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一品医妃 > 第138章 失足跌落!

第138章 失足跌落!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人活着,就靠一股精气神。

    神在时,可横刀立马。神去时,如枯藤萎地。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耳边的声音很多,很多人都在喊着这一个称谓,可哈萨尔就像根本没有听见一般,默默的呆立在那一处。或者说,他根本就已经把周围的人排除在了他的世界之外。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半跪在地上,嘴角一直在微微抽动。

    那是一种痛苦到极致后的无意识抽搐,他整个人都软了。

    四周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雪,还在下,风,还在吹。过了好一会儿,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手掌握紧刀鞘,慢慢用力撑起身来。随着他的动作,他受伤的手臂鲜血汩汩而下,但他却浑然未觉,甚至丝毫也没有发现他**的盔甲磨蹭在伤口上,到底有多么的疼痛。

    他飞身上马,一个巴掌狠拍在马身上。

    “驾”一声,战马飞奔而去,直接冲向了山海关的城门。

    “开门——”

    人还未到,他先咆哮了出来。

    守城的兵士看到远远过来的一群人,山呼海啸般吼着什么。而他们的太子殿下满身鲜血,骑马冲在了前面。以为有什么紧急军情,谁也不敢多问,听令地拉开了铁栓,打开城门。

    “不要!不要开门x上,快关上。”

    紧跟哈萨尔身后的北狄将校们嘶声大喊着,也冲了过来。

    他们都猜测出来了,他们的太子殿下是要出城去追那个女人。可那个女人是大晏人,她出城没事,但哈萨尔却不能追出去。山海关外不远就驻扎着元祐的兵马,他要跟着追出去,结果只能落在元祐的手上。

    有人喊开门,有人喊关门。

    守城的兵卒左右为难,僵持在了那里。

    “开门!本宫让你们开门。”哈萨尔气恼到了极点,声音几乎是在嘶吼。

    “不许开门!谁敢开门,我便杀了谁。”一位北狄将军大声呐喊着,飞扑过去拦住已然失去了理智的哈萨尔,拽住他的马鬃,活生生把奔腾的战马勒停下来。然后,他气喘如牛跪在当场,与众将校一起声声哀求。

    “太子殿下,您冷静,冷静一下。”

    见此情形,城门口的人恍惚反应过来了,他们急忙忙赶在哈萨尔冲过来之前,把半开的城门“哐啷”关上,插上了铁栓,守在了城门口。哈萨尔大口喘着气,赤红着眼看向紧闭的城门,然后咬牙切齿地奔过去,一把拽住兵卒的领口,大声咆哮。

    “打开!打开——”

    “太子殿下!”那人面色煞白,吓得瑟瑟发抖,“您杀了我……也不敢开!”

    “太子殿下,今日你要出城,除非从我等的尸体上踏过去!”

    一大片将士齐刷刷跪在潮湿的地上,城门口捅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齐声请命,李娇也随后骑马赶到,哭天喊地的叫他。但他就像失心疯了一般,整个人都不对劲了。闭了闭眼睛,他狠狠放开那名兵卒的领口,仓惶得像一只被打慌的兔子,死劲去掰扯城门上的铁栓。

    可很快,他被更多的人拦了下来。

    “不可啊,殿下。”

    “你们放开我!”僵持之中,哈萨尔赤红着双目,突然像一头发怒的猛兽,推开了拦在面前的众人,只身奔向了关隘,又以极快的速度跑上了山海关的城楼。

    城楼上风声很大。

    他僵硬地伏身趴在墙垛上面,极目远眺向官道上策马飞奔的一人一骑。那人飘飞的袍角越来越远,在湿冷的雪花中,从此远离了他的世界。

    “邈儿……”他无声的张着嘴巴,俊朗的五官皱在一起,面色扭曲得像在哭泣,可一滴泪水也没有流下来。

    冷风在城楼上呜咽。

    山海关,这是天下第一雄关。

    它固若金汤,它重兵驻守,可此时,整个天地就像只有他一人。他呼呼喘气,大张着嘴巴,冷风灌了进来,他却像没有感觉,无声的呐喊着,哭泣着,可喉间却像突然间就失去了语言功能。

    自从她三年前掉落悬崖那一日起,支撑他活下去,支撑他一定要夺得北狄江山,要攻入南晏天下的支柱就只有两个字——复仇。为被晏军射下悬崖的李邈复仇,也为了他当日的承诺,一定要为李家复仇。

    可如今,她不需要,她不再需要他了。

    没有了她,即便他夺得这天下,又有何用?

