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都市大巫 > 第十七章 天价卖参

第十七章 天价卖参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书客居 www.shukej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咚咚咚~”

    楼梯处响起一阵脚步声,然后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了上来,发现顾菲后马上就走过来。

    “小顾啊,你说这里有好东西?”

    顾菲的眉头皱了一下,彭天看着自己的目光流露出不加掩饰的**。

    “罗天,这位是彭天彭总,天地药材集团的老总。”

    罗天站了起来,伸出手去,笑着说:“彭总,您好,我是罗天。”

    彭天看也没看罗天伸出来的手,下巴抬得高高的,说:

    “想卖东西的是你?”

    收回了自己的手,罗天施施然然地坐了下来,端起了茶杯喝起茶来。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彭天既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罗天也没有兴趣拿自己的热脸去捂别人的冷屁股。

    “你!”

    彭天的脸沉了下来,他一进来就摆出这副嘴脸是想着从气势上压着罗天,却没有想到罗天根本不给自己面子。

    顾菲端起了咖啡杯,轻轻地吹了口气后慢慢喝了起来。

    “哼!”

    作为天地集团的老总,彭天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冷哼一声转身就想走,但当视线扫过桌上的时候顿时就像是被施了定神法一般再也不走不了了。

    “这个……就是你要卖的东西?”

    彭天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就想把人参拿起来。

    “慢!”

    罗天突然大叫一声,彭天吓了一跳,手定格在半空中。

    “这参贵着呢,只可以看,不能碰。”

    彭天脸涨得通红,额头上的青筋冒了出来,不住地跳动着。

    报复!

    这是典型的报复!

    罗天慢悠悠地喝着咖啡,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彭天生气又怎么样?在自己面前是龙就得盘着,是虎就得卧着!

    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彭天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一眼就看出桌子上的这条人参至少有500年以上有,绝对的稀世珍宝,碰上了怎么能放过?

    老山参的珍贵之处在于它能够吊命。因为野生老山参不象一般人参那样温燥,相反能够大补元气,再重的病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能够吊住,争取更多的时间。

    彭天在制药这一行打滚了二十多年还从来见过这样好的东西!

    买下来!一定要买下来!

    这就是彭天此时的想法。

    “10万,这人参我要了。”

    “扑!”

    刚喝进嘴里的咖啡喷了出来,罗天指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我这里是不是刻着傻瓜两个字?10万?有多少你给我拿来,我都要了。”

    “20万,不能再多了,这参就值这个价……”

    彭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楼梯处传来“卡卡卡”一阵急促的高跟鞋敲地的声音打断。

    “小顾啊,你不厚道啊。”

    看到赵侗,彭天的脸阴沉下来,他可不愿意看到这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是腾龙拍卖行的鉴定师,她出现意味着自己想用比较低的价钱拿下人参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罗天眼前一亮,进来的可是个大美女。

    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对丹凤眼,肌肤如雪,鼻子挺直如梁,薄薄的樱唇,一头短发显得相当的精神,露出的脖子晶莹如玉,身上穿着的是一套浅色的职业女式套装,极度贴身的情况之下勾勒出丰满的胸,纤细的腰,挺翘的臀,绝对是属于不管到哪里都能够谋杀牲口们眼球的极品。

    “嘻,看来我来得还不晚。”

    看到那摆在桌子上的人参,赵侗松了一口气。

    此前有一次自己来晚了一点,结果一箱子马来西来的血燕窝被人买走,她可不想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刚才一接到顾菲的电话马上就赶了过来。

    “彭天,我没有说过只通知你一个人吧?”

    被彭天一口一个“小顾”叫着,顾菲本来就不爽,现在竟然还责怪自己,哪可能还有好脸色?

    更加不用说刚才彭天开价的那恶心样,10万、20万,还真当别人都是傻子?

