司徒破天与李默也和他们做了一样的梦,可是自己的妹妹秦婉儿和彬儿却没有做。本来以为是住的远,但是现在看来一定不是这个原因,林萧和叶辰两位前辈住在距离帝都八十余里以外的地方,却和他们也做了一样的梦,这难道不奇怪么?这正是证明了一开始的猜测是错的,其中一定是另外有蹊跷。

    出门以后,走了不远的路,顶着大风,遇到了那么大的雨。本来就已经让秦川觉得奇怪的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彬儿的那件深紫色额披风,竟然在那么大的雨中滴水不沾。这一定是一件宝物,可是彬儿为什么要一直隐瞒着他们,自己却偏偏要在这一天穿出来。而且这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秦川在询问她的时候,她却没有诚实地回答,尽然说着披风是在市井上随意购买的,这可能么?显然是不可能的。这就证明了这件披风隐藏了不为人知的并且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雨中,秦川与彬儿的对视,又体现出了彬儿也意识到了秦川开始怀疑她,猜测他了。

    一系列的举动更加证明出了这一点。在雨过天天晴之后,彬儿把那一件紫色的披风就收了起来,显然是不希望让更多的人怀疑。李默给叶辰使过得眼色,也证明了他也注意到了这一点。雨过天晴之后的彩虹,是这一生中见到的最美的景色。林萧与叶辰的森林竟然是蓝颜色,这一切都是过去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还有林萧和叶辰也做了和他们同样的梦,而且还在路上迎接他们。

    人生真是大起大落,中午的时候,还在吃这被水泡成了稀泥一般难以下咽的白饼子。而在晚上却又吃到了从来没见过的山珍野味。

    这一路上的艰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就算给别人说,也没有人可以懂,秦川想不通,我们为什么要受这个罪。我们一行人在一起,却又不能互相畅所欲言,总是觉得有一些解不开的隔阂。

    秦川觉得,他们是在是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再这样的话,真的是没有办法,大家既然出来在一起,就应该同心同德,虽说有些事情真的很难办,但是这样互相猜忌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啊。

    秦川只是一味的在往前走,后面的七个人,也几乎是不说任何的话。秦川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之间得不到很好的交流事小,可是如果不能顺利得完成任务,事就大了,毕竟,拯救世界的重任都在我们的肩膀上。我们这些人就是应该同心同德。

    但是就是因为一个彬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彬儿。她似乎斌没有做出任何事情,但是到现在却搞得大家心烦意乱,不能团结。

    那么既然是这样,那就把话挑明白了,估计大家的心结也就解开了。秦川这样想着。是不是是时候给大家把话说明白了?秦川的心里真的无比纠结。

    望着这眼前几乎是耸立的不周山,大家的意志似乎不那么坚定了,该怎么办啊看到这样的景色,他想起了少年时候的自己,那是很多年前冬季的一天,就像是今天一样,吹着北风,天色十分昏暗,虽然天气很冷,可是秦川的心境与今天却是大为不同,因为他还在温暖的被窝里。秦川的父亲秦世虎去秦川的房间,想要把秦川叫起来,去念书,习武。可是秦川就是赖着床不肯起来。秦世虎也没有发怒,只是很无奈很无奈。贪吃贪睡不干活,孺子不可教也。他只是发出了这样的悲叹就走出了房门去。

    就在这件事发生后的几年秦世虎在比武大会上,被奸人下了毒药,导致失去功力。输掉了那场比武,也输掉了家业与威望。

    从哪以后,秦川的性格彻底改变了。他,从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变得发奋图强。显然,这件事对秦川的冲击是有多么的大。

    他日复一日的勤学苦练,再加上他异人的天赋,没过你年之后,他的武艺就已然不像是从前了,毕竟不愧是炎帝的子孙,他也不愧是秦世虎的儿子,最重要的是他是独一无二天下无双的天才少年。

    不出几年之后,他便超越了所有人,为父亲报仇雪恨,重振了家业。随着他的实力越强,实力也越来越壮大,跟随他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了,从前的人们都对他刮目相看,知道他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秦川了。

    思绪到了这里,秦川又回想想在自己与大家的处境。所谓为父亲报那血海深仇,或者说重镇家业。这些东西与眼前的处境相比起来,实在是就根本不值得一提。

    秦川心里深知,眼前的处境,是关系到天下所有子民的命运而不是仅仅是关系到他或者说是他的家族。

    他也知道,他就根本无路可退,人间的和平与安定就寄托在他们几个人的手中。秦川作为一个领导人来说,他此时的心情无比复杂,矛盾,纠结,痛苦。或者用这几个词,都不够来描述秦川的心思。

    有一句话说的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他也是深知的,可是他毕竟也是一个人,而不是神仙,他也会死。救世主不是随随便就可以当的。

    秦川终于下定决心开口了:“彬儿,给大家说一说你的这件披风吧,你要知道,这件事迷惑了大家很久,希望你能坦诚相告,不要再说是在市井上买的这一类的话否则不要怪我秦某不留情面。”

    彬儿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奇怪,根本让人猜不透她是怎么想的。她在那里矗立着,嘴上没有动一下。

    “你是魔界过来的人吧,不用再掩饰什么了。”李默先开口了。

    彬儿终于忍不住了,表情也不再像过去那样的淡定从容看起来十分难过,于是便说了起来;“你们到底想要知道什么就说吧,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们。”

    “你到底是不是魔界的人?”秦川开口了,语气显得十分强硬。

    “不是的,我一直都在人界里生活,长大。”彬儿回答道。

    秦川又问:“那就告诉我们,你的这件深紫色的披风是怎么回事,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就是因为这件披风。”

    “这件披风是我的祖辈们传下来的,他们说这件披风平时不要乱传,走远路的时候再穿上它。”彬儿这样回答着秦川的话。

    秦川说;“好吧,我就暂且相信你的话了。先不说这么多了,你好好想一下,到底该怎么回答我们,也不给你太大的压力了。”

    秦川想着如何登上这个不周山,他想起共工一直逃到不周山,回头一看,追兵已近。共工又羞又愤,就一头向山腰撞去,“哗啦啦”一声巨响,不周山竟给共工撞折了。不周山一倒,大灾难降临了。原来不周山是根撑天的大柱,柱子一断,半边天空就坍塌下来,露出石骨嶙峋的大窟窿,顿时天河倾泻,洪水泛滥。

    可是这不周山也总得得有上去的办法啊,共工当年的头到底是得有多大啊,竟然可以把这样一座山给撞断。

    众人走到了山脚下,发现这山竟然基本上就是一块巨大的整块石头,也许,那不仅仅是一个传说,也许那山真的就是天柱子。但是一定会有上去的办法。

    这时,李默说话了:“我怎么看这座山好像是有人或者是动物的痕迹啊。”

    司徒破天说着:“哈哈,你在说笑呢吧,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人啊,这不就是一块大石头么,不可能的事情啊。寸草不生的。”

    “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人踩过的痕迹?”李默说着。

    大家一同看了过去,真的是有,不但是人踩过的痕迹,而且好像还是一天细细的,弯弯曲曲的路,这条路不仔细看,还真的是难以辨识,这条路都砸大石头的中间凹陷的地方。一定是人踩出来的。

    “兄弟们,有路可以走了,这实在是太好了,我们就顺着这条路走。”秦川喊着,脸上现出十分兴奋。

    林萧说着:“这条路不会是什么陷阱吧。”

    叶辰回答:“难道,我们还有其他路可以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