    即便他夺得这天下,又与何人共赏?

    如今她就在眼前,可她却离如天涯……

    他胸中沉痛难忍,而今日的疼痛,比当日她掉落悬崖时还要痛一百倍,一千倍不止。那个时候他还有仇恨支撑,如今连仇恨都没有了……他还剩下什么?

    “邈儿——”

    他在城墙上,她在官道上。

    他终于喊出了声,可声音却小得他自己都听不见。

    终于,她纤细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官道上,越来越远,远得似乎再也看不见。他无声地闭上眼睛,双脚不知怎样就爬上了墙垛,身后一众跟过来的人顿时炸开锅了,他们呼着,喊着扑了过去,李娇更是像疯了一般,扑过去狠狠的抱住他。

    “不要……哈萨尔……你要做什么……”

    他身上的战甲在寒风中冰冷刺骨,冷风吹得他的发梢一阵阵翻飞,他转过头来,看着她,又像没有看见她,更多的像在自言自语,“当日她孤零零从悬崖落下时,是怎样的感受?”

    “哈萨尔,不要这样,我姐姐她不愿意看见你这样!”

    李娇哭喊着,抱紧了他的腰,飞快朝北狄将校们使眼神儿,让他们过来阻止显然已经陷入了某种癫狂状态的哈萨尔。可他们脚步未动,哈萨尔却突然甩开了李娇,看着她,像还在梦中一般,沉着嗓子问她。

    “为什么当初死的人,不是你?”

    李娇一愣,傻乎乎呆住。

    “我……我也愿意替我姐姐去死……我知道,当日她是为了救我,才被晏军的箭射下悬崖的……可如果老天给我这样的机会,我一定会替她去死的……”

    “不必了。”他整个人站上墙垛,声音极冷,“你好好活着吧,她希望你活着。”

    “不要,不要啊。”李娇发疯一般抱住他的小腿。

    哈萨尔突然恼了,一脚踹开她,“滚开!”

    李娇满脸泪水,却不敢再走近,“我到底哪里不如我姐姐,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如?”

    他忽然回过头来,“你哪里都不如她。她会为了我去死,你却不会。”最后一个字说完,他怪异一笑,身体突然往后一倒,整个人从高高的城楼上落了下去。

    “哈萨尔……啊……不要啊!”

    李娇尖锐呐喊着,弯腰半伏在城墙上,看着那个自始至终都不属于他的男人,失声痛哭。这一瞬间,她终于承认,她真的没有同他一起跳下去的勇气。这个世上,除了她那个傻姐姐,谁可以为了别人去死?

    “太子殿下!”

    北狄将校们的呼声,直入云霄。

    谁都知道今日的太子爷不正常。

    可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山海关的城门洞开了,无数的北狄兵士簇拥到了城楼下面,他们伸出了手臂,看着从城墙上跌落的太子爷面如死灰的脸。他在极快的跌落,可那个已然远去的女人,终究没有听见他濒临死亡的呼喊。

    哈萨尔紧紧闭着眼,面上诡异地带着微笑。

    从她将箭射入他的身体,决绝离去开始,他就知道,他真的失去她了。

    可这一刻,在猎猎的冷风中,他终是又看见了她的笑容。

    她说,“沙哥哥,从此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他也一直在笑。三年了,他的心从无此刻这般安定。

    “邈儿,我此生必不会负你。”

    他们四年相守,三年分离,跨越了长长的七年时光,有过许多的前尘往事。从城墙坠下的短短距离里,那些片段走马灯似的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除了刻骨铭心的思念之痛,余下的大多是美好。他原就想感受一下她当日坠崖之痛。此时不免又想,当日她是否也曾像他这般,回忆了一遍过往?