    顾菲心里暗暗后悔。她与彭天只有一面之缘,原来想着既然是天地药材集团的老总那肯定是个识货人而且也财大气粗,所以才打电话通知他过来。

    “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如果可能,顾菲宁愿彭天马上就像一团空气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彭天牙关用力地咬着,肥大下垂的腮帮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蟾蜍一般。

    “好……呵……确实是没有这样说。”

    彭天干笑了一声,无话可说,顾菲之前打电话的时候确实是没说过只通知自己一个人。

    虽然只听了几句对话,联想到彭天在圈子中口碑一直不太好,总想着用最白菜价买下黄金,赵侗马上就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这正是自己的好机会。

    “赵侗,腾龙拍卖行的鉴定师,主要负责珍贵药材的鉴定和收购。”

    “您好,我是罗天。”

    罗天对赵侗的印象相当好,不仅仅因为对方是个美女,而是因为态度,人与人之间起码的尊重是一定要的。

    彭天有钱又怎么样?那幅样子看了就讨厌!

    “100万,这人参我要了。”

    彭天咬着牙,眼露凶光,似乎罗天敢说个不字他马上就会扑上来一般。

    看也没有看彭天,也仿佛没有听到他所说的话一般,罗天看向赵侗,说:

    “赵小姐,这人参你可以看看,我现在需要钱,只要开价合适我就卖了。”

    嫣然一笑,赵侗说:“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彭天气得脖子都变粗,脸上一片酱紫,他很想拂袖离开,但百年难得一遇的老山参就像无形的钉子一般把他的双腿钉在地上,想动也动不了。

    赵侗戴上白色的手套,小心翼翼地拿起桌子上的人参,手随之轻轻地颤抖起来。

    同样是人参,野生与园参有明显的区别,作为腾龙拍卖行的鉴定师赵侗几乎一眼就看出手里人参的特异之处。

    人参有主根,但还有一些“分支”,称之为去根,眼前的这条人参主要浑圆粗壮,去根两条呈人字形,而且根茎细长而微微扭细,这是‘雁脖芦’,芦的上部有密集的茎痕,形成‘芦碗’。表皮灰黄而紧实,纵纹如针,上端有深陷环状‘螺旋纹’,主根顶部较宽的则是‘宽肩膀’,再加上‘珍珠疙瘩’和‘枣核芋’,赵侗百分百肯定眼前的这条人参绝对不是什么园子里种植的东西,只能是野生的山参。

    更加惊人的是眼前的这条人参的重量超过400克,按照野生人参每百年只能长几十克的计算的话,赵侗很容易就得出手上的这条人参生长绝对超过500年甚至已经到800年!

    500年或者800年的野生老山参,这是什么概念?

    如果不是眼前出现了,赵侗都以为已经绝迹了!

    “好东西,实在是好东西!”

    足足看了二十分钟,赵侗才依依不舍地把人参放了下来:

    “‘芦碗紧密相互生,圆膀圆芦枣核芋。肩纹紧密细结皮,须似皮条长又清’,确实是好东西!”

    “500万!这人参我要了。”

    彭天身体一晃,赵侗出现之后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但没有想到竟然一开口就是500万,相比之下自己一开始的时候开价10万实在是太难看了。

    “800万,一口价,你知道这人参是值这个钱的。”

    罗天的话刚一出口,赵侗马上说:

    “好。”

    这样的人参现在在市场上基本上已经绝迹,操作得好绝对能够卖出天价,光是老山参能够吊命这一个概念就能够做出很大的文章——对于那些有钱人来说用800万在关键的时候买一个活命的机会,实在是太值得了。

    “不行,我出801万,这人参卖给我。”

    彭天一看事情不对,马上大声叫了起来。

    赵侗脸一冷,说:“彭天,你这不合规矩,我已经和罗天谈好价钱了,你再插一手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很简单,我想买下这根人参,价高者得,你想买下来再出价就是了。”

    “你!”

    赵侗看着得意的彭天,气得俏脸通红,咬了咬牙,说:“900万。”

    “901万。”

    赵侗此时的双眼之中都差一点要喷出火来了,恨不得把彭天咬下一块肉来:

    “1000万。”

    “哈哈哈!赵侗你斗不过我的,在腾龙拍卖行你能够支配的额度只有1000万!”