    七年。如今,也算有个了结。

    ……

    ……

    李邈打官道奔出去追上赵如娜的时候,她正与杨雪舞和锦宫另一个叫丽娘的姑娘坐在一个山坳子上,看着白茫茫的天地发呆。

    先前在街上的惊魂一幕,赵如娜如此想着还无法回神。

    她不知道李邈何时会过来。

    可终究,她还是来了。虽然她的脸色实在难看。

    “大当家的,你回来了?”

    “嗯。”李邈冲她点了点头。

    “你没事吗?”

    “没有,你们还好吧?”

    “我们都好。”

    虽然不知道李邈与哈萨尔到底有什么故事,可赵如娜不傻,多少也能猜出一些,也可以想象她此时心里的难受。女人的心事,只有女人才知。虽然先前他们并没有多说什么,可赵如娜看得出来,那个北狄的太子爷一定在她的心里。只有心里装了那个男人的时候,她看他的眼神,才会有那样深沉的痛楚。

    这个时候的李邈,已经恢复了平静。至少,看上去很平静。

    她大概问了一下赵如娜先前留书的情况。

    可看着她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赵如娜却不敢说得太深。有些话,牵涉太广,她只能咽回肚子里。“大当家的,大概就是这样。更多的,我不能告诉你。”

    李邈看着她,默默的,好久没有吭声儿。

    赵如娜脸上的歉意更深。为了哥哥做的事情,越想越是难堪,神色极是为难,“大当家的,对不住……”

    她想委婉的解释,可李邈却阻止了她。

    “你不必多说,我都懂。”

    李邈又怎会不懂?今日赵如娜的处境,还有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歉意,和当年她娘躺在床上时的样子一模一样。无助,徬徨,无奈,可凭一己之力,根本就改变不了那些男人的野心,也改变不了任何的时局。她今日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已属不易,她又如何能去要求她更多?

    每个人都有亲人,每个人都愿意为了亲人付出……

    想到“亲人”两个字,她嘲弄地弯了弯唇,神态麻木地将怀里的钱袋掏了出来,倒出一些银两,交到赵如娜的手上,淡淡地说:“郡主,我这两个随从身手都不错,她们会护送你去辽东。”

    “你呢?”赵如娜微微吃惊。

    “你不是说阿七可能有危险吗?我得去漠北。”略略停顿一下,她别开脸去,看着远处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一根光秃秃的枝丫,呢喃般低沉着嗓子,“阿七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唯一的妹妹,我不能看着她出事。”

    赵如娜心里略有吃惊。

    如果她没有记错,先前街上那个女人是唤李邈做“姐姐”的。

    可如今她说阿七是……唯一。

    但她没有多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易,有些事情经不起打探,有些秘密经不过深挖。事已至此,总归得走一步看一步了,她深深冲李邈施了个礼。

    “好。大当家的,此去漠北,路途凶险,你要保重。”

    冷风无言,李邈亦无言的沉默了一下,然后率先翻身上马。

    “郡主,就此别过吧。”

    “大当家的……”赵如娜微微一笑,“大恩不言谢,你我若有来日,菁华必当重报。”

    “郡主言重了。”李邈淡淡摆手,神态极为清冷,“江湖人间,人间江湖,有今日莫问明日,若还有明日,你我自当把酒言欢,更不必论报与不报。告辞。”

    去辽东和漠北不在一个方向。李邈速度很快,说话间已然策马插入另一条小道转了方向,身影隐入了一片微雪茫茫之中。

    看着她离去的孤单背影,赵如娜默了默,回头看了看杨雪舞,踌躇着说:“杨姑娘,你跟上你们家大当家吧,她情绪不太对。有个人在身边,一旦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我去辽东,有丽娘和绿儿就够了。”

    “可是,郡主……”

    “我心意已决,你去吧。”

    “那……好。”

    其实杨雪舞也并不放心李邈,只是碍于她的吩咐不敢轻易离开赵如娜。如今见她都这样说了,而且那般坚持,她没有再犹豫,默默上马,互道珍重,跟在了李邈的身后。

    “哎!”

    赵如娜深吸口气,长长一叹。

    问世间,情为何物?看这痛楚,她此生都不愿再涉情事。

    “走吧,我们也出发。”

    ……

    ……

    漠北草原上的冬天实在太过漫长。

    漫无边际的雪花,纷纷扬扬,就好像永远也没有尽头。

    自打山海关一线被北狄军占领之后,朝廷再没有消息传过来。驻扎在锡林郭勒草原上的大晏军队,就像落入了汪洋大海中的一个孤岛,无人问津,却又人人都知晓粮草被焚之事。因此,这些日子以来,营中的气氛极为凝重,极为诡异。每日士兵们见了面,都像肚子里揣了事儿,不再像从前。

    外面那些流言,终究传入了军营。

    北伐军中的将士好多都跟了赵樽有一些日子了。可十五万大军,十五万的数目注定了里面的人将会良莠不齐。私下里,已经有了一些对赵樽极为不利的言论,夏初七混在营中,都听在了耳朵里,却只能当成没有听见,更不敢告诉赵樽。

    他若知晓,一定会很伤心。

    而且这个时候,她也管不了这些了。

    除了日复一复无奈地看大雪,她如今只操心一件事情。

    赵樽的头疾复发了。

    这一次头疾来势汹汹,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厉害。虽然他仍然一如既往地不吭声,不喊痛,但整整十来天时间,他睡不好觉,整日整夜的都睡不着,眼睛里布满了一层红通通的血丝,看得她心疼不已。

    头疾引发的原因,是他思虑过甚。说白了,心病。

    这十来天里,他实在太过沉默。

    没有了哈萨尔来骚扰,营中无大战。整日里,他忙着肃清军纪,整肃兵员,排查兵卒来源,做事比往常更为严厉认真,看上去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夏初七知道,他与往常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就是如今的他藏得很深,很难猜测,或者说,他心里已然埋了一根刺。一根触摸一下,就会疼痛的刺。

    她试图开导他。

    她把自己听来的大道理绕着弯儿地讲给他听,一遍遍讲那些心灵鸡汤故事。可不论她说什么,他的话都很少,少得她都抓狂了,不得不放弃心灵鸡汤的治疗。

    很明显,大道理他比她懂得更多。但每一种痛,不是亲身经历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哪怕她是他最为亲密的人,她也不能真正感悟他的痛楚。

    她能做的,就是照顾好他的生活,还有他的身体。

    如今的大草原,缺衣少食,粮草断绝,甚至在茫茫白雪下,都没有地方能狩猎,即便野外生存能力再强的人,到了这个时节,这个地方,都得抓急上火。然而,最让她觉得扯蛋的是,没有朝廷的圣旨,大军不能私自拔营退出漠北草原,至少在还没有饿肚子的那一刻,他们还得遵守命令。

    军令如山。她懂。

    可她却不知道赵樽到底是怎样想的。她的印象中,他是一个有主意的人,也是一个腹黑到极点的主儿,很少让自己陷入这般的被动。如今,为了哪般?

    “阿七,你在做什么?”

    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夏初七回头一看,正是顶着风雪进来的赵樽。她心里一暖,抿着唇笑了笑,像一只快活的鸟儿似的扑了过去,愉快地拍掉他肩膀上的雪花,拉起他的手凑到唇边儿,呵着热气儿,笑眯眯地告诉他。

    “我在给你配药。”

    他怜惜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唇边有笑意,“辛苦了。”

    “不辛苦。”夏初七踮着脚尖儿,左右偏着脑袋,观察他的面色,“今天头有没有好些?”