    彭天得意洋洋地看着赵侗,然后对罗天说:“罗天,这人参我要了,1001万,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赵侗高耸的胸膛急剧起伏着,这是气的,但她却无可奈何,彭天确实是踩在自己的软肋上——自己已经没有权限动用公司更多的钱了。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一根人参是我的了……”

    彭天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就想拿那桌子上的人参,却没有想到突然响起“咣”的一声。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起看过去发现原来是罗天把手里的咖啡杯直接扔到了桌子上。

    站了起来,罗天看着彭天,很认真地看着。

    “你……你想干什么。”

    彭天不由得往后挪了一小步,嘴皮颤抖着,他觉得自己似乎被罗天的目光穿透了一般。

    “呵,你是不是觉得出价高就能够买下这根人参?”

    看着罗天说话时候嘴角露出的微笑,彭天心里生出一丝不妙来,一阵接一阵地发虚。

    “这个……难道不是这样?”

    不再看彭天,罗天转身对赵侗说:

    “赵小姐,这人参是你的,价格是800万,我们既然已经说好了那这生意就是做成了。”

    一下子所有人都傻眼了!

    800万?

    罗天竟然放弃了1001万只要800万?

    “难道他的脑袋被驴踢了?”

    极度吃惊的彭天嘴巴张得老大,就算一个拳头也塞得进去,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刚开始的时候赵侗也傻子了,足足两分钟后才反应过来:“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人情我欠下了。”

    “不!我出的钱最高,这人参应该是我的……”

    回过神来的彭天大叫起来,就像是个疯子一般。

    “你的?这人参是我的,我想卖给谁就卖给谁!”

    “呃~~~~~”

    彭天就像是被人捏住了脖子一般,所有话都吞了回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半天才崩出句话来说:“好!好!实在是太好了!山不转水转,希望日后我们没有碰头的一天。”

    看着站起来要走的彭天,罗天脸上迸出一丝怒意,站了起来,大声说:“站住。”

    彭天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有想到罗天竟然会喝住自己,反应过来时一阵羞恼,狠狠地说:“哼!难道你还想教训我不成?”

    慢慢地走到彭天的面前,罗天冷冷地说:“我们会有碰头的一天的,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找我看病可不便宜。”

    “哈哈哈!”

    彭天仰天大笑,然后说:“太好笑了!我找你看病?你懂个屁!?我今天把话撂这里了,日后我如果找你看病,我彭天把名字倒过来写!”

    看着说完后气冲冲地离开的彭天,罗天耸了耸肩,转身对赵侗说:“赵小姐,我想现在就要钱,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你把银行卡号给我,我马上就可以让人把钱汇过来。对了,这个彭天是混混出身,靠的是强买强卖发家的,你今天得罪了他,要小心一点。”

    看着赵侗,罗天笑着说:“好,我知道了,谢谢提醒。”

    罗天刚才还觉得奇怪怎么作为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彭天一点修养也没有,原来是混混出身,这就一点也不奇怪了,至于得罪彭天?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

    “大手笔啊!”

    看着顾菲嘴角若隐若现的笑意,罗天觉得背脊冒起一阵寒气。

    “这个……什么大手笔?”

    “用200万来泡妞,还不大手笔?”

    罗天一听马上就叫起了撞天屈,说:“姐,我就是看那个彭天不爽,所以才不卖给他的!”

    “哼,谁信?那个赵侗离开的时候眼带桃花,一看就知道你们勾搭上了。”

    “这个……”

    罗天一下子傻眼,不知道怎么解释。

    “算了,我也懒得管你,对了,你刚才说彭天会得病,真会这样?”

    顾菲看着罗天,在她看来彭天红光满脸,中气十足,一点也不像会得病的样子。

    “等着瞧吧,他只能来求我!”

    彭天眼角的和鼻头有黑气笼罩,这是煞气入体,叫死命煞,而且黑气就像是结成的果冻一般,用不了多少天就会发病,非普通药石可治,罗天相信他到时只能来求自己!

    “哦?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顾菲半信半疑,如果是真的,罗天也太神奇了吧!