    “嗯,好多了。”

    “才怪!”夏初七瞪他一眼,“你这个人啊,就是不爱惜自己。”说罢,她拉他过去坐在铺了软垫的椅子上,然后把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怀里,让他变得暖和一点,自己却伸手替他揉着额头。

    “你放心,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会有办法的。”

    赵樽抬头,目光深了深,看着她,突然拉她下来坐在自己的腿上,环住她的腰身,一个吻,落在她的眼睛上,他的唇冰凉,声音却极暖。

    “阿七,爷不会让你一直吃苦的。”

    “又说傻话,谁苦了?这日子就算苦啊?去!我觉得开心着呢。”

    夏初七低低笑着,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与他搂抱着腻乎了一会儿,突然想起自己的事情来,火急火燎的起身拿一张薄毯搭在他身上,嘱咐他闭上眼睛先休息一会儿,自己则拿了方子出去,找孙正业要了药材,又去伙房里熬好了,才端了药碗入营帐。

    “喂,你又在看书?怎么不听我的话。”

    她哼一声,把药碗放在案几上,叉了叉腰,夺过他手上的书,状似生气地瞪他一眼,这才嘟着嘴巴把药碗端起来吹凉了,试了试温度,放在他的手上。

    “赶紧吃药。”

    “哎!爷的阿七,怎变成管家婆了?”

    他挑了挑眉,调侃一句,不疑有它,“咕噜噜”把药喝光了。

    收藏好药碗,夏初七满意了,半哄半骗的把他拉到床上躺下,又替他脱去了身上的衣裳,生了一个火炉,这才靠在床头上,把他的脑袋挪过来,一边儿替他按摩着头部,一边儿小声陪着他说话。

    他太缺睡眠了。

    每一次她睁开眼,他总是醒着的,要不然就是半醒半睡间,满头是汗的突然抱紧她,令她心悸不已。所以,先前他喝的汤药里,她特地加了一些帮助睡眠的药物。很快,药性发作了,他没有了声音,头靠在她的怀里,呼吸均匀了起来,可眉头还紧紧锁着。

    “你啊,就是一个操心的命!”

    低低说着,夏初七放开手,低头吻了他一下。

    “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会过去的。”

    他没有回应,她愉快地笑了笑,满意地下了床。可她刚蹑手蹑脚地准备离去,他却突然一把抓紧了她的手,把她抱了过去,像是不安,又像是紧张,声音低哑的呢喃。

    “阿七,别走。”

    夏初七吓了一跳,这样强的药性反应,他还能说话?

    “我在呢,没走,没走。”又是心疼,又是难过,她不敢再离开,伸手盖在他的眼睛上,坐下来,又替他按摩了许久,直到他再一次昏沉沉睡过去,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替他掖好被子,转头出去,拿了个凳子坐下来,守在帐门口。

    他太累了,太需要休息。她不能让旁人来打扰他。

    可时不时都会有的禀报,都会让他操心。

    孙正业过来的时候,她正百无聊赖地闭着眼睛打盹,思考要怎样才能在草原上找点好吃的给赵十九打个牙祭。

    “小齐,营中好些兄弟感染了风寒,但药材贮备快用光了。你看如何是好?”

    夏初七噌一下坐直了身子,看了看赵樽的方向,压着声音。

    “告诉殿下了吗?”

    孙正业摇了摇头,也低低说,“没有啊,这几日殿下情绪不大好,我没敢说。”

    “你做得对,先不要告诉他。”

    夏初七赞许地给孙正业竖了竖手指。

    可如今没有足够的粮食,没有足够的冬衣,没有足够的药材,没有足够的生活贮备,甚至很快连火炭都用不上了,十五万大军怎么办?又一次,她心里升起了往常赵樽常说的“大逆不道”的念头。真惹急眼了,十五万人去做强盗也能吃饱穿暖,活人真能让尿给憋死?

    “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

    夏初七安慰着孙正业,等他诺诺地离开了,自己却有些头痛。

    这茫茫大雪原,上哪儿想办法去?

    “小齐,殿下呢?!”

    陈景是兴冲冲走过来的,肩膀上的雪花还未化,看到夏初七像一个门神似的坐在帐门口,他显然愣了一下,随即拱了拱手,压低了嗓子,“殿下睡着了?”

    夏初七点了点头,没好告诉陈景,她在赵樽的汤药里动了手脚,是强迫他“睡觉”的。而这个时候,她不能让任何事情,任何人打扰他,惊动他,包括陈景也不行,天大的事都不行。

    “陈大哥,出什么事了吗?”

    陈景面上难得带了一丝喜色,多日来不见的喜色。

    “斥侯刚打听来的消息,山海关出事了。”

    不管是山海关,还是嘉峪关,这个时候在夏初七的脑子里都没有多大的概念。她不是很有兴趣地挑了挑眉梢,懒洋洋地问,“啥事儿,城墙塌了呀?”

    “比城墙塌了更大的事。”

    陈景憨直的脸上,笑意未退,“虽然北狄军极力封锁消息,可还是有传闻流了出来,说是哈萨尔失足从山海关城楼跌落,身受重伤,至今仍昏迷不醒。可据我们的斥候探来,据说不是失足,而是他为了一个女人,自己从城楼上跳下去的。”

    “啊?跳楼自杀!”

    夏初七有点儿兴趣了,坐直了身子。

    “这事儿新鲜,陈大哥,你赶紧给我讲讲。”

    “具体情况还不明朗。不过,如今哈萨尔重伤昏迷,朝廷已然从关内调遣了二十万大军前往北平府。到时候,他们与右将军在山海关内外夹击,想想,没了哈萨尔的北狄大军,不就是被咱们的人包饺子吗?”

    “去!”夏初七翻了个白眼,“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陈景微微一愣,又笑了,“关系大了,山海关一破,驿道通了,我们就不必再困在这个地方了。”

    看了看陈景兴冲冲的样子,夏初七都没好打击他。

    虽然赵樽没有告诉她什么,可她隐隐察觉出来,这件事根本就没有那样简单。不是山海关通了,驿道通了,粮道通了,粮草就能运过来的。漠北十二北神出鬼没,抢得了第一次,不能抢第二次?朝廷若有心,真会让赵樽困于此处?

    她太了解这些政治家的阴谋了。

    都不是好东西!

    可再想想,赵樽这几日身体有恙,整日沉闷,哈萨尔“自杀”的消息,于情于理都是一件振奋军心的好事儿。

    “对对对,是好消息,应该庆祝一下,晚上弄点好吃的。”

    她兴奋的一拍大腿,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可如今大雪封堵,为了节约粮食,军中将士都缩减到一日两餐了,哪里还有什么好吃的?陈景狐疑地看着她,目光里活生生写着“吃个屁”三个字。

    “放心,有我楚七在,就不能短了口粮。”

    她愉快地打了一个响指,笑眯眯地看着陈景,“陈大哥,你在这儿守着殿下,千万不要让人打扰了他。你晓得的,他好些日子没有睡觉了,这一觉,一定得让他睡饱,我去去就回。”

    她兴奋地拿过狐裘帽戴上,就想往外跑,却被陈景拦住了。

    “不行,你做什么去?”

    夏初七莞尔一笑,看着他的眼睛。

    “放心,山人自有妙计。”

    一看她的表情,陈景就知道阻止不了她。

    她这个人平素里为人随和,见天儿乐得跟什么似的,可那都是她的外面表现。实际上,她是一个极为固执且行事果断的女人,一旦她决定了什么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不要说他陈景,就是营帐里那位爷,也磨不过她。

    “那你小心点!不要跑远了。多带两个人。”

    陈景嘱咐着,在她先前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守着赵樽。

    外面,远远的传来夏初七低低的声音。

    “知道了!”

    ------题外话------

    实在郁闷,我的笔记本空格键有点失灵了,可能敲打得太多,今天反应特别不灵敏,打字像蜗牛在爬……啊啊啊!难道是要换本本的节奏?

    另,么么大姑娘小媳妇儿们。小说写出来,人物任人评。不过切记,不可攻击亲妈作者。作者是个好孩子,她善良大方又热情,可爱娇媚易推倒,大家要深深的,深深的热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